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三)

文章目录

目录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一)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二)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三)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四)

 

其之三 情感与理智

 

虽然在前几年也经历过不少情感与理智的冲突,但是没有像今年这样体会得更深的经历,也没有像今年一样有许多决定性的事例能够让人有决定性的感触。

 

对于情感与理智的看法,年轻的时候没有经过这样的冲突,那时候自以为自己的理性十分强大,能够克制自己的情感,现在想想,只不过是自己的理性从来没有与情感进行过激烈的冲突而已。

 

另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因为从小就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科学,程序这种确定性的东西,即使是写小说,我也对于人的情感这一块并不感兴趣,而对于战争与历史这种能够得到确切性的结果的东西感兴趣。因为如此,所以“将心比心”,我对于世界上很多行为都不理解,看许多故事的时候,我看到里面的人物因为自己的情感的原因而走向错误的道路时,总觉得不可原谅。至于有的时候,这使我降低了对作者的评价,我心里是如此想的,作者的这种写法不合世界运行规律,人不会这么想。

 

就比如说,一个妖怪的母亲被人类杀死了。那么他就憎恨整个人类。或者反过来。当然,这种想法本身是错误的这个不容质疑。但是,这个想法的发源,这种感情上的仇恨是不能够导致这种思想的诞生,我以前认为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因为一个人杀死了妖怪的母亲,妖怪就憎恨整个人类。有无数个理性的思考方式能够证明这种想法有问题。

 

所以我如此认为:作者之所以创造出这种情节,是因为作者不理解这个世界。作者的想法有问题。他夸大的情感的作用。然而,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不理解这个世界的,原来是我。

 

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明白人之所以成就不凡的事业,是因为“信念”。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写长篇小说“信念”。其中的主题也是体现成功的人为什么成功的道理,即“王道”。那时候我对于“信念”的理解,更偏向于“信念”是属于人天生的特质,英雄天生就有英雄的信念,而由一定的情况而触发。信念更接近于一种恒定的东西,所以拥有恒定的威力。

 

现在我的理解,信念其实更多因为情感而存在。他是可以随情感增强或是减弱的。在《致富的科学》中有这样的一段话,他在“最有用的忠告”中写到:“不要阅读任何宣扬悲观思想的文学作品,也不要涉足任何与此有关的争辩。你应该将更多的时间用于思考自己的梦想,构建未来的蓝图,培养感恩之心,还有,阅读本书。”

 

以前的我,因为理性存在的威力,所以我认为信念的减弱会因为遇到的这些事情而减弱,至于因为是虚幻的事情的减弱更是不存在的。就比如说,我心中拥有对于君臣之间的信任,拥有对恋人之间的信任。我认为永远不会背叛的忠诚是存在的。这就是我的信念,拥有了这种信念之后,人才能够相信他人。

 

然而,在以前的我,认为人一但建立起了这种信念,那么这个信念就会恒定的存在。不会因为什么东西而减弱。但是我错了,大错特错,错得离谱。

 

人的信念是会随着自己的遇境而转变的——甚至这种遇境是虚幻的也不例外。就比如说,如果去读悲剧的文学作品,里面描写男女之间的背叛。虽然从理智上明白这里面的故事是虚幻的,但是人却仍然会受到影响,读得越多,自己的信念越受冲击,虽然理性的声音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上存在真爱,但是,这些背叛却像一柄尖刀一样在自己的信念之上留下一个一个的伤孔,如果长此下去,终有一天,这个信念会因为这些伤孔而崩溃。

 

在《影响力》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十分出名的医生电视剧。电视很受欢迎,家喻户晓。后来一个医药公司让电视的主人公做医药广告,收到了巨大的成效。其实,所有的人在理性中都明白,电视剧是虚构的,而这个医生只是一个“演员”,而并不是一个拥有“医生”资格的人。但是人们却不得不受他的影响,因为在人的情感中,他已经是一个伟大而值得信任的医生了。

 

所以了,即使是虚幻的东西,即使是理性上明白是虚假的东西,仍然也能够对人造成影响。这就是感情的力量所在。在以前,我认为伟大的人成就伟大的事业,是因为有坚定的信念,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意志的力量。那时候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另外一个方面,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孤独的人,什么事情都想靠自己的人,我这些年来的做法——比如说一个人做游戏,一个人生活,也说明了自己这方面的倾向。所以,我内心中的想法也是如此倾向——认为一个人能够成就东西。我不想承认一个人靠自己一个人无法成功,我也不想承认一个人内心中的意志仍然需要他人的支持。

