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四)

文章目录

目录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一)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二)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三)

二十八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四)

 

其之终 天地创造

 

终于到了最后,在这一年之中,我感觉自己正在应用自己上一年所感悟到的东西。这种感觉很奇妙。因为以往每一年的感悟都是建立在推翻自己的基础上的,但是这一年并没有推翻什么东西,而是一步步地对这个感悟理解得更深,更好地应用在自己的生活之中。

 

这种感悟所给人带来的是一种魔法一般的神奇力量。为什么这种力量被称为魔法,因为它从逻辑上来说无法理解与无法证明,一个无法证明它是对的的道理,能够成为一个真理吗?然而,虽然无法理解也无法证明,但是并不代表无法影响结果。只是,因为一个结果所产生实在需要太长的时间与过程,而在这个时间和过程中,单独证明这个力量的存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比如说,神的存在。一个人在路边快要饿死了,他祈求神,希望神拯救自己。过一会儿,路边来了一辆马车,上面的人救了他。那么,这个事情能够证明神的存在吗?里面有太多复杂的因素,可以说,如果没有神的影响,这个事情可能还是能够这样发生。所以神的存在无法被证明。而我所说的这种神秘的力量与神的存在同样,没有办法证明。

 

然而,没有办法证明,并不代表不存在。对于相信的人来说,这些人所拥有的力量与普通的人并不是一个级别了。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是能够使用“魔法”的人。他们拥有常人不能拥有的“魔力”。

 

这个魔力永远无法源于理智。他只能源于信念。

 

在前些年的时候,我与父亲还是有许多共同的语言,但是最近已经没有多少了,关于这个境界,他完全不能理解。对于我来说,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有许多以前看似荒唐的想法,如今却明白的确是如此。

 

我举几个例子吧。就比如说《失落的致富经典》中所说的致富的秘决,之所以被称为“三大财富书”,那自然有其中的道理,现在我读到了这本书,我就深知这本书中的道理,在我眼中看来,这就是一本魔法的秘籍,指导你如何使用你的“魔力”。在我看来,无论做什么事情,这才是最重要的。而我的父亲却对里面的学说并不感冒。在他看来,这是江湖骗子的学说,对于他来说,像《影响力》里面所介绍的那一个个能够生财的点子才是有用的。

 

另外一个是关于稻盛和夫的,他在自己的经营之道里面说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因为人总是守旧的。所以他要启动什么新项目的时候,就找激进的人商量,这样,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同,把项目启动。而实行的时候,又找稳健的人,这样,事情就做得更好。这种做法在一般的人看来似乎就像是小孩子气。总是找同意自己的人。然而,的确事情就可以这样做得很好。

 

还有一个是松下幸之助的事情,关于“水库式经营”。当时幸之助在演讲水库式经营的时候,有人向他提问,说,松下先生,我们也知道你说的水库式经营的重要性,但是我们现在什么都很紧张,没有办法这样做,你说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呢?幸之助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一定要有这个意识。这个回答显示不是提问的人想要追求的答案,也似乎很像小孩子气。然而,这的确是真正的真理。

 

另外还有许多。当我领悟到自己的魔力之后,接触到的许多观点,这些成功者之所以成功的时候,会发现有一些东西就是这样,无法从逻辑上说明,证明。在很多时候,人们听到这种想法,会觉得这种想法荒谬,是在扯蛋。但是,正是因为这种扯蛋的理论,这些人才成就非凡的事业。

 

人人都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其实这句话可以应用在许多地方。退一步的意思,就是很多你应该拥有的权力,你却要去放弃,在实际的生活中,尤其是情感的影响下,人们却无法这样做。

 

就比如说,一个医生为你治疗牙齿,结果搞错了。然后你怎么做,你当然拥有责怪医生的权力。不管医生有什么借口,比如说,看病的人太多,他累了,压力很大之类。这些理由都不会把他变成是对的,而你变成是错的。而如果有人劝你这时候要退一步,不要责怪医生,继续治疗。这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很扯蛋呢?然而,很多时候,你越是去逼迫别人,越会造成不好的后果,反而,如果退让一步,却会化解许多东西。

