演讲:人生的阶段性调整

文章目录

人生就是不断做出合理的阶段性调整。——曾仕强

4月份保持了3月份的斗志,并且比3月份做得更好。除了减肥就只减下一斤之外,其它的戒律都非常好地完成了。工作时间第一次突破200小时,开发时间196小时。差点就200小时了。其它读书97小时,写作52小时,练字20小时,总稼动时间377小时。运动32小时,娱乐48小时(包括四月最后两天放大假,每天10小时,否则正常应该是30小时的)。4月是前所未有的充实的一月。

今天早上回想起曾仕强教授的这句话,觉得回味无穷。人生就是阶段性地调整,谁能够在人生的各种阶段调整好自己,谁就已经找到了大道。我是因为听曾仕强教授说《易》而悟道的,这是自我人生的第三次悟道。我成年后的人生中有三次重大的悟道,每次悟道都引发了一场人生阶段性地调整:

一、自悟“天地创造”之道。

二、读《金刚经》而悟道。

三、读《易》而悟道。

这三次悟道,都有一个主题:主观能动性。为什么是这个主题呢?请听我说。

天地创造之道

这种悟道是一个人思想的解放,世间的所有人都离不到从小大到人们灌输的”成见“,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从这里面挣脱出来。这个世界“告诉”你什么是对的,给你灌鸡汤。在这次悟道前后,我的人生最重要的变化就是自己能够决定自己的人生了。

有人会问,谁的人生不是自己决定的呢?是吗?比如你没买房子,看着房价蹭蹭地涨,你心里面怎么想?不抱怨社会吗?你一年赚到十几万,很开心吧,但是一看到你隔壁的人一年赚一百万,你每天都郁闷。现在社会鼓吹财富自由,鼓吹什么才叫“真正的生活”,很多算是有钱的人也很焦虑,才几百万,一千万啊,这怎么够花呢,这算什么财富自由?这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呢?经常有一些“高标准”的鸡汤,说成为一个人的男朋友应该怎么样怎么样,尤其是这剧那剧横行其道,仿佛如果男朋友没有因为一个眼神就明白你的意思,这男朋友就不及格。

这就是这个社会给你定的一条条“规则”,一条条“要求”。你的人生是不是幸福,不是由你自己来决定的,而是由别人来决定的。人性最凄惨的活法莫过于此。而人很难从这种思想中解放出来。就比如说,我问你一个关于个性的问题:如果有两种夏天装束让你选,连衣裙和半身裙,调查了100个人,有97个人选择穿着连衣裙,3个人选择了半身裙,你到底选哪一种才体现你自己的个性呢?我的回答就是:我觉得哪种好看就穿哪种,有多少人和我穿一样的,跟我的个性有屁的关系!然而,这世界上很多人,在面对相似的场景时,都会毫不犹豫地觉得,只有选择3个人的那种才叫个性。

我领悟的天地创造就是一种“人生自决定”。你的世界就是你创造出来的。就比如说,现在人们常说的财务自由,很多人以这个为目标。“要通过大量的财富来实现财务自由”是一种很恶劣思想(记住我用引号圈的,千万别漏了一个字,如果引成“财务自由”是一种很恶劣思想这就不行了)。我现在就是一个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人。为什么,两条标准我都达到了:一、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二、我不会为了钱工作。你问我,你这么牛X,你有多少钱啊?没多少钱,房子,车子都没有。那你又会问,就你这也敢说自己财务自由了?当然我敢说,为什么不敢说。

1、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这没有虚言。有人说你没房子没车子,我说,凭什么我就得买房子车子啊?有人说得有房子车子,我就得去买,有人说人生得有什么,我就得去争取到什么,这样被人控制不觉得凄惨吗?凭什么我就得活得那么凄惨呢?还有人说没房子就没办法娶老婆,说实话,其它人对老婆的要求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们中国人讲门当户对,不只是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至少我是一个读书人,也自认为有点文化,我对老婆的要求也不高,至少也得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如果觉悟还停留在没房子就不能结婚的人,那还是算了吧,以后有的苦受。

