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喜欢上一个人,绝对不是一件坏事。”——毛利兰《名侦探柯南》

 

这里的情爱单指男女之间的情爱。

情爱,另一个束缚人数千年来的东西。佛家对于这种束缚的观点是放弃,有点类似于“这里有一个保证你不会赌输的妙法,就是别去赌。”当然,有些世俗的人也得出相同的结论,比如说,伟大的拿破仑就这样说:“在爱情的战场上,唯一获胜的秘诀就是逃跑。”

这些人是对的,但是,他们没有把最关键的地方解释清楚,以至于人们根本搞不清楚他们到底要说什么。

情爱做为人的一种欲望,这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真正束缚人的,是人们给予情爱的“定义”。历史上无数的文人墨客,世俗之人都通过自己的语言和行动来给情爱下了各样的“定义”。

情爱困扰了许多伟大的哲人与文学家,每个人都想搞明白情爱到底是什么,但是每个人都以失败告终,没有人能够得出让其它人也认同的结论——不说所有人,哪怕是大部分人也不行。

他们的失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情爱的定义原本就应该属于自由的。

正是因为对于情爱的这些“定义”,人们才为其所困,为其所苦。让我们回到篇初的那一句话,如果再添上一笔,那个这理念就完美了。

“喜欢上一个人,绝对不是一件坏事。不能喜欢上一个人,这才会导致悲剧。”

请仔细地想想这句话。如果说我接下来要对爱情做一系列证明,这就是那两条公理——这两条是不证自明的。相信你如果单单看这两句话,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这里要说明一点,不能喜欢上一个人——这个不能同时包括了内发的外来的限制。也就是说,你自己不能喜欢上一个人(爱无能?),和世界不允许你喜欢上一个人是同样的。

我将从内在与外在两个方面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先从内在说起。

内在其中重要的一个束缚就是“爱情的忠贞”。在所有歌颂爱情理念里面,这个是被歌颂的最多的。忠贞的爱情才是对的,不贞的爱情是有问题的。忠贞的爱情,喜欢上一个人——这个符合第一条公理,没问题。但是,忠贞的第二个要求就有问题了——不能喜欢上其它人。这违反了第二条公理,悲剧从这里就开始了。

让我们来分析爱情的常见几种模式。设A,B为双方。

情况1:A喜欢B,只喜欢B。B喜欢A,只喜欢A。

没问题,这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爱情关系。根据我前面的自由定义,虽然一个人可以去喜欢2个人,但如果他只喜欢1个人,强迫他去喜欢两个人,这是剥夺自由。愿意只喜欢一个人,没问题。

情况2:A喜欢B,只喜欢B。B不喜欢A。

这是典型的求之不得的局面。悲剧的开始。A将陷入痛苦之中,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世人对这个局面有一个明显的误解,那就是因为之所以A陷入痛苦,是因为B不喜欢A造成的,如果站在A的视点,他会觉得自己之所以痛苦,是因为B没有回应他造成的。

但是,A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他违反了第二条公理。因为他不能喜欢上其它人了——失去了喜欢上其它人的能力,造成了他的痛苦。古人对如何从这个状态下解脱出来,有一句经典的话: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苦痛不苦痛,能不能苦痛中解放出来,其实都与他人无关。

情况3:A喜欢B,只喜欢B。B喜欢A,还喜欢C。

这是典型的劈腿状态,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问题:小三问题。在这个局面下,A和B都陷入痛苦。只是,他们痛苦的“类型”是不同的。

A的痛苦源自于忠贞的定义。自己只喜欢B,但B不是只喜欢自己。他的痛苦当然源自于双方不平等的挫败感,但更多是对于忠贞的“定义”。也即是社会给B的不能劈腿的定义。

B的痛苦自然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社会的压力,因为社会对忠贞拥有定义,他只能喜欢一个人。另外一个方面来源于A与B的选择压力,因为根据社会对忠贞的定义,A和C都要求B做出唯一的选择。

