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引子

 

在很久之前,我设计了小说《黄金兵法》中的一个角色:杰利 里奇 米可。在故事中,一千年之前,他是一个帝国的帝王,精通魔法,尤其是亡灵法术。他可以说是即是亡灵法术的集大成者,在亡灵法术上能超越他的人,前无古人,在这一千年来也后无来者。后人怀着敬畏之情称呼他为“不朽之王”。

在他的时代,拥有另外一个势力强大的霸主,接二连三地占领其它的国家,就如同当时的拿破仑。当他与杰利的帝国对持的时候,本来杰利的国家无法与他抗衡,但是杰利使用了亡灵法术,制作了一只庞大的不死军团。霸主在与他的战斗中惨败,霸主也战死,被杰利变成了亡灵,帝国随之土崩瓦解,世界恢复了和平。

但杰利创造的亡灵军团的代价也十分惨重——几乎牺牲了一半的国民:无论男女老幼。这在当时是一种大屠杀式的罪行。尽管他用最小的牺牲阻止了霸主的扩展,但世界上的人对他的力量十分恐惧,终于他们想出了一个陷阱,将杰利封印在圣殿教团的大图书馆之中。

这个大图书馆自从封印了杰利之后,就成为了一个鬼屋。在最初的时候,里面只有杰利和他的“灵魂牢笼”中的一些灵魂。“灵魂牢笼”是他的一个亡灵法术的道具,能够将人的灵魂封印在里面,这个道具是一个类似于中国的蛊的东西,在灵魂牢笼中的灵魂会相互斗争,胜者的灵魂会变得更强,败者则消逝。

后来,为了获得在大图书馆之中的智慧与财富——其中大部分都夸大了,比如说有传言杰利将整个帝国的宝物都放在了这个大图书馆之中——有许多人闯进这个封印,但无一例外都无法出去,最后死在里面。而杰利则用亡灵法术束缚其中的死者,将整个大图书馆变成了一个大的“灵魂牢笼”,让里面的灵魂相互斗争。

本来这个大图书馆为了收藏重要的经典,就设立在偏僻的地方,再加上里面收藏的圣书的魔力,用做封印再好不过。于是,圣殿教团将其封印在这个地方一千多年,直到后来被魔灵王爱斯特 斯塔尔救出。

杰利本来应该是一个英雄,但却像一个罪人一样被封印了起来。在最初被封印的时候,当然他的心情无法平静,而且,他能活动的地方仅仅限制在图书馆。但是,他在时间的长河中,领悟了世间的真理,并且在这个图书馆之中,创造了自己的世界。

对人来说,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限制就是自己的想象力。

这一个领悟,我称之为“天地创造”。

在去年,我已经领悟到了这个道理,但是,只是领悟到了一点,而今年,我领悟得更深,并且能够将这个理念更深刻地应用到自己的生活之中。对于我来说,这就像是修身养性的过程,去年我是Level 1,今年我是Level 2,明年也许是Level 3,至于这个理念的顶点,到底是Level 10,还是Level 99,还是Level 999,对我来说并不是重点了。重要的是,我不像年轻的时候,摇摆自己的思想,我觉得,一个追求真理的人,一个人思想的进步,不应该是过5年或是10年,就把自己之前的思想推翻,这种“换来换去”的进步,而是“逐级上升”的过程。

今天,我要说的就是这一年思想的成长。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上帝不会掷骰子决定宇宙的发展。”——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应该停止告诉上帝应该怎么做。”——波尔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去看了一下去年写的周年纪念文。在上一次的周年纪念文之中,我已经把“天地创造”的主要思想写了出来,但为了详细地说明自己思想的变化。我觉得有必要把量子理论以及我的世界观的改变介绍一下。我是如何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一个信仰者的。

