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驳《科技日报》总编关于中国科技现状的科普

引言

文:尔西

我是一个业余的科普工作者,从小就喜欢科学,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科学家。最终这个梦想实现了一半,因为我成为了一个软件工程师。长期以来,我对于中国的科普状态都非常不满,因为民众太容易被一些谣言忽悠了。这篇文章是一篇“破解洗脑”的文章。也是我的书《中国思维》中的一部分。

最近看了《科技日报》总编辑的一篇演讲,让我眼镜碎了一地。原来堂堂一个《科技日报》的总编辑的思想还停留在如此陈旧的时代,难怪我们的科普工作搞得如此之难。

在我介绍关于中国的科技的状态的科普之前,我想介绍一下时代背景。

在我的书中,我把这个“陈旧的时代”称为“终结时代”。取名来自于福兰西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从1988年他的首次演讲开始,到2017年他发表《美国已沦为失败国家》为止,历时29年(以后皆简称30年)。在这个时代,因为美国在冷战中的胜利,在世界的思想史上形成了新的时代,人们把美国做为标杆,把自由民主做为神灵来崇拜,在这30年中形成价值观的人都受到了“终结时代思想”的影响,包括我在内。

”终结时代思想“是一种洗脑的思想,为什么它不是其它的思想,而是洗脑的思想呢?因为西方在推行这种思想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他们的宗教文化的影响,使这种思想拥有了排它性,侵略性,包括宣扬的手法,这和以前的宗教传播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宗教是穷人的鸦片,这种思想也像宗教一样,给人一种”超然的愉悦“,当一个人受到了”自由民主教“的洗礼之后,他们会有一种超然的感觉,觉得自己得到了世界的真理,觉得自己和那些认为“厉害了,我的国”的人不是同一类人了。这和基督教,佛教,道教中给人的超脱感是同一个性质的东西。

然而,受到这种思想洗脑的人,除了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更多的负能量之外,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就像吸毒一样,得到的快感只是那一时的”超脱“,剩下的时间都会沉浸在黑暗的沼泽之中,觉得什么都不爽。我对于这种情况非常了解,因为我也曾经是”自由民主教“的信众。我以前当自由斗士时加的有一个群,那些人每天都要发一些中国的负面消息,一但这种消息出现,他们立刻就兴奋起来,这种行为在我看来,真的就是一篇消息就是”来一针“。

前一段时间国家搞了一系列以“厉害了,我的国”的宣传活动,做得很不错,同时也让这些“思想瘾君子”出现了“禁断症状”,他们有好一段时间吸不上了。最近因为贸易战的爆发,中兴事件的爆发,突然间这些人都来了劲,又开始传播思想和文化上的谎言。

本篇就是针对《科技日报》总编辑所持有的旧思想进行批驳的文章。

在他的演讲中,主要评述了以下内容:

1、关于中国科技的现状。他列举了中国目前科技上空白的地方。列出了26个大项。这也是《科技日报》的一个编辑系列。他的结论是,我们还有这么多空白,怎么能够自信呢?怎么好意思说“厉害了我的国”呢?

2、讨论了中国科技落后的原因,以及解决的方案。他提出了三大项:A、中国缺少科学的思维。B、中国缺少工匠精神。C、中国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

以下我将分别对这几个点进行分析。

中国的科技是强是弱?

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了。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然而,中国人能不能因为自己的科技强大而自信,这就是完全肯定的了。中国人不能自信,这种文化谎言和以前的中国人不能爱国是一样的。以前网络言论混乱无比的时候,所有国家人的都可以爱国,唯独中国人不能爱国。如今这些人传播的无非就是这样一种文化谎言。

首先,我们要确认事实。《科技日报》列举了中国在各种行业落后或是空白的技术。这种对于事实的追求我们当然非常欢迎,也希望以后继续坚持做下去。然而,在通过这个事实推导出结论的时候,总编的言论体现出了一系列思想的谎言,当然,我并不是说总编故意在传播这些谎言,而是因为“30年终结时代”的影响,这些谎言在人们思想中根深地固。

一、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叫“外国”