但是,这种痛苦,如果没有社会给的定义,或是社会给了另外一种定义,局面就会完全不同。

许多人认为,社会的定义不会变化成那个样子,不会定义支持不贞。是吗?社会不仅在原来拥有支持不贞的定义,现在仍然有支持不贞的定义,将来还会继续发展。不是吗?中国古代就是公然支持一夫多妻的,现在阿拉伯世界的许多国家也是支持一夫多妻的,就算是在一夫一妻制的美国,最近也出现一夫多妻的例子——布朗家族在长年的诉讼中,终于成功地打赢了官司,成为了美国第一个法律认可的一夫多妻家庭。还有其它的一夫多妻家庭,虽然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但在他们的精神领域,这种对传统来说“不贞”的形式是得到认可的(美国一夫多妻是长期以来就存在的,很多执法当局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关于这一点,你可以去阅读更多关于美国一夫多妻的资料)。

听到这里,大家也许会问。难不成你是公然支持出轨行为的?没错,我就是。不过别误会,因为说到一夫多妻,小三这类词,想到的是男人的花心,但是我对于男女之间的出轨没有任何偏见,一妻多夫同样也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这个想法做为一个激进的想法,暂时不需要道德的支持,也不需要法律的支持。如同前面所说,这个社会由“家庭”这个工具维持着,而忠贞是维持家庭的重要工具。家庭与忠贞观念都不可能一瞬间从这个社会上消失。

但是,如果你为此束缚而痛苦,则完全是不必要的。要勇于站起来,打破这种传统。你不是大逆不道,也不是思想“坏”,只是站在了时代的前沿而已。

现在的忠贞观念总有一天会被打破。因为归根结底,它是反人性的。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只喜欢一个人,这没有问题,因为这是他的自由。但是限制一个人只能喜欢一个人,那就有问题了。这不仅是反人性,而且反自然的。

关于忠贞的起源,人们一度想在自然界中求证,然而,科学家们得出正好相反的结论。自然界之中有许多忠贞的榜样,这些动物穷其一生都只有一对,也有许多不忠的榜样,它们的关系就仅限于“一夜情”。科学家们试图找出这其中之间的区别,以证明什么样的动物才拥有“忠贞”的“天性”,从而证明人类是不是其中的一员。

然而,他们找到的答案却不是人们期望中的答案。通过大量的观察,科学家们找到了忠贞的动物和不忠贞的动物之间的区别——后代的抚养方式。这一点在鸟类中体现十分明显。因为许多鸟类如果要抚养后代成人,无法单人完成任务,必须夫妻双方协同合作。当然,不只是鸟类,凡所谓这类情况,动物夫妻之间会体现出难以想象的忠贞。然而,一但抚养可以由单亲完成,在这类运动身上就不存在忠贞了。

说个题外话,通常,动物界的单亲家庭都是由母亲承担责任——这个是我成为女权主义者的信念之一,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忘记告诉你了吗?上面那个结论让动物界的雄性处于一个颇为奇怪的状态:雄性基本上是不管事的,也就是说不负责任。但是,一但要求他负责任的时候,他却能毅然地肩负起责任。

回到人类的忠贞问题,自然界告诉了我们一个答案,没有什么忠贞的天性,一切都是以“性能”来考虑的。这个结论同样也适合人类社会。忠贞是维持家庭的一种重要理念,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思想工具”。而并非人类的天生。

观察现在这个社会,你就会发现打压根本无法阻止不贞的发生,因为人类天生就是这样设计出来的。

做为我个人来说,我是喜欢忠贞的,而且我也打算这么做。你会问,这不是跟你所说的东西相反吗?说一套做一套?但我觉得这个不矛盾,就比如说,我是支持同性恋的,我完全理解这种关系。但这和我自己是不是同性恋是两回事。

我之所以把忠贞当成我的人生信条,是因为我的确被文化“束缚”到了。因为我从小看的小说,崇拜的英雄,都是忠贞不渝的,无论这忠贞的目标是恋人还是自己的君主。我觉得这些人相当COOL,我希望成为这样的人。这种人才符合我成为一个英雄的构想。

但我对我的对象没有这个要求。他可以出轨没有问题,因为这是人的天性,我不会对这个有什么意见。你也许会问,怎么你的想法这么奇怪。因为这就是我!