 

我看的许多小说,里面都写到了这样的情节,写到了伙伴对于自己的重要性。我在理性上也明白这一点。但在感情上,我不想接受这样的世界,因为我是一个人,所以我需要一种理论,这种理论能够证明自己所需要的一切能够自己获得,不需要依靠他人。虽然理性上我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但感情上却总是倾向于一个人。所以,这个思想就无形中影响着我的其它思想。对于信念的看法也是一样的。

 

我认为一个人的信念之所以坚定,是因为自己的意志。而我现在明白的,是事实上并非如此。其实,在我领悟到“真の宝”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个结论是一种必然。那时候我领悟到,一个人的精神是需要“能量”的,需要不停地充实自己的“能量”,准确地说,是应该用“正能量”来补充自己,避免“负能量”来入侵自己。比如说,读悲剧的,男女之间的背叛的故事,这就是为自己的信念补充“负能量”。

 

而读经历拷问而没有背叛的故事,就是为自己补充“正能量”。比如说我以前读到一个日本战国的武将,当时在德川手下的武将,因为破城被俘虏,当了七年的俘虏,这七年之间,与他一同被俘虏的人全部都归降了敌军,而只有他经过各种威逼利诱,无论是酷刑拷问还是来自原来朋友的劝说,都没有使他屈服,这个故事让我印象最深的地方有三个:第一,他没有自杀一死了之,而是坚持了七年。第二,他坚持了七年,等到了德川家康重新夺回了这个城市。第三,历史上确有此事。

 

所以,这件事情对我的印象很深。增强了我对于忠诚以及人的忍耐力的信念。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相信一个人的信念是因为自己的遇境所有影响的。当然,自己的意志也同样占有的重要的地位。从理性上来说,如果一个人遇到1个正能量,10个负能量,那么,人的能量得到的是-9吗?但从感性上来说,这却是不确定的。也许得到是-9,因为人本身的意志并不强,也许得到的是1,因为1个正能量能够抵消10个负能量。也许是91,一个正能量能够抵消100个负能量。至于具体的数量,这个无法计算,但是人的确存在这种精神上的倾向。一个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好人的人,如果遇到一个好人,那么,就算再遇到10个坏人,也不会动摇自己的信念。

 

然而,不管怎么说,自己的信念能够被动摇,能够被坚定才是世间的常理。也是这个世界有趣的地方。所以,对于人来说,遇境是很重要的。我在《极道鲜师》中看到的一个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当一个人失足的时候,是否能够重新站起来,决定于他所遇到的人,是否能够给他伸出手。”虽然我以前认为一个人自己跌倒了就能够自己站起来,但其实那应该说是只有心灵最坚强的人——或者说是心灵中仍然存在着大量正能量的人才能够做到的。而他人能否伸出援手,是十分重要的。

 

说一下游戏中的事情吧。关于信念的。

 

游戏中的玩家拥有许多种类型,而运营游戏这么久,我也能够区分这些类型的玩家。其中有一类玩家比较特殊。很难详细地解释这一个类型的玩家到底是什么状态,笼统地来说,应该是说思想状态和我很接近的玩家。至于有没有用这个世间的真理将自己武装起来,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但总而言之,内心的思考模式与我是一样的,简单点来说,是我的同类。

 

我对于这一个类型的玩家比较敏感,能够区别自己的同类,似乎是做为动物来说天生的能力。当然,也许这些人并不会觉得我是他们的同类,反而他们会觉得我是和他们正相反的人。如果在许多年之前,我看到这些人,也许同样也会这么认为。但是遗憾的是,人对于自己的认识总是十分困难的。

 

我在很久很久之前,认为“像我这样的人”,是一个十分优越的人群,因为我们与世间的那些人如此地不一至,身上拥有许多英雄所具有的美德。然而,我花费了很多很多的时间,才认识到一个一个自己的缺点。到了现在,我最终遗憾地认识到,像我这种人,其实是十分偏执的一群奇异的少数派,当然,我们拥有许多暴君或是王者式的优点,但是缺点同样也有许多,而这个缺点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如果用十分单纯而简单的词形容,我属于“好人”还是“坏人”,那么,我们这一群人应该属于“坏人”。