在讨论中国缺少多少科技的时候,往往进入了一个谎言:把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加起来,形成了一个“外国”,然后再拿这个“外国”和中国进行比较。比如说比较民主国家的治安,有些搞得比较好的国家,瑞士之类,拿这个和中国比,然后就“证明”了中国的治安差。却忽略了美国治安之差,凶杀枪击之多,中国与之相比不知道好多少倍。又人有拿民众持枪来“证明”民主自由制度的优越性,但日本这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同样也是禁枪的。

在科技上同样也是如此,就比如芯片行业,瑞士有ASML光刻机,美国有Intel,没错,中国的确没有,但是伟大的科技大国德意志帝国也没有啊。

科技实力是现代国家竞争中最关键的要素,可以说每个国家掌握的高科技就是这些国家压箱底的杀手锏,国家的立国之本。这个世界是一个分工协作的体系,每个国家在自己专攻的领域占据优势,这本来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

我们这样做一个假设,真的有一天,我国和科技和所有发达国家加起来的那个“外国”可以平起平坐了。这是不是很了不起?我们中国等于其它所有发达国家的总和,这难倒还不能自信?但是,即便是到了那一天,我们仍然有50%的领域是落后别人的,不是吗?

如果按照总编的说法,我们在26个关键技术上都拥有了突破,拥有与之抗衡的能力,这样才能自信。难倒各位没有想过,那对于其它国家的人是一种多么可怕事情,那世界上就只有一个发达国家了。

我们当然欢迎客观的声音,但是,对于客观的事实做过度的解读,甚至利用逻辑陷阱来打击中国人的自信,这就过分了。

“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这句话的确没有错,我们和“外国”相比的确有很大差距。但是那是把所有的领域综合考虑。如果你用这种标准去衡量德国,法国,英国这些“老列强”们,他们同样是也与“外国”有巨大差距。然而,这些国家的人对自己国家的科技没有自信吗?我们觉得德国不是科技强国吗?

二、中国科技是跟跑为主,在别人的地基上盖房子

这个就是属于最典型的文化谎言。这句话的隐藏台词就是:你既然是跟在别人后面走,你就没有资格骄傲。比如汽车,飞机,航母,空间站,别人都先有了,你然后再拥有,这有什么好自豪的。

这种“跟在别人后面走,就说明你不行”的说法有两个重大的错误。

第一,这种逻辑只适用于疑邻盗斧的人。只有一个先自卑的人,听到这种说法才会认同,并且加深他的自卑感。他是把其它地方适用的逻辑应用在了科技之上。

在其它的领域上的确是这么回事,首先写出《福尔摩斯》的人,他创造了“推理小说”,其它后面的人无论把推理小说写得如何好,那都没有柯南道尔那样的荣光,也不会像福尔摩斯那样的名气。

科技却不同于这些东西。就比如原子弹,的确美国人先发明了。然而美国人的原子弹是不能分享给中国的。而中国有原子弹,这就是决定性的不同。

回想一下,当我们也拥有原子弹的时候,那时候对我们民族自信的振奋是如何的?如果你对人说:”你只不过是跟着美国造出原子弹而已,有什么好自信。“那时候的人可能,不,肯定会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第二,这种说法是对于现在科学发展的误解。普通的民众可能有一种误解,认为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甚至认为科技会不停地进步下去。如果光看一些细节上有应用,的确好像是如此。但是如果对科学了解更深一点,就会了解到,现在其实是科技大停滞的时代。

除了信息产业之外,其它的行业基本上没有什么根本的突破。比如内燃机,蒸汽机发明这么久了,然而人类取得动力的方式也没有在这两者之上取得突破。最先进的飞机发动机也是内燃机,最先进的核电站用的也是蒸汽机。你无法设计出更先进的动力驱动。

所以中国跟在别人后面,不能像其它先进者一样创造新的领域,不是因为中国人不行,而是因为科学已经走到了尽头。当然,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不敢定论,我只能说以现在的科学知识,科学界对未来的突破是非常悲观的,因为已经找不新的出路了。对很多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奇怪的结论,但你知道多了解科学,这个结论是很容易得到了。