这个想法矛盾吗?这完全不矛盾。

耶稣说:“如果你想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应该怎样对待别人。”这是一句至理名言,但许多人把这句话误解了。在他们脑中这句话是:“如果你怎么对待了别人,别人就应该怎么对待你。”如果双方的对待不对等,他们就会PISS OFF.。耶稣可是从来没有这样说的。请仔细想下这两句话之间的决定性差别吧,很可惜世人通常认可的是后者。

换下另外一个话题吧,虽然我还没有不贞过,但是我可以举另外一个例子:手淫。

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在某个时候发现自己具备这个功能。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手淫被认为是一种不健康的行为,反人类,反社会。就算在思想开放的美国,一代人之前,手淫还被医学界认为是一种疾病。有医生甚至这样说:“在世界上,被自慰这种恶习害死的人,要多过死于历次战争的人,多过死于各种瘟疫的人。”(1860年一名法国医生)。

然而,随着历史的发展,手淫渐渐拥有了正确的认识。这不仅不是一个不健康的行为,相反,禁止手淫才会导致各种不健康的状态。这是一个漫长而充满斗争的过程,即便现在,对手淫仍然有不少的误解。比如说,认为结婚的人就不应该手淫了,有性对象的人如果再手淫,会有一种背叛的罪恶感。其实,这完全是不必要的,在研究性学的科学家们已经得到了结论:如果你使用正确,手淫这种形式在带来快感和享受的方面是要超越性爱的。因为这是一种“特化”的行为。当然,在维系感情等方面,性爱拥有不可代替的长处。

当然,很多人十分难以接受这种观点。因为人们给了男女之间的爱很多美好的“定义”。这些东西还比不上“黄金右手”?这个话题留到另外一个地方争论吧,但科学就是科学。关于手淫的历史,推荐看一本书《手淫:一种巨大恐惧的历史》。

我要说的是小时候的事情,父母告诉我手淫是有问题的,不健康的,是可耻的。当然,做为当时的我,不像现在这样能够自由地获取知识,所以只有接受了他们的观点,手淫就成为了我在青少年时期的一个巨大阴影,我努力想克制它,但是只能克制一段时间,每次手淫后,我心中就会有巨大的挫败感和罪恶感。这个经历就不断地在我的青少年时期循环,直到我后来能够读到更先进的书籍,认清了手淫的面貌,才知道这是一种健康的行为。禁止它才会出事。

对于情爱来说,限制人去爱的行为,与这个是一样的。不是吗?那些出轨的人,就算是背负着巨大的罪恶感,仍然要去出轨,承认吧,人天生就不是设计出来只爱一个人,反而我觉得,能够去爱许多人,才是好的。

情况4:A喜欢B,还喜欢其它人。B喜欢A,还喜欢其它人。

这个是我理想当中的爱情模式。

这种情况看上去十分混乱。许多人会说,这可能实现吗?我想要告诉大家,不仅它可以实现,而且已经在这个社会中运作得非常好了。只是,人们给了这种关系一个另外的词语:友(ji)情(qing)。

让我来提一个问题吧:友情与爱情之间的到底有什么区别?

我相信在很多人心中,会觉得这两者肯定是不同的东西,但是,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了。

首先,我们把那些“事业伙伴”,“网友”什么杂七杂八混在友情之中的去掉,把友情恢复到它原本的定义之中。然而,你就会得到一个结论:

友情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就是双方是否能发生性关系。

或许这不是100%准确,但已经表述了最重要的东西,承认吧!

如果是在以前,也许还会加上“爱情是异性之间才能……”,但是,在这个时代,性别已经不是问题,英国在几周前才通过了同性恋婚姻的法案,连法律都支持同性恋结婚了。

友情这个关系系统,毫无疑问在这个社会上运作得十分成功。所以,如果爱情如果要实现友情一样的模式,其实只需要性观念继续发展开放之后,自然就水到渠成了。爱情与友情的发源其实根本上的区别,人们虽然给了它们许多不同的定义,但在人的内心中,这两者的起源与动力完全是一致的,所以友情很容易就变成了爱情,所需要的,只是“天地创造”中的“确认”的力量。

现在在许多思想开放的人群中,多对多的性关系已经存在了。当然,社会把这个称为“滥交”,认为是一种不健康的东西。但这些人只是走在了时代的前沿,打压这种现象与打压手淫一样,无法阻止时代的潮流,注定会失败的。而且,我有生之年还希望能看到这一天的到来,我现在在这里写下这段话,要证明我的对错,请50年后再来!