 

“坏人”不是说干坏事的人,而是说,身上持有让人觉得负面的特质。比如说“自大”,比如说“野心”,比如说“冷酷”。而很遗憾的是,我们这一类人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拥有这个负面特质,而反而会觉得自己拥有这些负面特质相反的优秀特质。有许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感悟这一点。所以一生都受到自己的这个负面特质的左右。从而把人生搞得一塌糊涂。我很清楚这一点。在我的身边,就有这样的人。

 

我花费了无数的时间,无数的经验,无数的反省,才最终认清楚自己身上的这些负面的特质,而我到底完全认识清楚了没有?当然没有,也许再花个十年,二十年,可能才能达到那样清楚的境界吧。但至少能够认清自己的特质,才能够拥有对策。

 

转回来说游戏里面的事情。其实我在做游戏之初,那时候我没有认清自己,所以那时候我设计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像自己这样的人,满足自己的“同族”。在游戏测试之后,我特别锁定了一些玩家,因为这些玩家就是自己的“同类”。我观察这些玩家在游戏中的反应,以此判断自己的游戏到底是否做好了。

 

然而,我所期望的事情和所发生的事情截然相反。本来我的游戏设计,是为这些人而服务的,是为这些人所想所设的。但是结果却是正好是这些人,觉得游戏的设计有问题。这些人一开始对游戏十分热爱,但是过不了多久,对于游戏却转入了憎恨。我在游戏设计之初,所遇到的最大的迷茫就是如此。

 

然而,另外一方面,我不去着想的另外一些玩家,他们却从头到尾都玩得很有意思。这让我觉得匪夷所思。如果用故事中的剧情来比喻,就是主人公所花费自己的一切,牺牲无数东西去追求的人,对自己不屑一顾。而自己根本没有去追求的人,却深爱着自己。这种剧情在恋爱的故事里面常见不鲜。

 

最初的时候,我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在经历过无数痛苦的挣扎之后,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一个真理。这个真理虽然很久之前也懂得了,可是却没有在自己的灵魂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个真理我以前听到的版本就是“文学作品真正的完成是需要作者与读者一起的”。也就是说,无论怎么样的作品,都只不过是一个半成品而已,没有读者的补全,再优秀的作品也不过是一个中途的东西,而反过来也可以说,如果拥有了读者的补全,那么,即使是不怎么优秀的作品,在人心中也能给人伟大的震撼。

 

我在上一篇周年纪念文中,领悟到的“没有最好的游戏,只有最爱的游戏”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现在我所说的,是关于补全的人的区别。如果应用到游戏上来,那就是,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无论玩什么都会拥有乐趣,而与之相反的人,无论玩什么,兴趣永远只有最初的那一瞬间。而我失败的地方,则正好是去满足后者。

 

我并非是说后者无法满足。现在的人拥有无数的游戏可以选择,也有无数的设计者不断地再发明新的东西,这些人总能够找到自己需要的游戏。但我的游戏所追求的是“王道”,不是用一瞬间标新立异的东西吸引玩家,而是用“传承永恒,追求无限”的浑厚根基做为设计的灵魂。

 

于是,我明白了,有些人是无法被满足的。而且这些玩家会因为一点小小的事情,将对于游戏的爱变成对于游戏的恨。如果用特质来形容这种人,那就是器量过小,并且自我膨胀——这正是我这类人的特质。

 

在同这些人交流与设计的时候,我强烈地拥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些人只关心自己的事情,根本不会为他人着想。不是想着怎么样去适应社会,而是要求他人来适应自己。

 

而如果是以前我的,根本不会想到这个负面的特质是自己的一部份。古人有云“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如果没有他人做为镜子,是无法看到自己的这一点,而如果不知道自己的缺点,那就谈不上改正与改进,也谈不上对自己所做所为的对策了。

 

所以,我的游戏中的设计思维就改变了。我不再服务于这一群人,而转为为另外一群能够在游戏中开心的人设计。这时我用的许多设计都与以前相反,但是,游戏却终于走出了怪圈,进入了正轨,好评也更多。