事情从小时候说起。我在小时候十分喜欢科学,读了不少科学家的传记和科普读物。那时候我的目标也是希望成为一个科学家。

有许多人的信仰转变,来自于自身的经历。我家乡有一个表哥,他原本不信鬼神,但有一次他遇到了“鬼压身”(一般来是鬼压床,不过他的经历是在一次走夜路时发生的,就是感觉走在路上时,鬼压在自己的肩上)之后,他就彻底相信了。还有一个我老爸认识的人,他是一个老师,有次遇难差点死了,他在生死之境界徘徊的时候,看到了观音菩萨来救自己,之后他便信了佛。

我与这些人信仰的转化完全不同。在小时候,我是一个完全的无神论者。对于我来说,对于科学的信仰是绝对的。我之所以转变了信仰,理由是纯科学的。许多人认为科学与信仰是不相容的,这是一个极大的误会。

当然,形成这种误会并不奇怪,我从小也就是如此。关于科学的世界观,有几个主要的理念,这些理念支持着科学与信仰互不相容,人们对科学的认识也基于这个几个理念。而随着我对于科学的了解,这些理念一个一个崩塌了。

一般人认为科学家们了解了整个宇宙,而真正的科学家们却清楚,自己对这个宇宙还了解得远远不够。这是颇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唯物主义。

在人们的“常识”中,科学对于这个世界的解释,最为著名的莫过于这一条。这一条让世界成为了一个“确实”的世界:世界上存在的事物是客观存在的。

用这个理念来简单地说明一个关于存在的问题:

“一个杯具放在桌子上。”

在唯物论的理念下,这个杯具在桌子上是一个确切的事实。当然不会随人的意志而转移,也决不存在第二种可能性。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同样的事实。

这一点在物理学上的起源为经典物理学,即牛顿大师那个时代建立的世界观。这个世界观最贴近我们眼睛观察到的世界。一度也成为世界的真理。这个世界称为“机械世界”,即世界由完全的因果决定,世界目前的状态,是由一步之前的状态而决定的。

即那个问题可以进一步说明为:

“一个杯具放在桌子上,因为之前有个人把他放到了桌子上。”

这两个步骤都是确定的,从人的观察上来说,这个说明符合世界的现象。甚至于在之前有科学家说,你如果给我世界某一时刻的状态,我就能推断出世界无论多久之后是什么样子。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说,但是,在“机械世界”的理念下,这个假设是可以成立的。就比如说你如果掷出一个骰子,你知道关于影响这个骰子的所有力,你完全可以计算出这个骰子最终会是几点。

宇宙现在的状态,是由一秒之前的状态决定的,而一秒之前的状态,是由前一秒之前决定的。所以,这个机械世界的一个“极论”就是,现在宇宙的状态,比如说,你老妈生下你来这个事情,从宇宙诞生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了。

在这个唯物论下面,意识是对于物质存在的一种反应。虽然极论给人的感觉夸张,但是世界是与人的认识相符的。世界基于因果论,并且是确实而确定的。

那个问题可以说明为如下:

“一个杯具放在桌子上。这是客观存在的,对任何人都一样是确实而确定的。”

这就是经典物理学下的宇宙,数百年前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基于绝对静止坐标系的宇宙,也是大部分人能够接受和认识的宇宙。

给予了这个理念重重一击的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关于相对论,要三言两语解释清楚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我自己也是研究了许久才明白的。所以我只说,相对论毫无疑问是被证实的理论,而这个理论完全颠覆了人们对于时间与空间的“常识”。

把相对论引入上面的例子。

“一个杯具放在桌子上,因为之前有个人把它放到了桌子上。对于不同的观察者来说,这个事实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相对论的世界中,时间与空间都是相对的,即同样一个事实,对于不同的观察者来说,却是不同的事实。即有两个人A和B,当A看到杯具在桌子上的时候,他的事实是“杯具在桌子上了”,而对于B来说,也许“杯具还不在桌子上,有一个人正准备把它放在桌子上”。

对于这一点完全击溃了人们的常识。当然,在放杯具这样的事情上,无法做出实验,但是,对于宇宙中的大空间事件,这个能够补证明。换句话说,如果我在地球,你在火星,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宇宙的“事实”是不一样的。