当然了,人生就是阶段性的调整,车子对于我这个宅是不是需要我不清楚,以后房子肯定会买的,但我可以保证两点:一、房子在我人生的任何时候,都不是我担心的课题。二、以我对中国的研究,中国人以后创造的财富将会超越现在所有人的想象,你们想象不到一个文明型的大国成为一个超级发达国家后是什么样子,我敢预言:十年后,没有人将会为房子担心,二十年后,需要房子才能结婚就是这个时代的笑谈。

2、我不会为了钱工作。

很多人实现财务自由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不工作。这些人这么想,无可厚非,因为工作对很多人来说的确很痛苦。但这种想法我很不认同。其一、快乐来源于欲望的满足。我的人生也有数次离开工作,尽情玩耍的时候,因为我是一个自由工作者,所以时间安排很自由,也有机会体验这种生活。实话告诉大家,不工作带来的快乐,也就开头那几天,开头那几个月而已。之后你的人生就会茫然若失,而且你的快乐也将不在。

我给大家说个巴西烤肉的故事,以前我每月领2000工资的时候,跟朋友去吃巴西烤肉,那时候吃一顿比较花钱,我们以前吃过自助,但很少吃这种肉可以无限吃的,那时候吃得太痛快了。我们当时说,如果月薪到了8000,天天来吃烤肉。后来我们也经常去吃,但是年复一年,当年的那种滋味再也找不回来了。我的朋友现在月薪上万,天天吃烤肉都没有问题,但我说起巴西烤肉的时候,他是这么反应的:又吃?我吃巴西烤肉都要吐了。

不光巴西烤肉,所有的欲望都是如此。你只有饿的时候,满足你的欲望才有快乐,你只有工作的时候,从这种辛苦中赢得休息才有快乐。人生中最危险的是一种什么境界:离开了工作,没事做不快乐,但是回去工作又提不起劲,受不起那苦。我在很长一段时间中都处于这个状态,直到最近才打破。反正我在很高早的时候,也是希望通过游戏赚到一笔钱,然后干自己想干的事情,直到某个阶段,我觉悟了,工作才是人生的主题,可以说是一切快乐的源泉。我不是在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比如说吧,今天五一节,大家放假,去玩,我在这里打字,写工作日志,为什么?因为我热爱自己的工作。当然,我也不是工作狂,五一这三天,我上半天工作,到下午就尽情玩了。

人生的自由来源于什么地方?我要敲黑板了:人生的自由来源于自己的心灵与外物的协调。

要某某东西来实现自己的自由,那不叫自由,叫被控制了。有人是因为钱,有人是因为情。你想买什么,很大一部分是由你自己可以调节的,在这个物质丰富的社会,人的基本需求非常容易满足,大部分的斗争都是自己心灵的。记住,我从来不是说物质不重要,要视钱财如粪土。有人说,没钱你什么都干不了,但这和成为钱的奴隶是两回事。我以工作为主题,每天都创造价值,肯定能够从社会中得到回报。对于赚钱,世间流行两种态度:一、拼命赚钱。二、努力赚钱。第一种我绝不认同,第二种,在某个阶段可以。我最欣赏的是第三种:认真赚钱。

赚钱是人生的一个课题,也是一关。如果用人生来比喻,就是小学。就像读书要一级一级地读上来,人也必须要过这一关。赚钱不艺术,也不是某些人所说的“优秀的副产品”。你们别信这些鸡汤的忽悠,说什么做人好了什么的,钱就自然来追逐你,那只不过是富人向自己脸上贴金而已。赚钱是一门技术,说准确点,是一门科学。你赚钱的多少和掌握这门技术的熟练是成正比的,所以想要赚钱,一定得学习赚钱的方法,包括什么理财炒股这也是其中之一。要读专业的赚钱书籍,比如《经营圣经》。而不是某些富豪的传记,那些里面充斥着各种鸡汤。我当然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对,比如稻盛和夫的“敬天爱人”,我悟到的哲学就是与他一样,我非常认同。但赚钱的哲学和赚钱的科学是两回事。要认真学。

就比如说,记账。这是一项很死的技术,我从2011年开始记账,一直坚持到今天,从来没有间断。所以我每年花了多少钱,我全部心里有数。我要什么样的生活,从哪个地方节约,都能进行规划。这种记账既可以使一个人掌握自己的财务,也可以培养人的财务意识。这就叫科学。有许多希望财务自由的人,你问他你需要多少钱才能财务自由,问他你一年花多少钱才好,不同的生活质量怎么实现,他脑子里面一团浆糊。这怎么搞?