反过来说,科技大停滞也有其独特的特点。比如说,非常利于后来者的追赶。我们对中国科技能够赶上发达国家有自信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是不能无限向前走的,他们在前面的路只有越来越慢。更重要的是,科技大停滞的时代,竞争就不在于革命创新,而在于应用创新。“革命创新”是指你创造出一个完全全新的技术概念,“应用创新“是指在应用的过程中创造更强大的技术框架。

比如高铁,一但中国人掌握了技术,就能够使成本,效率超越其它国家。虽然盖房子的地基大家都一样,但是中国就是比其它国家做得好。又比如移动互联网技术,虽然发明者不是中国,但是中国的微信,支付宝,共享单车等应用级别远超其它发达国家。

又比如说代步车,最初外国发明的时候,成本是4W美元一台,最后想方设法改进,只能降到1W美元一台。然而,60000元一台的机器哪里会有销路呢?但是,他们把这个技术卖给中国之后,中国的小米改进到了1999元一台。然后广东的山寨甚至可以卖到499一台。

我们的科普同好者把这个称为“魔改”或是“写轮眼”。在这一点上,中国拥有特别的优势,这是和中国人的思维密切相关的,因为篇幅原因,不能展开讲。但是可以肯定一点,这正是科技大停滞时代最强大的一种竞争优势,而不是因为你走在别人后面,所以你的成就应该被人贬低的理由,更加不是不能自信的理由,反而应该是自信的根源。

第三、民众的自信的作用以及与科研工作者的不同

”厉害了,我的国”这是一系列宣传的集合,包括《大国重器》在内的许多介绍中国发展的宣传片,这些里面介绍都是“干货”,我们的确在许多领域中取得了进步,我们的确有“新四大发明”,我们的确在很多行业全面赶超,甚至垄断,我们也的确有很多“世界第一”。

这些都是事实,我们因此而自信,甚至有些膨胀,这应该属于最正常的心理,因为这十几年来,舆论场上充斥的声音都是告诉你“中国不行”,“中国人不行”,然而突然有一天,实打实的例子放在那儿,你的确做出了这么多事情,难倒不是鼓舞人心吗?这种巨大的反差使人有些漂漂然,这难倒不是正常的反应吗?我觉得与其“客观”的认识差距,更加应该“客观”地认识民众的这种正常心理。

对于国家的发展来说,这种“自信”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对国家的发展至关重要。因为现在世界的竞争格局发生了关键性的变化。在以前的“终结时代”,世界市场大体是竞争自由的,之所以使用这种“竞争自由”体制,是因为发达国家拥有科技的先进性,他们利用竞争优势,当然能够在市场中取得有利的地位。

然而,这十多年因为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加速衰落,这种全球化对于发达国家来说并不具有优势。就比如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当时中国一片悲观,认为中国加入WTO就是羊进了狼群,开放一个行业就会沦陷一个行业。然而,十多年过后,人们突然发现中国突然从羊变成了狮子。中国在这个原本会输得底裤都没有的竞争环境下居然赚得盆满钵满。

美国现在发动的贸易战,虽然有许多关于大国博弈的文章写得有声有色,但这不是突发的事件,而是贸易保护主义必然的结果。因为美国不能再容忍中国使用自己的市场了。

这里面的关系非常复杂,我用简单的模型来解释这其中的博弈。要知道,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核心力量就是科技,科技需要产业来支撑,所以一个国家的产业是至关重要的。而产业需要市场的支持,比如说芯片,你要卖出去,赚到钱,再拿钱投入生产,研发,才能使这个产业循环驱动起来。而如果你的市场小,你的发展就要受限制,甚至无法发展。所以美国不允许华为的手机在美国卖,跟什么“国家安全”没有半毛的关系,这就是保护自己的市场。

在以前的全球化时代,市场大体是开放的。而在未来的时代,虽然全球化不会戛然而止,但是各国的贸易壁垒会越来越高,贸易战只不过是前哨战而已,是整个历史大势的一个号角,是坤卦中的“履霜,坚冰至“。