即在这个宇宙的“事实”,并不是只有一个,是根据“观察者”的坐标系而决定的。上面的例子可以解释为:

“一个杯具放在桌子上。对于A来说,它在桌子上,但对于B来说,它并不在桌子上。”

这个世界观古怪吧?但事实就是如此。关于相对论的一个重要应用就是卫星。在经典的物理学中,“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对任何人都一样。但在相对论的世界中不是这样,相对论中,运动中的事物,时间流动要慢。

比如说有两个原子钟,这两个钟内部用于计时的部件是密封的,照经典物理学,这两个钟,无论在什么地方,时间应该是一样。但相对论却告诉人们,如果一个钟在运动中,那么这个钟的时间会变慢。而发射到轨道上的卫星,就是这一个例子。而最终的事实的确与相对论的理论相符:在轨道上高速运行的卫星上的钟,时间流逝比在地面上的慢。

爱因斯坦自己对于相对论有一个总结:“过去、现在、未来的区别,只是一种幻觉,不管人们怎么坚持这种区别也没有用”。

就比如杯具的事情,它之所以在桌子上,这个事实是基于时间才存在的。一小时之前,它可能还不在桌子上,一小时之后,它也许被人拿走到。而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拥有不同的观察者时间,所以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种不同的“事实”。

相对论把事实中的“时间”变成了幻觉。你以为相对论已经把这个世界搞得十分古怪,不可理解了,别急,更厉害的还要后面。这就是量子理论。

量子理论是在相对论之后的理论,目前还有许多未解之迷,但已经被证实的部分已经足够完全粉碎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将唯物论打得稀巴烂。

量子理论下的世界观是如此的诡异,所以像连爱因斯坦这样拥有独特思维和前进思想的人都不愿意相信世界是以这种方式存在的(讽刺的是,他的研究成果促进了量子理论的发展,他本人也被列为量子理论的先驱,他获得诺贝尔奖就是因为在量子理论方面的成就)。

这段开头的两句话就是他与波尔争论时两人的发言。

量子理论难懂的程度与相对论有一比。所以我也不说详细的理论,而直奔结论,这些理论已经有足够的实验来证明是成立的。

再次使用上面的例子:

“一个杯具在桌子上。”

经典物理学告诉你,一个杯具在桌子上,对于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是一个确定的事实。

相对论告诉你,一个杯具在桌子上,根据观察者的不同,他有不同的事实。但对于同一个观察者来说,事实仍然是一个。

量子理论告诉你,对于同一个观察者,这个杯具可能在桌子上,可能在桌子下,可能在房间的任何地方,当你还没有观察它的时候,他不存在“确定”的事实。当你观察时,这个事实才存在。

H,O,W,How?为什么会这样?让我来介绍关于量子理论的一个关键实验。没有这个实验,我们无法继续——著名的双缝实验。

大家知道,如果在一个水池丢下一个石头,会激起一波波的水波纹,如果丢下两个石头,两个石头激起的水波会汇集在一起,形成干涉的波纹,这个叫做干涉纹。

双缝实验是这样的,从A点向B点发射光子,在A和B之间拥有一个隔版,其中有两条缝,B点有一个感光板,记录光子落下的位置。因为光也是一种波,所以能够像水波一样形成干涉。当从A点发射多个光子的时候,在B点的感光板下留下的光子记录是多个条纹,这是干涉条纹。这个很正常,因为从光子从两个缝之间通过,就像一个水池中同时有两个地方丢下石头一样。这和人的印象并不冲突。

如果只开一条缝,光子之间不存在干涉,你只会得到一个条纹。这个也和人的印象不相冲突。

然而,最怪异的地方在接下来了。如果放开两条缝,但是,每次只发射一个光子呢?既然光子只有一个,那么得到的应该不相干涉的条纹,然而,事实却与人们想象的相反,每次发射一个光子,得到的却是干涉的条纹。这就好比你在水池中丢下一个石头,得到的不是一轮水波,而是像丢下多个石头一样时得到干涉波。