人的学识,智慧,这属于中学的内容。而人的心灵力量的强大,人的信仰就是大学的内容。有了小学的基础,才有中学。有了中学的基础,就可以读大学了。“敬天爱人”就是大学的内容。你总有一天会走到哪一步,但不是一开始就要让大学的内容发挥作用。至于有很多人一生都停留在小学,这个的确很凄惨。

有人说你说财富自由是“精神胜利法”。你说自己不想要就算财富自由了。是吗?首先不说我对于“精神胜利法”非常认同,我一直觉得阿Q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强有力的形象(笑)。因为精神力是一个人最伟大的力量,没有之一。阿Q只是没有用好而已,一种力量可以向正方面使,也可以向反方向使。但是,不能因为有些人用错了,就说这种力量本身有问题。

一个人财富自由后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各人有各人不同的地方吧,有些人去游山玩水,海天盛宴。我财富自由后的生活是文化修行,比如这一年来我就学画画,连我自己都很吃惊,虽然路还很远,但是,我的画用在游戏里面完全可以了。还有就是练字,原来每天30分钟,最近每天一小时。先把自己的字练好再学画。今年准备出一本书《中国思维》。提高民族的文化自信,从文化的角度来说明为什么中国的体制会是这样,为什么这个体制比外国好。我们已经被西方民主教忽悠得太久了。这些,和赚钱都没有关系的。这个月我的写作时间52小时,学习时间97小时,练字时间20小时。跟工作时间的比例分别为:26%,49%,10%。

我的人生能够拿出这么多时间来搞这些事情,而不是受困于经济,我觉得这是实现了财富自由充分的证明。

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从人生的禁锢中解放出来的力量。我把这个称为“天地创造”的力量。这是我的人生的第一个阶段调整。

这个阶段调整,实现了了思想的主观能动性。

读《金刚经》而悟道

那是一次机缘巧合,我为了克制心魔而寻求佛学的帮助,结果发现我领悟的天地创造不过是佛学的入门而已。那时就彻底为佛的智慧所折服。我从小学习的就是西方的哲学,但是西方的哲学只是活跃了我的思想,我的人生确实有些境界的提升,但哲学没有给我一条人生的大道。而佛学却给了我一条大道。学佛是非常需要勇气的,尤其是“无我”这个概念,花了我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才证得(当然,离佛经所说的证还有距离)。

“天地创造”是一种理念。但不是一种理念形成之后,人立刻就觉悟了。就比如说,有人今天看了我这篇“雄文”,觉得,啊,人生就应该这样,或者会自己也捣鼓一些事情,尝试改变自己的生活。但是,这种尝试大多都是失败的,很快就会被残酷的生活打回原形。不要觉得意外,也不要觉得悲观,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要实现一种理念,需要漫长的调整,尤其是你原来就有恶习的时候,如果你看我另外一篇文章《志士的觉醒》,就知道我为了养成“士”的生活习惯,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反复调整,其中经过了无数反复与失败。

这种人生的调整,我们称之为修行。是什么决定了修行者成功与失败呢?是心灵的力量。什么是心灵的力量?这恐怕是世间最难琢磨的事情。就比如说,英雄就有一颗英雄的心,这种心既是随外物所转,也是不受外物所转的。就比如说最近热播的《人民的名义》,里面有“祁同伟”这样一个让人同情的角色,本来是一个英雄,结果走上了邪路。很多人认为这是被体制逼的,当然,这其中肯定有这些原因,然而,他的心被物转了,这就证明他的心并没有英雄的那种刚强。说实话,如果去读历史,就知道我们国家一路走过来,经历了多少苦难。就比如说我党的13位创始人,只有2人坚持到了最后,另外的人,一半被杀,一半叛离。每个英雄都要经过权力和暴力双重暴风的洗礼,像咱们毛爷爷,当年也被排挤,开除党籍,还气得生病吐血。但正是因为这些共和国的脊梁们撑下来了,我们才有今天。比起中国革命的那些英雄们,祁同伟的那点就太小儿科了,这不是他不坚持正道的理由。