为什么民众的自信对贸易保护时代很重要?因为在未来,想通过出口打开局面,是非常困难的,出口的生意只会越来越难做。在这时,就有只有两条道路,第一,开拓非发达国家的出口。比如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就是这个大战略的实现。一带一路瞄准的是第三世界国家,你给他们修路,他们就能够买车,你给他们通电,通网,他们就能买你的家电,服务。通过给发展中国家建立基础设施,然后让他们有购买中高端产品的条件,这种非常独特的贸易战略是只有中国才能实行的战略,这种经验在中国也成功过。

第二,就是扩大内需,保护好自己的市场。因为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以后也会推全球化,所以很难像美国那样去设置高壁垒,只有通过民众对自己国家的自信来实现“中国人买中国货”。无论使用什么手段,各国“保护自己市场”的大目标是不变的。

所以现在明白人民对于自己国家的科技的自信的重要了吧?如果人民对自己国家的科技没有自信,那么就会跑到日本去买中国人自己生产的马桶。这世界上最重的税就是信仰税。就比如说,我做为一个手机软件开发者,我就明白8000的Iphone和3000的国产旗舰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这差开的5000元就是信仰税,为什么会某名其妙觉得外国的东西好?这就是有没有自信的区别。

最近内需对于国家GDP的增长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对于自己国家科技的自信就会使人们越来越多地消费国产的产品。这对于国家未来的发展非常关键。所以对于民众来说,自信,甚至膨胀一点没有任何问题,是一件好事。

总编在这里犯了一个认识性的错误。因为民众的自信和科研工作者是不一样的。真正的科技进步不是民众来推动的,而是科研工作者,每一个科研工作者对于自己的领域都非常了解,这已经是了解到每一个“细节”,而不是什么“自信”或是“自卑”。比如我开发游戏,我对于国内国外的引擎就非常了解,对于差距区别已经了解到了细节,这根本不是“中国科技和外国有多少差距”这种认知能够影响的。其它各种领域的研究者也一样。

所以民众的自信是“多多益善”,就算是多少过度自信,也只有益无害。做为科普工作者,对事实进行研究,报道,我觉得非常好,但是,利用这些事实进行过度解读,站在道义的高地,利用逻辑陷阱和文化谎言打击民众的自信是不可取的。

中国的科技发展要素

在说到中国科技未来的发展的时候,总编提出了三大项,这三项其实都属于文化谎言。对于中国的科技未来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帮助。下面我依次分解为什么这三项是文化谎言。

一、缺乏科学武装

总编说中国的文化中没有科学的传统。

这是中国流传最久,影响最深的一个文化谎言。至今仍然被不少人认为是”常识”。包括“李约瑟之问”在内的一系列论点,指向一个事实:中国只有技术,没有科学。

我只能说,这是上个世纪的遗产了。至今无数学者都去追求“为什么只有科学,没有技术”,却不知道去反驳这个本身就矛盾重重的问题。

中国当然自古就有科学了,不仅是有科学,而且是科学大国。中国只有科学没有技术,只不过是利用现有知识组织的一种巧妙的谎言。

要理解这一点,首先要理解科学的本质。科学的本质就是探索事物的原理,所以我们说的科学成果,就是科学原理。通过事物的现象达到本质的认识。通过实践总结出规律,再利用规律来指导实践,在这两者之间循环是科学进步的办法。

中国在古代的确没有专门叫做“科学”的东西。但是,这仅仅是因为文化的分类而已。中国也没有专门的哲学分类,为什么?因为在中国的文化中,把所有这些追求本质的东西都统统归到了“道”里面。“道”这个词在西方的词汇中是没有对应的词的,因为西方没有这个东西。道的本质就是这一系列科学、哲学等等智慧的统括。

在《道德经》的开篇就说: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用现代的语言翻译就是:

能够被表述的道理,那就不是真理。能够被描述的事物,那就失去了普遍性。这个世界的根本道理都是抽象的,而世间的一切万象都是这个抽象的实现。我们脱离事物的具体形态,这样才能明白事物的本质。但我们又要观察事物的具体形态,这样才能明白本质的实现状态。无论是通过现象认识本质,还是通过本质去理解现象,这两者都同属于一个思维框架,不能分离的。我把这个框架称为“玄”。通过反复应用这个思维框架,就是解开一切真理的钥匙。