这导致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一个光子像是能够自己干涉自己一样。要达成这种效果,只有同时出现两个光子才行,或者另一个可能——一个光子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量子理论所证实的就是后者。这一结论简直与人们的印象完全不同,也即是说,一个杯具可能同时出现在房间的人任何位置。但是,事实上,一个杯具只能在一个位置出现。所以量子理论所得出的结论是,在一个光子还未被观察到的时候,他可能出现在任何可能出现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当你进行“观察”之后,杯子的位置才确定了,在此之前,它处于一种“状态叠加”的状态,具有N种可能。

你也许会觉得这个结论匪夷所思,但是,我们的世界就是建立在这样匪夷所思的基础上的。关于生命的根基——光合作用,就是利用了这个原理。当光子穿过叶绿素的时候,如果没有像量子理论描述的那样的动作,那么,光合作用捕获光子的效果就会大大降低。就像是你只有一个鱼叉,到河里面叉鱼,如果鱼只能从一个路线上通过,你只能叉到自己所在位置的那条鱼,而如果每条鱼通过的时候都存在于河中的任何一个位置,你随手一叉,总能插到它。这就是光合作用效率奇高的道理。如果没有量子理论的支持,生命也许不会存在。

当然,我们在现实中绝对看不到一条鱼在河中任意位置存在的现象。如何将微观世界的现象与现实联系起来,对科学家来说还是一个未解之迷。但至少我们十分清楚了,而且有实验证明了,在微观世界中,的确是如此匪夷所思的。

把杯子的事情修改成下面的说法:

“一个杯具在桌子上。是因为你进行了观察,在你没进行观察之前,杯具可能在任何位置。当你观察之后,杯具的位置才确定的。”

也即是说,世界的状态是由“观察”才能决定的。这与唯物主义完全是背道而驰,唯物主义下,事物是客观存在的,是因为存在,你才能够观察它,观察只是对于事物的认识。而科学告诉你,不是,因为你观察了,所以世界才能产生状态,如果你不观察,世界还是一片混沌。即是说,不是因为事物“存在”,你才能够“认识”。而是你“认识”了,事物才“存在”。

相对论下的对世界的解释已经够“古怪”了,那么,在量子理论下的世界已经超越了“古怪”,达到了“奇幻”的领域。而前面我说过,这已经被科学证明是正确的。光合作用等其它许多现象就是依靠这个而存在的。

我希望你的头还没有昏,因为更匪夷所思的还在后面。

爱因斯坦并不喜欢这样的世界。他与其它的科学家提出了关于这个世界的质疑,著名的爱因斯坦-波多尔斯基-罗森悖论,简称EPR悖论。这个悖论的本体过于复杂,我继续用杯具的例子来说明。

爱因斯坦如此质疑,既然量子理论说,如果不被观察,那么状态无法被确定。那么,出现如下情况的时候,应该如何呢?

设计一个无限大的封闭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将一个杯具用巨大的力量砸烂,假设这个杯具其它部分十分牢固,只能被砸烂成杯身和杯柄。这个杯具向会向外飞去。杯身和杯柄飞向不同的方向,最终会离开这个封闭的空间,被人“观察”到。假设杯身和杯柄离开封闭空间的地点为A和B。

那么,这里有一个疑问了,如果这个封闭空间的大小为几亿光年,根据量子理论,在未观察的时候,不知道杯具的状态。而观察到的那一瞬间,杯具的状态决定了。那么,当我在A点观察到了杯身的时候,如果A点为杯身,那么,同时B点为杯柄也被决定了(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如果A点观察到了杯柄,那么B点为杯身也被决定了)。但是,根据这个世界的定理——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大于光速。那么,当我在A点确定杯身的时候,B点怎么能够有办法知道A点确定了什么呢?这是矛盾的。

