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苏格拉底

 

真正能够明白老苏这句话的人并不多。在我第一次听说苏格拉底的这句话时,我觉得他在放屁。后来我成长了不少,再来看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在装逼——意图在表现自己的谦虚。再后来我又成长了不少,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虽然我不懂其中的道理,但是我觉得这句话中拥有魔力。而现在,我明白了,他所说的,其实就是天地创造的第一步——将一切实相抹去。

类似的故事在其它地方也出现过,比如说,《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学习太极剑的时候,张三丰问他的问题与其它的修行都不一样,如果学其它的武功,总是会问:你记住了多少?而张三丰问的是:你忘记多少了?这就是太极的极意。

还有这样一个故事,也值得说一下。

达摩祖师在中国传法,几年后他对弟子们说,“你们跟了我这么些年,有什么领悟,说一下吧。”

道副首先说:“我的见解是,不执文字,不离文字,将文字做为悟道的工具。”

达摩说:“你得到了我的皮。”

尼总持接着说:“念佛的人,必须升起信心的时候,一念就往生到了东方阿闪佛国,一见就不再见了。”

达摩说:“你得到我的肉。”

道育说:“我的见解是,四大本来空,五蕴亦非有,所在无一法可得。”

达摩说:“你得到了我的骨。”

最后轮到慧可,他只施了一礼,什么也没有说。

达摩说:“你得到了我的髓。”

慧可于是得到了他的衣钵,后世称为二祖。

这几个故事,都说明着同样一个道理。如果你要做画,你需要什么?一只笔和一张画布。笔就代表着你所领悟的天地创造的力量,而这张画布,就是世界本身。但是,当人领悟到天地创造的力量的时候,往往这张画布中已经充斥着太多的颜色,而人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这张画布中所“决定”的东西忘记。

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是,你得到一张空白的画布,就像是慧可大师那样。但那不是一时间就能做到的。做为我来说,也还做不到那一步。但是,基本的理想是不变的——你需要从束缚你的意识形态中解放出来。

一个人生来是自由的。但是,随着自己的成长,增加了多少束缚?而这些束缚其实统统都是不必要的。

诚然,所谓的“不必要”,指的是对于你个人而言。但是这些束缚,做为一种社会的工具,它是十分的高效的。我举两个例子:

第一,家庭及与其关联的道德规范。这个系统可以说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是如此地高效,在几千年的文化进步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即便是在这个时代,仍然十分高效,在短时间内也不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听到这里,你也许会这样问,听你这个口气,难倒家庭这个概念在之后的时代会消失吗?没错,是这样的,也许我活不到那一天,但我对这个事情是确信的。

在许多人眼中,家庭关系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在我眼中看来,这只是人们创造出来的一个十分高效的工具,在人们需要它的时候,它会存在,而在人们不需要它的时候,它将会退出历史舞台。现在的历史已经拥有了这种趋势,尽管许多人感慨现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认为人们丧失了许多“宝贵”的家庭观念,但是,这只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而已。

如果回顾历史,你就会发现,家庭并不是天生就存在的。在很长一段时间,以社群方式生活的人们,并没有现在这样的家庭观念,社群中的女子是大家的老婆,谁都可以与其作爱,她生下来的孩子也是社群的孩子,大家负责抚养。这个系统同样也运作得很好,所以人类得以延续至今。但随着社会中剩余财富的增多,私有制的形成,这个系统不在适应社会了,家庭取而代之。在私有制的体系下,家庭无疑是最成功的系统。每个时代都拥有不同的道德准则,在出现法律之后,更加有法律来保护这个系统的高效运行。

但是,它不会永远地适应这个社会——除非这个社会永远保持在现在这种状态。社会会进化到更高的形式,家庭在那个时代,就是不需要了的。

你也许会觉得从社会中废除家庭这个概念是如此地超前与离经叛道。先不说离经叛道,超前?你知道吗,早在清朝的时候,康有为提出他的大同世界的时候,其中就论到要废除家庭的概念,你OUT了一百多年了。

当然,在社会中把家庭的概念抹去,现在还并不是时候。但是,现在的人受家庭的束缚太深,在这个基础上,减少束缚是可能的。

对于我来说,抹去家庭的束缚是我的天地创造的一部分。以前的我,还没有这么大胆,但是,现在我能够创造不受社会传统束缚的观念,对于我现在的家庭,我是这样看的:

现在我的家庭关系,并没有任何变化。我的父亲,母亲,哥哥等这些原来家庭中的关系并没有发生变化,也不需要发生变化。但是,我们之间的联系不再是由“家庭”这个关系来束缚,也不是用“血缘”来束缚,我们之间的联系是通过“爱”联系的。假如——虽然这不可能——哪天我发现我的父亲母亲不是我的新生父母,我的家庭关系不会有任何改变。