 

拥有了这份经历之后,我再来看整个游戏市场的大局,不禁感悟到为什么这市场上没有人制作让那些人满意的游戏,我现在终于明白其中的道理了,一个不关心其它人的人,又怎么能够得到其它人的关心呢。

 

如同许多故事中的人一样,主人公牺牲了无数的东西去追求一个自己所爱的人,但最终却发现,爱自己的人原来就在自己的身边,只是自己没有看到而已。

 

如果问下这样一个问题,你到底是选择自己所爱的人,还是选择爱自己的人呢?现在的我,会豪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继续说关于玩家的事情吧。当我知道自己的同类是这样的人之后,对于玩家就拥有这样的预测能力,比如说,当我明白一个玩家是自己的同类之后,我就知道这个人几个月之后的爱就会变成仇恨。而我的这个判断屡试不爽,没有失误过。所以,当这些玩家最后骂我或是嘲笑我的时候,我以前觉得很苦恼,但现在却淡定了很多,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感觉,但至少几个月前就有准备,内心中的觉悟是完全不同的。

 

也回到理智与情感的问题上来。对一个人做出一种这样的副面评价,这并不是一个让人舒服的心理状态。对于我来说,人生还有另外一个原则“If anything goes worng, blame yourself”(无论什么事情不好,唯一能责怪的就是你自己。

 

玩家玩游戏不开心,等同于读小说读者觉得没意思。而如果一个作家把责任放到读者身上,是因为读者读不懂,那么对于作者来说,这并不是一种好的思想状态。虽然说,游戏的设计与写小说一样,只能选择其中一种人群服务,满足这群人,就无法满足另外那群人,所以,在这方面无法含糊,只有决断。但从情感上来说,总是有种那么的感觉,比如说,想相信“世界上的父亲总是爱自己的小孩的”。然而,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这就是愿望和现实之间矛盾。

 

我在游戏中也有这样的经历。有一个玩家A,我在游戏中改动了不少设计,让他很有怨言,最后他觉得“不是他在玩游戏,是游戏在玩他”。这个玩家属于资深的玩家,也是我认定的“同类”之一。所以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变成这样的。后来不出我所料,他离开了游戏。

 

另外一个玩家B,对于游戏很有热情。同样也是资深的玩家,也是我认定的“同类”之一。在后来我的几次改动中,与我拥有意见的分歧。我与他产生了许多争执,其中一点就是关于游戏收费的。他对于收费系统的建议,与我刚刚开发游戏的时候的见解一样,在本文的第一章中我解释了为什么我改变成现在的收费系统,对于我来说,我走到许多弯路,最终知道了有些东西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当然,没有走过这条路人的不这么认为。

 

最后我们发生的争执很激烈。到最后,他说我设计游戏这些别有用心,是在说,我开发游戏完全就是为了赚钱,什么理想什么的都是用来骗人的。而我既然没有理想,而又在标榜自己的理想,做人何等的虚伪。上升到人格攻击的这种高度。

 

从理智上来说,我完全理解他的想法,我也知道,对于自己内心的想法,是没有什么“证据”类的东西去辩驳的。但是,这里理智与情感上拥有了巨大的冲突。我的情感上却无法接受这种侮辱,我这几十年来的努力,几十年来的理想,几十年来的尊严无法忍受这种侮辱,另外一点,我视他为朋友,视他为自己的理解者,虽然理智上了解大家无非是一种争执,也不存在存心侮辱之内,然而,却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仇恨。

 

那时候我发表了三篇演讲来解释自己的理想。虽然目的是在解释自己的理想。但我内心中的源动力,与其说是追求他的理解,不如说是想驳倒他。虽然我内心中已经明白辩论无法让人心服,但是仍然无法阻止自己内心中要驳倒他的这种欲望。

 

当然,一切的结果如同我的所预测。驳倒别人是一个海市蜃楼般的东西,虽然你总觉得这东西就在眼前,但是走到面前却不见了。他过了没多久就离开了游戏,我们两个人最终也没有相互理解,是一个遗憾的结果。其实,当时我的心情中完全明白,我也把这句话做为自己的座佑铭,就是说:“因为仇恨而诞生的行动,不会导致好的结果。”这句话不是我在这个事件之后得到的总结,而是我在事件之前,事件之中,都不时不刻对自己的提醒。