可以说追求道的思维模式纵贯了中华文明。这种思维模式正是中国文化的特色。而这种追求道的思维方式,其本质就是通过现象去抽象本质的规律,然后通过抽象的本质规律去指导实践。这就是科学的精髓。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技术大国,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然而,现代的人虽然像总编一样口口声声说“科学对技术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但却在中国这个矛盾面前就否认事实了:这个事实就是,没有发达的科学,就没有发达的技术。中国之所以一直是技术大国,那是因为中国一直就是科学大国。

而在近代,中国科技上的落后是因为工业时代爆发的时候,中国正处于王朝的衰落期。这对于5000年的文明来说,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兴衰轮回。但是因为其它各种原因(比如日本要侵略中国,就要把中国塑造成野蛮落后的形象),很多人创造了一系列的文化谎言,把一些暂时的现象解释成中国人本质的问题,把一些全人类共同的劣根性塑造成中国人特有的劣根性。

“求道”这就是一种科学的思维,因为他不止于追求技术,而是要追求原理。

大家都知道《庖丁解牛》这个故事吧。其实这个故事如果发表在现代,这个标题就应该叫:《关于解牛中的科学原理分析》。

其中有这样一段有意思的对话: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

文惠君问:“哇,你的技术怎么能够这么好?”庖丁放下刀说:“因为我理解了原理,这是比技术更重要的东西。”

从这一段对话中就可以理解中国人对于科学原理的重视是高于对于技术的重视的。

如果我们回到近代,就可以看出中国对于科学的重视。如果对比一下其它的发展中国家,就会明白新中国的政府对科技的重视,无论是邓小平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定调,还是周总理引导的”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中国还非常穷的时候就非常重视科学。

从民众中也可以看出中国人对于科学的重视。民众对于科学的热情,对于科学的重视,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信仰了。大家的区别无非是知识量的多少。而对比现在的发达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因为宗教的影响,现在还有大量不相信科学的反智主义者。

最近的中兴事件爆发之后,中国的民众掀起一股学习的热潮,像芯片行业里面的各种术语,在这些人的讨论中变成了PC,MP3一样普通的词语。这种热情没有文化的支持可能实现吗?

中国之所以能够进行“山寨”,或是进行“魔改”,正是因为并只是追求于表面的技术,而是总要追求背后的“道”。而没有这种传统的文化,比如说印度,他们就做不到中国这样。

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因为中国文化中有对于“科学原理”的重视。只不过我们之前没把这个叫做“科学原理”,我们叫做“道”而已。但不能因为名称的区别而否定本质。

更重要的是,西方的科学有一个极大的缺点,那就是只用来研究单纯的事物。虽然科学技术如此发达,但如果探索其根本,其研究的对象都是简单的。当然,在自然科学方面,这种科学很好。但是,在研究复杂对象时候却不适用了。就比如说经济学、政治学,这类根本无法进行反复实验的领域,专家们所运用的”科学方法“全部都一败涂地。

而中国的道却包括了对于复杂系统的研究。现代的政治,经济,甚至包括部分社会,心理,医学都属于复杂系统科学。所以中国的政治,经济能够一再突破西方的预测,取得奇迹般的进步。

要注意一点,我在这里并不是讨论研究复杂对象的科学和研究简单对象的科学哪一个更好。而在于你没有我有的问题。研究简单对象的科学也包括在中国的”道“中,中国的文化一点也不排斥。中国的科技取得的迅速进步就是证明。但是外国却搞不明白复杂对象的科学。这将是未来中国的一个巨大强项。

二、中国缺少工匠精神

对于这个文化谎言的反驳适用于很多地方。这是属于最典型的一类。工匠精神如果单纯只是做为一个使人追求的精神,比如像正能量,断舍离什么,用于提高个人的修养,但是,如果用来衡量一个国家,就容易掉入陷阱。