许多传统的家庭观念不会对我有束缚。比如说,古人有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是,我找不找对象,我找什么样的对象,不会受家庭的束缚,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其它家庭观念中,比如说——你做为孩子应该怎么怎么样,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我不屑一顾,没有道理受这些东西束缚。我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唯一的联系就是爱,我们之间是互相平等的存在。

在探求自由的路上,你需要认清楚一些最关键的东西,一但你决定了什么,你就被这个东西“束缚”了,但是,你之所以拥有自由,是因为这个“束缚”是你自己愿意的。有那样一句名言:“离开土地,对树来说不是一种解放。”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从房子里出来,别人不让你出来,就是剥夺你的自由。你如果不想从房子里面出来,别人非要让你出来,也是剥夺你的自由。你是不是自由,跟你在房子里外没有关系,跟你想在哪儿才有关系。

如果返回到家庭的话题。家庭是一个好东西。束缚人的,其实不是“家庭”这个概念本身。因为“家庭”这个概念是可以由人自己定义的。假如有一天,这个社会不再需要“家庭”这个元素了,家庭从社会上消失了。人们仍然可以建立起自己的“家庭”,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结构,但这个结构的定义应该是源自于自己,而并且社会与历史强加的。

就比如说这一点,父母抚养自己孩子。在现在的社会中,这个被定义为天经地义,必须的,强制的,并且有法律保护。当然,家庭做为一种“社会工具”来说,这个定义无可厚非,也是维持社会稳定与高效的所必须的。然而,如果人的心里面也是这样想的,那就糟糕了。

上次在新闻上看到有这么一个事情,某男的家庭被邀请到一个土豪的结婚典礼上,他当场目睹丈母娘送几百万的豪车。因为这个刺激,他长年累积的幽怨爆发了,暴出一句热点言论:“没有一百万生我干吗?”

这就是社会定义的“理所当然”演化到极致的表现。孩子认为父母养育自己是理所当然的,为自己的人生提供许多许多便利也是理所当然的,是应该的。是吗?我就不这么认为。在我的心里,父母与孩子是对等的,所以父母照顾孩子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更说不上为人生提供各种便利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理念不是我现在领悟了“天地创造”才生成的。在我很小的时候变是如此。我15岁的时候,父亲生意失败,我们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土地。后来我在网吧打工(那时候我工资还比老爸高,他有时在我这里拿些钱),有一天我和父亲见面谈心的时候,我谈到自己的理想,想要实现的事情,他突然间哭了起来,说对不起我,没有给我提供好的环境。

我对于这个场面印象很深,我印象很深的原因是,我当时心里面没有一丝波纹,我看着眼前的父亲痛哭,但是,我心里面没有涌起任何情感,我只是在想:这个人到底在哭什么呢?

那时候我得到一个结论,我是一个冷酷的人。后来我成长了,能够更好地分析自己的时候,才明白这个场景的由来。

我从小就被教育要成为一个有独立意识的人。我也愿意成为一个有独立意识的人。什么是独立意识?当然这个包括很多方面,但是,在长期的思考中,我至少肯定了一点——“If you want something done, do yourself(你想要实现什么,就自己动手!)”也就是典型的美国风格(America Way)。很明显,在这个结论的推导下,自己想要干什么,还要依靠父母,这根本不叫有独立精神。

所以,当那时候父亲说对不起我的时候,我完全没有在自己心里面把这想法挂起勾来,我自己的人生是我自己的事情,父母、老师,任何其它人都不需要对我的人生负责,我的人生的负责人只有一个,就是我自己。你没什么要对不起我的。

那时候的我,虽然拥有独立意识,但是,我的思想还没有达到现在这个境界,我仍然认为父母抚养我是理所应该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对父母的爱并不像现在这样浓。

直到有一天,我的思想变化了,在我的心中,父母抚养我不再是“应该”的了。既然不是“应该”的,那么他们抚养我的行为到底算是什么呢?我得到了唯一的一个解释:爱。

啊,原来如此,为什么这么些年来我都没有发现呢。如果你给人5块钱,你得到一个面包,隐藏在这个行为背后的东西叫供需。如果别人仅仅给你面包,隐藏在这个行为背后的东西叫做爱。

从那之后,我对父母的感觉完全变了。我感觉爱充满了自己的人生。虽然那个时候我没有像现在这样领悟“天地创造”的力量,但是,这个力量是人天生的力量,每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就会使用。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力量的伟大——随着人的一念之差,整个世界为之改变。

这就是我的“天地创造”,我的世界的“实相”。

在你使用“天地创造”力量的时候,第一件能做,也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把你从社会与文明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我说的解脱,并不是说否定一切,因为文明的许多沉淀是对的,就算是你自己去思考,最终也会得到同样的结论。但是,一个人应该拥有不受这些东西限制的力量,拥有斩断束缚的勇气。

在你使用“天地创造”力量的时候,唯一的限制是你的想象力。

只有如此,你才能够得到人类梦寐以求的幸福之一:自由!真正的自由!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