 

唯一幸运的是,还好我比以前更有自制力,更圆滑一些,所以不会像游戏才开始公测的时候那样,跟人起激烈的冲突。就算是我发表的演讲,其中的目标也并不是完全为了驳倒对方,那是一个内心中的冲动。但演讲的目标是让人知道我的理想,增加与玩家之间的理解。应该说和其它类型的演讲一样,一种增加影响力的行动。从这一点上来说,是达到了目的。

 

转回来说玩家A。玩家A和玩家B离开游戏的时候,也应该是属于同样的心情。我对于玩家A和玩家B的判断并没有什么差别,也就很早就断定他们总有一天会离开游戏。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玩家B后来又回来了,而且又恢复以前对游戏支持的态度。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十分意外的结果。虽然说我在“真之宝”中所预言的。每个人自己的心魔需要自己才能够站胜。既然我能够用这种真理来武装自己,那么,其它人同样也是这样的。无论是站在我的角度来说,还是站在玩家的角度来说。拥有对人“憎恶”的情感,永远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所以说。玩家A的回归,对我的信念来说是一种冲击,也是一种强化。虽然只是一个人,虽然理性上知道这样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但是我的感情上却受到了很大的鼓舞,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理解是可以实现的。

 

而又有一个玩家C,本来这些年对于我的游戏设计这些等等都不赞成,但是这一年却理解了一些我的用心,这也让人拥有很大的鼓舞。

 

其实,回想自己的这一生,因为一些人的辱骂和贬低变得失落,也因为一些人的支持变得鼓舞。自己也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是一个用理性装备起来的的,很难受感情影响的钢铁机器。

 

人的感情与理性很多时候是复杂的关系。而人们一般所说的情商,很多时候不是指自己感情上的能够,而是指自己理性如何控制或是驱动感情的能力。现在的我,明白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

 

说两个其它的事情吧。一个是关于房价的,一个是关于麦当劳的。麦当劳的事情是这样的,一个人把自己吃成了胖子之后,就去起诉麦当劳,说是麦当劳有问题。一般来说,听到这个事情的人都会觉得这个人滑稽,自己吃成胖子是自己的责任,为什么要去起诉卖东西的人呢?

 

房价的事情当然就是越涨越高的房价。当然民众抱怨政府有问题,开发商有问题,炒房的人有问题。似乎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人能够做点什么,来改变现在的这个局面。这种想法与麦当劳的问题相比显得很合理,但是两者其实都是一样的。

 

当然,有各种各样的因素导致了房价的上升。然而,最基本的还是供求的关系,之所以房价能够上升,说直接点是因为总是有人会买。现在的人即使用尽一切办法,借钱什么的,也要去买一套房子。而如果没有这种对于房子的强烈欲望,那么,房价不可能上涨得这么离谱。

 

这就是理智与情感的战斗。虽然理论上是如此,但是人的情感却受到各种影响。比如说,自己就算一个人不买房,那么也改变不了整个大局。另外,谈女朋友,结婚,这些社会上的压力创造了自己的迫切需求。

 

我现在并不准备买房,一来当然也是没有那么多钱,二来也没有女朋友要房子这样的压力。所以,除非房市崩溃,或是我钱多得没地方花了,我是不准备买房子的。日本,美国,都经历过房市的崩溃。似乎对于历史来说,这样狂疯的泡沫经济,总有一天会破灭的,这是历史的必然,我现在就在等那一天的到来。

 

说到理智与情感。身为一个以作家为目标的人,有时候就面对这样的冲突,比如说,自己写作的东西,到底要表现些什么呢?我的目标就是让自己的文章给人带来动力,能够给人补充“正能量”。而忠言逆耳。比如说房价这个事情。没有哪个民众愿意听这样的言论:“房价上价得这么快,是因为民众自身需求的原因。如果想到这个格局的改变,需要从自身做起。”而人们喜欢听的言论是对于自己之外的人的批评,比如说批评是国家在搞鬼,是房产商太黑等等。虽然这些对于社会的批评与讽刺能够更得人心,但是很遗憾,这并不能推动社会的发展,而是给人的心中带来更多的负能量。

 

这也是理智与情感的矛盾之一。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