很多学西方哲学的最终都走上一个悲剧的结局:对于哲学绝望,甚至某些哲学家自己也是。为什么我说西方的哲学没有用,因为西方的哲学只是提供一种理念。这种理念和我的“天地创造”是一样的,是一种世界观。然而,要去维持这种世界观,所需要的不是世界观,不是思想,而是心灵的力量。哲学家通过自己特殊的经历拥有了心灵的力量,但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哲学对一般人来说更像这样:给你一辆车,但这个车里面没有油。你觉得自己很牛X,旁边看你的人也觉得你很牛X,你坐上车也无比舒服,但你就是开不走。

油就是心灵的力量。我在没有接触佛学之前,认为佛学和其它的哲学、宗教一样,都是提出一种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这些没有什么两样。直到我深入了解佛学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和佛学像,那不是哲学,而是科学。因为佛学就是这样一门研究生命的学科。当然,其实每一种宗教,每一种哲学都或多或少提倡心灵的修练,也有部分方法,但是佛学是世界上唯一一种科学的,系统的修练方法。

也就是说,在佛学的框架里面,心不再是一种不能琢磨,不能控制的东西,是可以通过修行而强化的。在佛学的框架里面,真正地实现了心的“主观能动性”。

人的思想,智慧,都无法代替心灵的力量。就比如说祁同伟,他难倒不知道什么是正道吗?问问那些吃成球的人,他们难倒不知道什么是健康饮食,不知道减肥是什么吗?但是人的那种欲望,比如说就要争一口气的欲望,这是无法克制的。我自己也是,我经常吃胖,又经常减肥减回去,这种反复无法断除。又比如说我的性欲,每周都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有人建议我不应该谈性,但食色性也,人生就是几大欲望,不能不谈。肉体上有肉体上的欲望,精神上有精神上的欲望,祁同伟经常说“赢得尊严”,其实这就是一种欲望,这种种的欲望毁灭了他的人生。

包括我的父亲在内,也是如此。我为什么走上佛道,其中一个重大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我父亲。我和父亲的性格非常像,而他就为了自己的欲望,毁灭了自己后半生。他常说的是要买房子,要干出大的生意来,怎么怎么样,在我看来,这些的东西的起源都是同一种,他需要挽尊,因为他曾经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无法接受自己变成普通人之后尊严的缺失。父亲这么多年,本来有许多可以踏实做好事情的机会,可是全部被他毁灭了。然而他不觉得自己哪地方有问题,就像是精神病人自己不会觉得自己有病一样。

我也有很多追求。比如说财务自由。我从小就是一个重度的游戏痴迷者,我也非常喜欢看动漫。经常游戏一玩就玩半个月,我不是说某个游戏持续玩了半个月,而是指这半个月时间都拿来玩游戏了。性欲,食欲,种种欲望加起来,不紧摧垮了我的身体,也催垮了我的精神。尤其是身体,年轻的时候根本不注意,直到某次大病让我半个月病不欲生之后,我才醒悟。其实,接触佛学的时候,我已经病入膏肓了,然而,我自己却不觉得。我觉得人生追求这些东西是很正常的,有人喜欢其它的东西,我喜欢游戏,每个人有所爱,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是每个人天赋的权力,不是吗?

然而,接触佛学之后,我才发现,这一切“我想”的,未必是我真想的。欲也可以是一种“障”。之后就是一系列的人生改造了。我改掉了游戏的瘾,动漫的瘾,以前的我“玩心”是非常重的。这一点在长期的过程中被修正好了。后面克制玩手机这些,就太容易了。我的哥哥老是玩游戏游戏,爸爸对他这种习惯很不满,但我却知道,这习气要改过来很难的。这都是成年累月养起来的。现在食欲仍然是我人生困扰的一大难题,不过仍然是有改进的。而性欲控制得还不错。

不是有一句那样的话吗?性格决定命运。其实这话把性格说得有点宽了,我觉得应该是“习气决定命运”。“习气”这个题我觉得中国古人真是用得太准了。一个人是勤奋好学,还是好吃懒做,这看上去像是性格,但其实是习气。我自从学佛之后,才一点点把自己的习气改掉。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然而日拱一卒,功不唐捐,每一份修练都会有成果。