中国人是否拥有工匠精神,这完全就只能用“心证”,你觉得有就有,觉得没有就没有。其它包括创新精神等等,其实中国人这些精神一点都不缺少。中国人没有什么,外国人有什么,这完全就是一种忽悠。在其它外国,也并不是那样。像“工匠精神”的“发源地”日本,它的工匠精神就已经变成“躬匠精神“而破产了,只要对日本文化有所了解,或者亲自去过日本就明白,日本人做事就一个字:懒!而德国虽然号称精益求精,其实基本上做事也差不多马虎。

凡所谓这些,如果自己国家为自己国家做为一种宣传口号,那倒无可厚非,比如我们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这没有问题。但是这不能做为一种建设性的意见,也更不能拿去批评别人,不能说我们勤劳,美国人就有问题。

为什么这种文化谎言会得逞呢?因为这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适用一个叫“钟型曲线”的东西。这是统计学里面我最喜欢的一图形。钟型曲线的特征是中间高,两边底,想象一下寺院的大钟。这个曲线代表的意义很简单,比如说一个班100个人,普通的人总是最多的,但特别聪明的人也会有一些,特别笨的人也会有一些。把这个推广到一个学校,一个县,一个市也是一样的。

说到工匠精神,大部分人中国人都是很普通的,也总有一些中国人做事非常马虎,但也总有一部分人拥有大国工匠精神。把这个放到日本,德国,也是一样的。如果你总选日本好的例子,把这个做为日本印象的代表,而总是看到大部分的普通中国人,这当然会造成中国人没有工匠精神的假像。

至于中国历史是不是重视匠人,从匠心,匠门这些词就可以看出来,带匠的词都是褒义的,这表示了对于这个职业体系的尊重。

所以,通过这些莫须有的心证来建立对于中国科学界的认识,对于事情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帮助。

三、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

首先,我反对这种说法。任何一个科学成果都是无数人长年累月累积的结果。

只要关心芯片行业的人,应该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因为中国超算天河二号长期霸占榜单,美国为了限制中国超级计算机的发展,禁止向天河中心出售Intel的芯片。但是,在之后中国马上换上了自己国产的芯片。而且性能要比原来提升了一倍。很多听到这个故事的人,会认为中国是在芯片禁售之后才开始行动的,而实际上却是相关的研究已经进行了18年。

中国现在井喷式的科技爆发,并不是这几年的成就,而是早在十多年,二十多年前就进行的研究的成果。任何一个国家所走的科学之路都是如此。如果缺少持之以恒的情怀,这些成果必然不能取得。

再次,科学界应该不止有一种状态的思想。总编评击“总想弯道超车”的思想,如果单纯从做人的角度来思考,这种批评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就像长辈教训晚辈不要急于求成一样。但是,这其中却隐藏着逻辑的陷阱。

其一,为什么总想着弯道超车?这个问题就像人们为什么去炒股一样,那是因为看到有很多人在股市里面赚钱了。同样,之所以想弯道超车,那就是因为具有弯道超车的实践。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只要是可能实现的东西,都应该大胆地去尝试。而不是受限于道德或是一般成功论,去鼓吹一种在道德上看起来不错的理论。

其二,科学的研究并不是一家包办的。就比如说航母的弹射技术,有成熟的蒸汽弹射技术,也有最先进的电磁弹射,弯道超车就是去研究电磁弹射,但是研究蒸汽弹射和研究电磁弹射现在都在同时进行。也就是说,弯道超车并不是一种单项选择题,与其它的选择冲突。如果中国处于很穷的时代,那当然要钱用在刀刃上,而现在中国并不是缺钱的时代了。每个研究者完全可以说服自己资助者(无论是政府或是资本)来实现自己的研究。

我并不是说中国的科技界并不存在总编所说的问题。就如同钟型曲线那样,中国科技界当然有很多人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也有很多浮躁的人,但这些问题并不是中国科技界才有的问题。而是人类组织共同的问题。

这种文化谎言和前面说的那一种一样,也是一种典型。只是这种典型是“把人类共通的问题说成中国特有的问题”。似乎其它国家的科学界就没有缺乏持之以恒,就没有浮躁。事实上大家都一样。