这个悖论导出了一个结论,称为“局域实在论”。即,在一个未被观察的局域里面,虽然通过观察才能确定里面的东西,但是,这个里面发生的东西是已经既定存在的,你看不看它都没关系。杯具一开始杯身向A还是向B飞,就已经决定了。

这个理论下的宇宙更加符合人们的“心中”的宇宙。然而,这个悖论被证明是错误的,而证明这个的实验则将宇宙的存在形式甚至超越了“奇幻”。这个实验就是著名的“延迟选择实验”。

这个实验用杯具的版本就是说明如下:

将一个杯具用力掷出。在这个杯具行进的路上(1/2处),有一个利刃,杯具如果撞上这个利刃,就会被切开成两半。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封闭的空间中发生的。

这个利刃,能够被控制打开或是关闭。所以,毫无疑问,如果这一利刃一开始是打开的,那么,最后我们会观察到分开两半的杯具,如果利刃一开始是关闭的,我们会得到一个完整的杯具。到目前为止,这不是问题。接下来,问题就来了:

如果在杯具行进到超过1/2之后,再决定是否打开(或是关闭)这个利刃,那么,我们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如果封闭的空间足够大,在不对杯具进行观测的情况下,对这个利刃进行操作理论上是可行的。

按照常规的逻辑,在路程时间经过1/2之后,因为杯具已经通过了利刃,所以,你改变利刃的状态,对于杯具来说没有影响。如果原来利刃是关闭的,你会得到一个完整的杯具。

然而事实上却不是这样!这一个延迟实验已经被实验证明了,当然,使用的不是杯具而是光子和透镜。

实验的结果表明,如果你在杯具超过1/2的之后,决定开启利刃,你会得到一个切开成两半的的杯具!

这个实验证明了量子理论的正确,ERP悖论的错误。它表明:在杯具没有被观察之前,他不存在任何状态,所以,在什么时候决定利刃的开启对观察的结果没有区别。

量子力学的创始人波尔说:在观察发生之前,没有任何物理量是客观实在的。也即是说,观察创造了全部的“实相”。但是,这个延迟选择实验更进一步,得出的是一个让人三观尽毁的结论:观察不但创造了实相,而且还可以在事情发生之后再逆时间地创造实相。

为什么我说这个结论超越了“奇幻”?因为就算是在奇幻的小说中,也鲜有作者使用如此大胆的设定。这听上去匪夷所思,但却是科学家的正统推论。这说明,宇宙的历史,可以在它实际发生之后,才被决定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做为一个深爱科学的人,最初我相信科学与幻想是有区别的,在科学之下,能够给这些荒诞不经的迷信以解释,然而,随着对科学的了解越来越深,渐渐发现,这世界上最奇幻的不是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而就是这个世界本身!

用更直白的话来说,之所以我选择相信科学,而不是相信神话,是因为神话中描述的世界“很扯蛋”,然而,当你用科学深入了解这个世界之后,却发现科学描述的世界“更扯蛋”。

当然,我十分喜欢这个世界。我也“认同”了这个世界是这样的。“了解”和“认同”是不同的。爱因斯坦也“了解”量子力学,但他到死都没有“认同”。当然,如果他能够活到今天,看到这些后人的实验成果,也许他的想法会改变吧。

对于从小就喜欢幻想的我来说,世界如果是牛顿的经典物理学下的世界,下一秒决定于前一秒,上帝不会掷骰子,那未免太让人失望了。

关于世界的构成的认识,是“世界观”的起点。与我小时候相比,我现在的世界观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当然,我也不是一瞬间就接受了这样的世界观,要“接受”这种世界观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至少对于我来说是。因为它要求你抛弃以往根深蒂固的“常识”。并且它所得到的结论是难以去“想象”的。也许,这就是真理之路之难吧。

但是,这还不够对信仰进行说明。让我确立信仰的除了物理学,还有更重要的一门科学——数学。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