认识佛学,我的形容是“我已经找到了大道”。一个人获得了心灵上的自由,获取了心灵上的主观能动性,这种力量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替代的。当然,我的修炼习气的路还很长远,这条大道没有尽头。

读《易》而悟道

这也是机缘巧合。说实话,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学《易》,在我原来的想法里面,《易经》就是风水,算命那一套才用的。是一种玄学,一种迷信。学了之后来知道,《易经》简直是中华文明的开天之作,是中华民族的核心思维。在学《易》之前,我的思想大部分还是偏西方的。同许多人一样,我从小也是被公知们洗脑,认为西方有一个无比美好的自由民主社会。对这一点我不曾产生怀疑,我的理论只是中国目前还没有搞西方那一套的条件。我认为中国最后还是会走上西方那条道路的。

然而,在人生的累积之中,我渐渐发现西方那套实在不行。从一个个“德国良心下水道”这样的谣言被攻破,从越来越了解历史之中,我累计了大量的“资料”,尤其是炒股之后,我彻底地研究了世界的金融,才发现西方原来根本不是一些“有识之士”所描绘的那样。然而,还未达到破除这个迷信的程度。读《易》之后,我的一切看法完全变了。通过《易》,我才了解到中国有中国的做法,了解阴阳调合的道。之后通过读中国崛起三部曲,我彻底推翻了自己以前的成见,将西方的思想框架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我最近在写一本书,《中国思维》,从文化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模式的先进性。我写这本书的起源当然有很多,最重要的一个是原因是因为我人生的崛起正源自于找回了中国文化。有人说,你相信西方那套和相信中国这套有区别吗?当然有区别,说个简单的例子,很多人认为勤奋是过去哪个时代的东西,现在已经“不流行”了,我以前也是那么认为的,所以失去了这一项品质,然而现在找回来了,我的人生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能量。又比如说练字,我小时候曾经也练过字,自从长大后被西方思想毒害,就再也没有认真练过字了。直到前年,自己开始使用笔记本,才觉得自己的字实在难看,所以“不得已”练了一下字,但是没有用心,怎么练都没用。为什么?因为那时候我仍然觉得西方才是文明,中国文化象征着落后。然而,我领悟了中国文化的强势之后,对自己的文化拥有了热爱之心,才下决心一定要练好字。不到两个字的时间,我现在看我两个月前写的字,觉得简直是一盘散沙,惨不忍睹。

西方奉行的世界模式是竞争的模式,是一个国家要屈服于另一个国家的模式。我以前认为西方的文化传播是一种“自然”的方式,文明之间的互相交流导致了文化的传播,现在我才领悟到,完全不是这样,这是一场战争。而这场战争进行的时间是以十年来计的。要使一个国家,一个文明屈服,首先要做的就是毁灭她的文化。一个人如果失去对自己文化的自信,这个人就无法发挥自己本有的能量,或是变成别人手中的牵线木偶。

西方不仅把中国的现在描绘得一片漆黑,而且还竭尽所能地使中国人失去对于文化的自信。我是属于行动力比较强的人,而父亲说实话也信西方那一套,所以我小时候辍学,拿出西方那一套套说法,硬是能把他们说服。结果后果知道了,如果不是我佛慈悲,我早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我的人生几乎毁于一旦。佛学其实像是魔法里面的“驱散魔法“,玩游戏的人就知道,这种魔法在你受到了异常状态,比如魅惑,混乱之后,能把这种异常状态清除掉。我学佛,顺带着就将西方洗脑的那一套框架给支解了。我现在已经建立起了精进的生活方式,如果回想自己那些年颓废的生活,我觉得简直就是一场噩梦。最可怕的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吗?当时我还觉得自己找到了生活的真谛。

我的叔叔到了深圳之后,多接触了一些西方的说法,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自由民主战士”,就和我以前一样,还影响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本来对于这些没有什么认识,直到有一天,他张口闭口就是“我们中国搞法不一样”,我于是就利用我的知识给父亲做思想工作,使他不至于被西方的话语忽悠,最后很成功,所以如果讲道理,人们是会信的。这里说个题外话,抹黑中国最厉害的不在其它地方,而在香港,我觉得很多人有这么一种奇怪的理念,比如叔叔说他不看新闻联播,新闻联播是官媒,官媒当然有官媒的立场,但是,他看香港的媒体却觉得人家句句都讲大实话,这种双重标准简直不可思议。对于我们这种IT人士来说,什么封锁都没有意义,但是,有很多人觉得在国外看到的东西就是“真实的”,我告诉大家实话:任何媒体都是有自己的立场的,这个没有例外,没有双重标准。