 

这就是魔力。而许多人却无法使用它。

 

下面来说到这篇文章的重点,在这一年中,对于我来说,拥有一个很迷茫的思想,这个迷茫直到现在仍然也是没有解决的。在上一篇周年纪念文中,我说到了“神力”。自己创造自己世界的能力。

 

拥有这样一个能力之后,我的整个世界完全变了。在之前的我的世界之中,我被从社会上所拿来的“条例”所束缚。但是,这个束缚并不是完全负面的。正因为这个条例。人才有奋斗的动力。比如说,之前的我,认为伟大的人就是伟大的人,比如说,我认为雨果就比路边卖白菜的人要伟大的得多。

 

虽然之前我也从佛家的言论中了解到了佛家对于世间的看法。在佛家的眼中,四大皆空什么的。我没有仔细研究过佛法,但是也大概知道,在佛家眼中,雨果无论一生有什么成就,和卖白菜的人也没有什么区别。那时候的我当然不会赞同这么扯淡的逻辑。

 

然而,当知道自己的世界是自己创造的时候,却自然而然地理解了这种观点。

 

而让我真正迷茫的地方就在这里。这个“神力”是如此地强化,刚刚领悟到这种力量的的我,面对这个力量,是一种茫然失措的状态。

 

在以前,我用社会的条例来武装自己,对于我来说,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我的目标如果放在游戏上面,那就是做出更好的游戏,更多的人玩。如果放在写作上面,就是要写出更多人看,更多人欣赏,更多人认同的作品。虽然这些是社会上强加给我的条例。比如说,作家了不起,就是书卖得份数多,或者说是得到更多人的欣赏——数量或是质量的人,比如说受到民众欣赏,或是受到真正懂文学的人的欣赏,这些都是——这就是社会给了不起下的定义。而一个人就照着这个方面奋斗就行了。

 

然而,自己拥有决定自己的世界的能力之后,这一切都变得虚无了。因为这一切在现在我的看来,无非是自己给自己从社会上拿来的现成的条例。如果将这个条例从自己的世界中剪除,那么,这个条例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没有意义了。而领悟到“神力”的人,就拥有这样的能力。

 

就比如说,如果我将受到民众欣赏的条例从我的世界中拿去,那么,我剩下来要追求的就是卖出的份数,受到真正懂文学的人的欣赏。接下来,我仍然可以将把受到真正懂文学的人的欣赏拿去,只剩下卖出书的份数。最后,我甚至还可以将把卖出书的份数也拿走。至于什么才是真正的追求,我能够自己为自己定下来。比如说,我可以定下,我的成就是产生正能量的浓度。能够写一篇文章,激发一个人产生内心中真正的动力,我觉得也比写一篇文章讽刺社会,受一万人追捧要好得多。

 

但是,当你拥有这种力量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有人能够告诉你,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才是错的,什么才是应该做的。所有的一切,都仅仅是“参考”而已。如果运用社会的条例,那么你会得出很清晰的结果,雨果就是比卖白菜的人牛X。伟大的人和庸俗的人之间就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而如果你拥有自己创造世界的力量,那么,这一切都有可能变得虚无。

 

在社会的条例下,如果你给自己的目标定为卖白菜的。或是如果你给自己的目标定为成为雨果那样的人。那么,条例就会明确地告诉你,以成为雨果那样的人为目标才是正确的。然而,当自己创造自己的世界时,却没有人能够告诉你。比如说大文豪狄更斯就这么说,我愿意献出我一生中的这些伟大成就,去换来一个晚上做好饭等我回家的老婆。

 

但是,一个人永远要为自己的世界决定东西。这个世界的本质是无。而由无决定有则是生命所拥有的最大而且唯一的权力。正因为如此,意义才诞生。

 

然而,在这里拥有一个疑惑。人生给自己的决定的意义与高度,有些是艰难而难以实现的。有人说,成熟的意思就是长大了,有些小时候想要的东西,比如说,要实现的许多梦想,变得不需要了。在我心里面拥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无法实现,而去把这个条例从自己的世界中摘除,这种“逃跑”的行动,在一个人拥有了“神力”之后,却变得很容易实现了。这个与自己内心中决定要去追求是有区别的。

 

比如说到底是因为无法成为雨果,才决定成为一个普通的人。还是真正想成为一个普通人,所以才决定不成为雨果。这两者是有区别的。对于后者来说,那其实也是被社会束缚了自由。

 

也许有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思考的模式呢?因为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理所当然就是比成为一个普通的人要更“好”。然而,这个“好”到底又是由什么来决定的呢?

