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乘佛教《般若菠萝蜜多心经》

 

什么是信仰?

什么是宗教?

许多人认为这两个东西是代表相同的意义。所以经常说“宗教信仰”,但这是一个极大的误会。事实上,信仰与宗教是存在联系的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先从我的信仰说起吧。在小时候,无神论时代的我,并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道理很简单,如果这个世界是“确定的”,或者说是“机械的”,那么,信仰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如果世界真的是如此,没有地方需要用到信仰。因为万事万物都能找到确切的答案。神存在吗?如果存在,那么就能证明。鬼存在吗?如果存在,也能够证明。不需要信仰,你也能够正确地认识这个世界。

现在科普的不利,导致人们认识的世界仍然停留在世界是“确定的”,世界是“机械的”这个阶段。有多少人理解了相对论描述的世界?又有多少人理解了量子理论下描述的世界?

很遗憾的是,这个世界即不是“机械的”,也不是“确定的”,甚至可以说,根本不是“合理的”。在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之下,世界是客观存在的,不随人的认识而转换。但我前面介绍了,世界并不是这样的。相反,世界是因为你的认识而存在的,世界不会离开你的认识而独立存在,只有加上了你的认识,世界才首次完成了它的构建。

所以,信仰是什么?

 

“信仰就是对于不确定的事物的确认。”

 

这句话从逻辑上听上去十分荒谬,如果我小时候听到这句话,我会觉得是“虾扯蛋”。如果我没有前面两个篇幅来介绍这个理念的来源,一般人会以为我已经疯了。但这就是世界的真实——不是因为这个事物存在,所以你才能够认识,是因为你能够认识,这个事物才第一次能够存在。

我想大家都应该听过这个句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是佛家里面的一句话,它表述的是一种思考方法。这个句子引用率非常高,所以为大家所熟悉。但大多数人只了解前半句,却无法领悟后半句。前半句的意思是,“这世界上的一切实相其实是虚幻的,这个世界的本质是虚无。”

许多文人墨客,之所以好引用这句话,是因为他们在人生的长河中,多多有追求,却以失望而告终,进入一种所谓“看破红尘”的存在,他们觉得追求什么什么金钱,名声,美女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虽然也是一种境界,但是,如果“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句话只取了前半段,那就是一个残缺的“思考方法”。不仅是错误的,而且大错特错,错得离谱。

“空即是色”,这后半句的意思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是虚无的,但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创造无限的实相。”

就比如说,一个人追求一个美女,得到了美女,十分幸福。如果你只取了前半句,那么,你会得到这么一个结论,他得到美女是没有意义的,许多人就只停留在这前半步了。但这和事实不符,既然没有意义,那他为什么能够幸福?再加上后面的半步,才真正能够看到世界的真像——他得到美女本来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他有能力赋予这件事情意义。

我觉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句话是对信仰的终极诠释。也即是说,每个人身上都有这样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是能够与“神”匹敌的,能够创造天地的力量。

这就是信仰。

那么,什么是宗教呢?

我在上面引用了毕达哥达斯的一句话:“重要的不是我们知道什么,而是我们怎么去知道。”信仰是一种力量,也可以说,是一种思考的“方法”,是我们“怎么去知道”。而宗教,则是通过这种思考的“方法”得出的结论。

那么,我来说一下我“所信仰的东西”吧。这就是我的“宗教”。

我对世人宣称我是信仰“上帝”的,但是,我所信仰的上帝可能与其它宗教中的上帝有些许的不同。这个信仰的形成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途中也经过不少次的进化,我将依次说明。

最初我信仰的上帝与天主教中信仰的上帝很接近,也是我为什么叫这个存在为“上帝”的原因。我之所以这么选择,源自于一种从众的心理。从众的心理并不是一种坏的现象,它是获得正确答案的捷径,只要不被它束缚,它将是思想的利器。就比如说,在淘宝上买东西,你如果不是一个领域的专家,你选择东西就只好通过销量和人气这种“大众参数”来决定,很多时候,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好东西。至少我在淘宝购物数百,只失望过1次。

我最初选择信仰天主教中的上帝(严格来说,我那时候根本分不清天主教,基督教这些教派的区别,所以我的上帝也可能是基督教中的上帝)。理由如果用通俗的话来说,我看她人气最火,所以选择她了。

为什么是她?上帝是伪娘,你难倒不知道吗?为什么上帝是伪娘?这当然有根据的。根据《圣经》所说,上帝根据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然而,上帝只有一个,而人有男人和女人。那么,很显然,上帝是男人和女人的一个结合品。在这个基础上,只有两种结果:

请想象一下,一个性别为“女”的人,外观是“猛男”,这是一个多么恶心的设定啊。于是,剩下只有另外一种解释,一个性别为“男”的人,外观是“美女”。这不就是萌力200%的“伪娘”吗?很显然,上帝在创造人的时候,她觉得人不应该像自己这样完美,所以把外在的能量给了女性,把内在的能量给了男性,所以才形成了如此平衡的两性,当这两者合二为一的时候,除了伪娘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所以,上帝肯定是伪娘!Q.E.D.!