最后,我用一个故事做为这一段论的结束。请记住这一点,爱情是什么,这是你自己决定的,不需要遵守世界的“定义”,不需要在乎他人(这个他人也包括你的对象在内)所说的“什么什么才是爱他/她”。你的爱是一种纯粹的力量。

故事是关于亚瑟王的。你如果看明白我所说的,就明白这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是怎么来的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定义”的牺牲品——本来每个人都有选择幸福的机会。

亚瑟王取了当世貌美无双的女子桂尼薇儿为妻。她的美貌据说与海伦是一个级别的(事实上同样也导致了国家的灭亡,所以此言不虚),没有人见到她不动心。大贤者梅林在亚瑟王取妻的时候就说,这个女人是个祸水,将会给你带来无穷的灾难,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

看吧,大贤者就是大贤者,明白吊死在一棵树上不会有好下场的道理,也明白解决的方案就是要放得下。

但亚瑟王没有听他的,后来有一天,他发现了皇后与他的第一骑士兰斯洛特的私情。亚瑟王对两个人的“私情”没有办法。因为桂尼薇尔和兰斯洛特之间没有发生性关系,看样子也不准备发生性关系,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只能归在“友情”里面,不能算“奸情”。根据当时的道德规范(现代也没变化),你是无权指责你的配偶发展“友情”的。

看吧,这就是我上面说的定义。

但是亚瑟王当然十分不爽。他不能公开给兰斯洛特罪行,于是在一次两个人幽会的时候,他派出12名骑士去暗杀兰斯洛特,但是却被兰斯洛特尽数杀死。兰斯洛特无奈逃跑,而桂尼薇尔则被亚瑟王处以火刑。

兰斯洛特与其兄弟们劫法场将桂尼薇尔救出,两个人逃往法兰西。虽然其后经过教皇的调解,迫于骑士的荣誉,兰斯洛特交还了桂妮维亚,但故事并未到此结束。另一位圆桌骑士高汶——同时也是亚瑟王的侄子——他的兄弟在阻止兰斯洛特劫走桂妮维亚时被兰斯洛特所杀。亚瑟王本来就对王后被拐的耻辱耿耿于怀,加之高汶怂恿,终于决定亲征法兰西。就是这次征讨兰斯洛特给了莫德雷德篡位的良机。

卡姆兰一役之后,格尼薇儿终于意识到是自己的存在给国家带来灾厄,於是做了修女。之后兰斯洛特从法兰西返回不列颠,希望能与格尼薇儿再续前缘。面对兰斯洛特格尼薇儿三次哭到晕倒,但最终没有答应兰斯洛特的请求。兰斯洛特未能得到爱人,万念俱灰也作了修士。

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天晚上,兰斯洛特看到幻象,有人要他去看王后。找到王后隐修的那个修道院以后,人们告诉他说,王后已经在半小时前去世了,人们还把她的尸体抬到他跟前看。之后,兰斯洛特不吃不喝,病得越来越重。最后,他瘦得只剩皮包骨,就死掉了。

但是,兰斯洛特和桂妮维亚给放进了同一口棺材,并且抬到了兰斯洛特的乔伊阿斯加德城堡,所有活着的骑士们,他们过去一心想着要毁灭这两个人,现在却赶来吊唁,表示自己的尊敬,因为他们补偿了自己的罪过,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他们对彼此和对国王深厚的爱。这样,三个人活在世上的时候没有得到原谅,但都在死后得到了骑士们的谅解。

这个故事负能量太多了,让我用一个笑话来结束吧:

一天早上,亚瑟王很郁闷地对梅林说:“我昨天晚上听到皇后说梦话,他在叫兰斯洛特的名字。”梅林回答道:“这说明你睡了别人的女人,还有什么不满的?”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