 

每一个成就与地位,都是需要付出代价来得到的,这些代价有些是永久的,有些是暂时的。比如说时间的消耗,这个代价就是永久的。比如说运动时带来的酸痛,这些就是暂时的。而每一个成就的达成,就是需要付出这些代价。那么,当最终达成自己的目标时,能够十分满意地说,自己这样做是值得的。

 

我运营《古今东西》这个游戏已经三年了。最初上线的打算是测试几个月,现在变成了测试几年。中途几经修改。而现在还没有正式运营。没有正式运营,当然也就没有赚到多少钱。照常理来说,28岁的人应该考虑赚钱成家的事情了,可是,我却对于正式运营拥有一种类似于恐惧的感觉。这种恐惧不是怕运营会失败什么的,我对于运营能够成功——不是说大红大紫,至少普普通通有所成功,能够赚到不少钱这个是有100%的自信的。然而,我的担心源于另外一点。

 

要享受一些利益,那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我最怕付出的代价就是“自由”。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如果说到与其它人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自由而自在”。想工作的时候就工作,想休息的时候就休息,我喜欢这样说:休息的时候工作,工作的时候休息。一个人能够自由地支配的最重要的资产——时间。而且,收入现在也能够维持生活。对于我来说,现在的生活就如同天国。而我的恐惧,恐怕就是源于从天国走向人间了。

 

关于成家的事情同样也是如此。小时候觉得恋爱结婚是一个幸福的事情,当然,幸福这个倒是没有错,但是,并不是没有代价的。而对于我来说,失去自由的代价实在太大。在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个误会。因为拥有伴侣是人类数千年来的习惯。而拥有伴侣所获得的幸福指数这几千年来几乎都没有改变——直到信息化的时代。

 

人的动力源泉可以说源于两个地方:需求和欲求。我对于富有就是这样定义的:“一个人的财富能够买所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和自己所有需要的东西。”所以,我现在是一个富有的人,而且我对于这种状态很满足。这种富有的状态可以说只有最近一两年才出现的,在以前的日子里,我没有达到这种状态,在大学毕业之前,自己没有可以有多少支配的金钱,工作后虽然有些收入,但买一些基本的东西也很犹豫。而开发游戏到运营前两年,根本谈不上收入,勉强能够生活。直到最近一年,才能在满足自己生活的同时,拥有一点余钱。很幸运的是,我对于房子,车子这种大件没有什么欲求,而其它的东西,我几乎看到什么想买就买了。再加上自己没有什么病痛,所以也没有必要的开销。自己进入这种富足的状态之后,小时候不曾有的感慨现在有了——钱的确是好东西。

 

关于伴侣对于人生的意义同样也是如此。在以前的时代,需要结婚生子,养儿防老。这是人必须的需求。而现在社会的保障体系前所未有地发达,积蓄的形式也很容易,人们完全不需要为老后担心。而另外一方面,感情与性方面的欲求,现在的信息科技与情色商品也可以不错地满足自己的欲求。我在一篇研究报告上看到,说现在看色情片人多的人,多对于现实的女性失去性趣,原因就是现实中难得遇到比色情片中更漂亮的女性。

 

在这里,通常会有一个巨大的争执。就是说虚拟的世界毕竟是虚拟的世界,比起现实世界差了许多。如果是几年前,我虽然是站在虚拟世界这一边,但是我无法充满自信地反驳这种论点,因为无论怎么样,现实和幻想之间的世界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即使是我再如何说虚拟世界,毕竟这两种世界对人的影响从“本质”上来说是不同的。