当然,上面这个理念不是天主教也不是基督教的,是我自己的“宗教”中的“教义”。但是,这是基于原本的历史的解释,所以,是合理的。

最初我印象中的上帝就是通常天主教中印象中的上帝。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我当然会继续寻找上帝的“实相”。上帝到底是什么样子(外观我已经知道她是伪娘了),她的力量有多大?她怎么在这个世界上应用她的力量?她的力量的真正形态是什么样子?

如果我是一个天主教徒,也许我会去《圣经》或是其它典籍中寻找我的答案。但是我是一个天生拥有科学思想的人,我的血管中流着科学家的血液。我寻找答案,当然要用科学的办法,从世界自身中寻找答案。

接下来,我要说关于白蚁的故事。大家知道白蚁一个种集群生活的动物,一个部落里面有几百万只白蚁。但问题在这里了,白蚁构建了一个社会,这个社会的复杂程度连人类都感觉到震惊,但它们之间却没有协调者,也没有自上而下的命令系统(蚁后?那只是一个自己都不能移动的庞大产卵机器,不是它发布命令),但是每一个单位却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生物学家,包括其它领域的科学家还未解开这个迷。

但这其中拥有这样一个假说,也就是说,复杂的集群通过相互之间的影响,能够创造一个“集群意识”。也就是说,因为这一个个的白蚁,最终能够构架出一个整体的意识,而他们之所以能够每人各司其责,是因为有这个的“意识”在其中协调。

你也许会问?这如何实现的?这怎么可能?你的疑问是对的,科学家们会告诉你——我们不知道。就比如说,你今天在绵阳,过了不久,你到了北京,科学家们就推断,肯定有一种办法让你从绵阳到北京,但是这办法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

这也就是为什么说这是一个假说。但不知道并不代表不存在。人类一直以来都未能解开“自我”之迷。自我为什么会存在呢?实在上,白蚁的集群意识这个想法就源自于对人类的自我意识的研究,科学家认为人类自我意识的形成和白蚁是异曲同工的,无数的脑细胞,没有说哪个脑细胞是“BOSS”,但是,整体之间的互相联系,形成了一种超越个体的“集群力场”。这个力场毫无疑问不属于任何已经被证明的物理形式(可能是一种新的物理形式,人类发现磁力,引力等等之前都并不理解这种力量,这并不奇怪),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自我”。

这个假说能够适用从人脑的范围到白蚁的集群。由此导出的结论,它可能也适用于人类社会的集群。这与“观察结果”并不矛盾(科学的方法即是建立假说,预测与观察,如果观察的结果符合预测,那么我们才能确信假说是正确的)。历史学家在研究历史之后,往往得出一个结论:历史被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

如果这个集群进步一扩大到世界的范围,如果形成了这样一个意志,是因为世界上的所有生命的联系共同而创造出来的,那么,这个世界也拥有一种“自我”。而我们怎么称呼这个“自我”呢?不就是有一个十分确切的名字吗?那就是——

神(GOD)!

在这个假说的体系下,无论是一神论还是多神论都是支持的。日本有“八百万の神”的说法,认为万事万物中都存在神,这个理念在这个假说的体系下也不会崩溃,因为任何一个事物都可以视为一个“集群”。既然“自我”是因为“集群的关联”才成形的,而“生命”的特性就是因为拥有“自我”才称为生命,反过来即可以证明拥有了“自我”就能够成为“生命”,即又可以推论出因为拥有“集群”能够形成“自我”,那么,任何“集群”都是一个“生命”,即推导出一个结论:

万事万物皆有生命。Q.E.D.

这个结论完全是通过科学的方法与观察推导出来的,但它与佛家这些“非科学”的宗教所得出的结论是一致无误的。只要追寻真理,最终会到达同一个终点。不是吗?