因为我的叔叔,我的父亲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让我意识到,这种对于西方文化的崇拜,不仅毁掉了我的大半人生,而且像一个种病毒一样传播。这对于社会的毒害太深了。我们中国虽然有很多杰出的战士,比如张维为,金灿荣,张召忠等,但是整体来说,我方仍然处于弱势,我们的人数太少了。局座最近在海军的一次直播中才说,“我这一辈子就是在跟那些公知大V战斗”。我本来小时候就想成为一个作者,但我一直想写的就是有思想的作品,不是像现在网文那样娱乐型的作品。我想写什么?以前我一直想写的就是王道,所以我一直研究历史与文明的兴衰,研究伟人与英雄,直到现在,我终于找到我做为一个作者的历史使命了,这是我的“天命”。

后来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非常有意思。当时过年,我因为下决心写作,所以两个多月读了差不多可能五百万字左右的资料。对于整个世界的竞争体系有了充分的认识,我才发现我之前的那些说法力量都太少了。我父亲去跟一个老朋友见面,那是一个从小就成为“自由民主战士”的人,算是自由民主阵营中的“老战士“,那天父亲本来要我也去的,后来因为有事没去成,只有父亲一个人去了。晚上回来的时候,父亲脸色非常沉重地告诉我,其实我关于中国的看法都是不对的,中国不是我说的那样,但是具体说了什么他不跟我说,因为说怕影响我写作的积极性。当时我说没关系,真理肯定是要经得住推敲的,于是他说了那个人说的话,比如说现在中国维稳经费怎么怎么样啊,中国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啊,美国几十个人就能影响政府啊,我一听就乐了,这不是送上门来的菜吗?说实话,如果这种话题几个月之前跟我说,我可能接不上来,但我这几个月的研究已经使我掌握了“斗争的经验”,我正磨刀霍霍,愁着英雄无用武之地呢。

结果我把这些一一反驳。他又重新被我说服了。这一事件给我印象很深,想我以前也经常给父亲讲,做思想工作,但是在强势的“忽悠”面前,我建立的这些很快就被攻破了,我的父亲的自信丧失到觉得把这些跟我说,会影响到我创作的积极性,你说这种文化战的侵蚀性,这种文化战的威力有多大。那时候我心里真是松了一口气,我这两个月的东西真没有白读。

“笔,有时候比剑更锋利。”这句名言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为什么我的父亲会那样摇摆,为什么我不会摇摆呢?因为我有一个脊梁骨,这个脊梁骨就是用中华文化的灵魂所铸造而成的,就比如我的父亲,以后听到其它的说话,仍然还会继续摇摆,因为他没有这根文明的脊梁。这对于一个人的人生来说太重要了。对文化的自信不止是一种价值观,而是一种必要。没有对于文化的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发挥完全的能量。许多那种“中国没有现代科学,中医不行,儒家不过就是……”等等,这种言论形成了一套套的说法,根深蒂固,要拔除它们,也是用十年来计的。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总之,我的人生第三个重大的阶段性调整就是:做回中国人。我现在给我的目标是“三年达到士的标准”。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我自己身上能量的变化使我坚信这条道路是正确的。我就是一个曾经被精神殖民的人,我创作《中国思维》这本书,也希望用自己的经验,用自己的学识加入到这场文化的战争中去。

 

如果没有思想的解放,我就不会去追求心灵的解放,没有我佛慈悲,我根本无法从颓废的生活中挣扎出来。整个三次悟道,环环相扣,每一个悟道都是另外一个悟道的基石,而三次悟道又相互循环,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觉悟之路。最后我想说:去吧,去吧,去寻找人生的大道吧,快去寻找人生的大道吧!

尔西,2017年5月1日,16:50。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 1则回应给“演讲:人生的阶段性调整”
    • 胖大兵

      好吧 我什么都没有看 直接回复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