 

但是,在领悟了“真の宝”之后,我却明白了其中的真理。因为这个世界中,“现实”是不存在的。虽然佛家里面已经拥有这样的学说,我现在才真正能够把这个应用到世界的事项中来。只有在这个真理之下,所有的东西才说得通了。

 

争执幻想与现实世界,在我现在看来,是毫无意义的。站在现实一方的人,通常会这样说执着于幻想世界的人,说幻想世界并没有什么意思。而站在幻想一方的人,持有的是同样的想法。那么,哪一方是对的呢?两方都是对的。因为每个人眼中所看到的自己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这是上天赋于人最大的天赋与权力,用自己眼中看到的世界去衡量其它人眼中所看到的事情,不可能得到准确地答案。

 

前些日子看到一个人与虚拟世界的人物结婚了。如果是以前,我会这样想,虽然我也是游戏的痴迷者,但还没有痴迷到脑子坏掉的程度。但是我现在却能够理解,这个人心中有他自己的世界。

 

如果一个人达到这样一种境界——我不喜欢说高度,或是说境界的高度,任何的境界都只不过是不同的世界而已,公平而平等,没有高低,只有不同——能够领悟到世间的虚幻即是现实,现实即是虚幻,那么,他与其它被现实束缚的人之间,就拥有了无法逾越的,理解的鸿沟。我在前面说到与父亲没有共同的语言,说的就是这一点。

 

回到伴侣上来。如果我再早出生许多年,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将寻找伴侣做为一件重要的事情。因为对于一个人来说,比起要支付的代价,伴侣能够带来的幸福太多了。然而,所有的事物都有边际效应。

 

用一个人的财富来说。当一个人从低收入的状态,进化到拥有几百万的状态,那幸福的指数会飞越性地增加。人们也愿意为此付出大的代价。而如果从几百万的状态,进化到几千万的状态,幸福的指数并不会增加10倍。因为大部分的欲求,在几百万的时候就已经满足了。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拥有一个伴侣所要支付的代价与所获得的东西相差得太远,这也是我为什么对找女朋友和成家没有一点兴趣的原因之一。当然,其实如果说到我内心中最直接的想法,还是想等自己事业有成的时候再去找女朋友。不过,如果一生不找女朋友,对于我来说倒也并没有什么问题。赵子龙那句话是我的标准:“天下女子不少,但恐名誉不立,何患无妻子乎?”这里的名誉虽然各家有各解,但我觉得解释为“成就”才是正确的。就是说,大丈夫在世,应该担心自己搞不出什么名堂,不是担心自己没老婆。

 

回到游戏运营的事情上来。这些年一直拖拖拉拉地做了这么久——当然,从工作量的角度来说,我并没有偷懒,每天也努力地工作——其根本的原因,我想是因为自己不想放弃自己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对于我来说,现在的迷茫之中,这一点是最为迷茫的。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说法,每一天都是生活中的最后一天。所以,无论怎么迷茫,当每一天开始时就会有每一天的任务。而每一年开始的时候,也拥有每一年的任务。

 

于是,我给自己的这一年定下了如此的任务:

 

  • 完成《古今东西》的公测版本。
  • 完成《精灵大师》的内测版本。
  • 完成50万字的写作,短篇与长篇不限。如果是短篇,则使用类似于史记的创作方法。记录一个一个小的虚拟历史故事。
  • 建议写作的资源库。记录能够查询的故事与事例。
  • 阅读100部书籍。
  • 减重至55公斤。

 

可以说,一个人拥有完全决定自己世界的一切的能力的时候,拥有的这种力量不仅强大,而且恐怖。到底怎么样使用这种力量,我现在仍然也是迷茫的。对于我人生的追求,我只是依照着以前时代与年岁的经历所产生的惯性在前进。这种迷茫,也许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也许还要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这种感觉有点像自己才设计游戏的时候。给了自己一张硕大的白纸,不知道应该怎么在上面下笔。

 

我现在明白的只有一点:

 

我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天地创造。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