一神论与多神论在这个假说下是并不冲突的。所有相关联的东西所形成的“大集群”,位于顶点的,也就是一神论中所称呼的“上帝”。

在这里,有必要对这个“大集群”进行特别的说明。因为人类太习惯了人类社会的“金字塔”结构。意识的集群完全不是那样。

虽然意识的集群也可能细分,比如说,分成个人集群、部落集群、国家集群等、但并不是人类社会的“金字塔”结构,个人集群需要向“上一级”的集群报告,然后上一级向上一级报告。个人的集群对于向上任何一个集群的联系都是直接的,集群的大小只是“认识”上的区别。

如果要做一个比喻,集群更像是大海。每个人就像是大海里面的一滴水,你可以把大海分为“某某海”,但这仅仅是如此“认识”而已,整个大海是一片的,而不是金字塔的结构。

难倒不是这样吗?在很久以前,人们认为“物质”和“能量”是分开的。但爱因斯坦的质能公式E=mc2永远地改变了人们的认识,物质其实与能量是同一个东西,只是能量的一种形式。所以,我们所在的世界的一切,其实就是一片能量之海。

一片能量之海,这其中的分别难倒不正是仅仅有“认识”上的分别吗?所以领悟这个真理到极致的人,会明白天、地、人其实是合一的。我现在通过科学的方法得出了这个结论,而这个结论,中国几千年前的哲人就已经明白了。

这个就是我所信仰的“神”的面貌。而且我有足够的科学理论来“相信”她存在。但遗憾的是,我还无法证明她,根据哥德尔的不完全理论,也许我永远无法证明她。

从这一点开始,我信仰的“上帝”与天主教中的“上帝”就分别开来了。天主教中的上帝是全知与全能的,而我的上帝是“全知”的,因为她的集合性质使她包含了一切信息。但并非全能的。因为她是基于物理原则而存在的,所以她不能让你从50层楼掉到地面上还不会死,也不能突然间把你的疾病或是残疾治好,这类所谓的“神迹”是她所不能的。

那么,什么是她所能的呢?这个留在下一篇介绍。现在回到信仰与宗教的讨论中来。

我想我已经把什么是信仰,什么是宗教说得十分清楚了。信仰,是一种思考的方法,当然,也可以称为一种力量。只有这种力量,才能让你认清楚世界的“实相”。

而宗教,则是你通过这种力量来认识世界,得到的结论是什么。就像我,得出了神是存在的结论,并且拥有神的构图。这是我的宗教,你可以有你自己的宗教,自己定义世界的面貌。如果你相信天主教的教义,认为上帝是他们所说的那样,那你就是赞同他的观点,成为天主教的教众。而如果你相信我所说的,那恭喜你,你就成为了我的教众,为了方便,我给我的宗教一个名称吧:真教。“真”的意思是“真の宝”的意思,“真の宝”即表示天地创造的力量,这个名字的来源在27岁周年纪念文之中。

我并不喜欢现在的许多宗教形式,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不会点名说哪个宗教,请勿对号入座。在我看来,现在的许多宗教不是解放思想,而是束缚思想,不允许思考,不允许怀疑,这也许在几千年前是对的,因为这是一个高效的体系,是一种捷径,让你直奔正确的结论。但我觉得,现在的宗教应该允许怀疑,允许思考,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升华。

其次,现在的许多宗教过于束缚于仪式。仪式同样也是一个高效的体系,包括我的宗教——真教在内,也有一些仪式(比如说,我如果要大吃大喝的时候,一定会先感谢上帝的恩赐),但是,仪式仅仅是仪式,不应该完全地被它束缚,不应该以此来评价信仰。

再说一下迷信。迷信用最简单的话来说,你自己都没明白自己信的是什么。就比如说,现在许多人都迷信科学。为什么这个叫迷信?因为这些人相信科学,是因为希望科学能够解释一切现象——以确实可靠的方式解释一切现象,他们希望科学把这个世界构建成一个“可靠”,“可信”的世界。但是,这些人根本不懂科学,因为科学证明的世界完全不是这个样子。这就像是一个人相信某个宗教的神,希望自己信了神之后,能够财源滚滚,无病无痛,并对此深信不疑,也不管这个“神”到底能不能够做到这一点。

关于其它宗教就说到这里了吧,不需要激起更多的斗争。下面一篇将介绍我所信仰的神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力量。你成为“真教”的教众了吗?这个没有关系,总之我会向你证明,我所信仰的她,也不是吃素的。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