这种忽悠的典型适用于许多忽悠中国人劣根性的地方。比如说说中国人看到别人赚钱了心里面就不爽。中国人是不是有这种劣根性呢?当然有。然而,俄国人也有,美国人也有。我是接触日本文化最多的,以前忽悠我们说中国人的劣根性,和日本人共享的最多,我们的有劣根性,日本人全有。

总结:中国科技未来的发展

大家都知道一句话,“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什么叫空谈?总编的这种就是空谈,因为他把中国科技未来的发展总结到了一些文化谎言之中,并且没有任何的建设性。

为什么没有建设性?看看这三个要素:

1、说中国文化中没有科技观念,这你能怎么办?把孔子叫醒重新写一遍论语吗?这做不到。学习西方文化吗?这个早就做了,中国现在从小的教育和西方获得的知识点没有不同。反而是国学被冷落了。

2、说中国没有工匠精神。就算这是事实,那请问工匠精神怎么取得?抱歉,这是个人的修为,其它人解决不了,更不是舆论可以推动的。

3、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这和工匠精神一样,也没办法操作。

所以,总编把中国科学未来的发展都“寄托”在文化谎言和莫名其妙的概念里面。虽然听起来“高大上”,但是就如此诸葛亮在舌战群儒中所评价的:“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

而什么才是真正影响中国科技未来发展的要素呢?我们听一下真正的科学家怎么说法。

以下的观点节选自《科技袁人》(引用《近代科学进入中国的回顾与前瞻》,由杨振宁教授所发表的演讲)。

杨振宁教授在介绍中国科技的发展的时候,说一个国家要发展科技,需要四个条件:

第一,要有大量的人喜欢科学。简要地说就是“要有人”。

第二,要有这样的文化,要重视勤奋重视忍耐心。简要地说就是“要有文化”。

第三,要政府下这样的决心。简要地说就是“要有决心”。

第四,要有足够的投入。简要地说就是“要有钱”。

这就是科技真正的基本面。其中第二条和总编的意见相反,中国的文化一直是重视科学的。而其中第一条,中国培养了大量的理科生,这一点我们在世界上是远超发达国家的。第三政府也有决心,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一直是政府的信条。现在中国已经有钱了,完全取得了四个基本面的条件。

这不仅是中国科技发展的基本面,而且每一个项目在细节上都是可以操作的。比如说,曾经我们也有研究芯片的项目,大家知道当时投入多少吗?2000万人民,但是失败了,而且这个做为一个失败的教训。而Intel公司一年的研发成本就超过100亿美元。这就是当时政府没有决心,也没有足够的投入。而现在中国对于芯片行业的投入,一个基金就是1000亿。只有真正可以“操作”的建议才能叫做“策”。

结语

做为一个科普工作者,我想强调一点。一个人如果对科学有正确的认识,第一点得到的印象就是科学并不神秘。科研虽然辛苦,漫长,但是只要是能够实现的东西,那就一定能够实现。只要投入定量的人,时间和金钱,就能够取得成果。科技并不是去赌博,尤其是研究已经存在的东西。

就比如说高端材料。如果搞明白了配方,这就是和萝卜白菜一样简单。但是为了得到这个配方,那就需要经过成千上万次实验,每一次实验都需要烧钱耗时。

科技袁人里面袁老师说了很意味深长的话:

【我听到杨振宁教授说:“这四个条件到了21世纪都具备了,所以我对于21世纪中国科技的发展充满信心”。我听到杨振宁这话这感觉,杨老先生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因为我可以看出有无数的问题,中国的各种毛病实在是太多了。但后来我发现姜还是老的辣,杨振宁看的确实都是基本面。为什么呢?因为你想想杨振宁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先是军阀混战,然后是日本入侵。我们现在遇到的所有问题,杨振宁全都见过,而且比我们现在严重得多,所以我们现在这些问题,在他看来都不是问题,这些都是毛毛雨。所以你如果看事情看基本面,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你确实就会像他一样充满信心了。】

中国的科技还有很多不足,我们要追赶的路还很长。然而,我们不是要将文化谎言背负在身上,自卑地去追赶,我们是要充满必胜的自信去追赶。古人云: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同志们,要有信念!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