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孙中山临终之遗嘱

 

虽然“天地创造”拥有让你抹去限制的力量,但是,这种否认还并不算是“天地创造”的主要力量。得到你的“白纸”之后,真正的创造才开始。而人不可能从0创造所有的一切,就如同牛顿所说的,“我们站在巨人的肩上”。

许多人对于这个社会有很多的不满,从自己的人生开始,直到整个世界的状态。抱怨似乎已经成为了日常的行为。但是,如果你真正去了解历史,了解“How we get there.(我们怎么走到现在这一步)”,真正去体会你“习以为常”的东西是多少代人经过多少努力才得到的,你心中的抱怨就会转化为另外一个心情——感谢。

感谢,做为爱的一种,是每个人应该放在第一的感情。

如果说我这一年来感情上有什么变化最大的话,就是感谢。这种能量这一年之中在我的心中猛烈地充填着。

感恩的心,在现代的社会中越来越难得到了。这当然不是因为什么人类的素质降低了之类,相反,是整个社会产能提高了的表现——当然,也是社会信息攻势的副产品。

在以前往的时代,社会的产能低下,供给总是不足的,所以那时候流行的信念是教导人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然而,现在这个时代是“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时代。当然,出于道德的限制,没有人会说鼓励大家浪费,但这些人用另外一种巧妙的办法来对你洗脑——创造需求。

这具体是怎么回事呢?就比如说,卖钻戒的人,就会宣扬这样一种理念,一个婚姻没有钻戒就是不美满的,两个人结婚,连个钻石戒指都不送,这简直就是没有诚意。而正因为这个东西代价大,能够一瞬间表示出“诚意”,所以各种小说中的“决定性”场景中会使用到送钻戒的场面,这又促进了钻石的浪漫度,毕竟,在小说中送出再贵的钻戒都是不需要花钱的。诸如此类,社会就为现代人创造出了一种对钻戒的需求,这种需求就是通过证明你的“残缺”而形成的。

其它各类产品都同样时如此,前不久我在和老爸谈论的时候,他感叹到,没有房子就不是人。当我他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他直觉地回应道:那书和报纸上就是这么说的。

卖车子的人会告诉你,没有车子就不能算一个成功的人。卖化妆品的人就告诉你,人天生就是残缺的,必须要靠化妆品来装饰。卖保健品的人会告诉你,人的饮食根本不能维持健康的需要,你必须要使用保健品才能达到健康体……

总而言之,这些社会攻势都如出一撤——他们宣扬一种理念,你的人生就是残缺的,缺少这个缺少那个,他们的产品就能够满足这种残缺。

我无意讨论这种宣扬方式的对错,做为商业活动,创造需求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一个人拥有消费力,那么消费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让这个社会以更高效的形式动作,这没有问题。就比如说,我有钱买钻戒,所以我结婚的时候买一个,大家都HAPPY了,生产和消费是促进社会进步的,这没有问题。

问题就在于,这种社会的信息攻势,做为一种精神武器,它分类于“大规模无差别杀伤性武器”。不像是狙击枪,只有被瞄准的人才会中枪,它像是原子弹或是生化武器,一但投放下去,整个社会的人都会受影响。

受影响的,不只是那些拥有消费能力的,还有那些没消费能力的人,和那些差那么一点点消费能力的人。就比如说,现在许多人都是咬着牙为自己的女友买一只好的钻戒。不仅如此,这个社会还发明了另外两项强大的金融工具——信用卡透支和分期付款。你现在没消费力?没关系,我来帮你付款,你在之后的日子变成我的奴隶为我工作就行。

这是现代社会下的奴隶制度。这并不是夸张,除了它不是永久性的之外,其它方面与古代的奴隶制度没有太大的区别。而且是受法律保护的。

许多人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身上,希望政府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比如说房市,许多人希望政府能够来满足自己的需求。遗憾的是,这种事情永远不可能发生,政府会“调控”,但是,它绝不会像人们希望地那样运作。你认为这是政府出于私利,或是贪官污吏造成的,不,这些人只是在这个潮流中中饱私囊,就算没有这些负面的东西,结局仍然不会改变。为什么?听完下面这个故事,你就明白了。

故事当然是真实的。中国古代春秋战国时期,当越王勾贱结束他的囚禁生涯,从吴国回来之后,他决定使越国振作起来。他减轻了大家的赋税,自己也亲自下地种田,希望激励大家,使国家变得更强大起来。但是收效却甚微。越王勾践不得其解。但是他的谋士范蠡对他说,这种做法是错误的,你应该提高赋税。因为你如果想要国家富强,必须将人民推到一种需要努力才能生活的境地,但是又不能让他们过于受苦。于是勾践采用了范蠡的策略,果然国家迅速地强大起来。

现在这个社会也是一样的。你想要房子?那么,拼死努力吧。一个国家必须要拥有这“需求”来激发人民的潜力,这件东西,就算不是房子,也会是其它的东西。如果历史再返回20年,那时候哪有现在这样感觉房子的“欠缺”?但那时候有“先进”的三大件。

所以,你永远别期望国家会把这类需求降低到你不需要拼死努力就能获得的地步,当然,当新的需求出现之后,原来的需求的确是可以举手可得的。就比如说,现在谁家里买不起电视机?20年之后,房子也许会变成举手可得的东西。

好了,让我们回到感谢的话题。为什么现在这个社会缺少感谢?因为太多的这些东西让一个人觉得自己残缺了。尤其是当这个社会上有“拥有的人”和“没拥有的人”之间形成对比的时候,这种残缺的感觉会更强烈,以至于这些人不仅没有感谢的心情,反而认为其它人都是“欠”他的,父母亲是欠他的,这个社会也是欠它的。这种残缺对人的影响以至于上面那句豪言的诞生:“没有一百万生我出来干什么?”

关于对于家庭的感谢,我在上面已经说了。我从来没有认为父母抚养自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事情,一个人自出生于世,唯一的负责人就是自己了。所以,这些年来父母的抚养对于我来说是无尽的恩赐,我没有任何抱怨的资格,也没有任何地方需要抱怨的。我也会尽我的可能回报他们。

接下来,说社会的问题。和对父母的要求一样,许多人对社会也报有一种这样的态度,社会“理所当然”地应该提供给他们什么什么东西。比如说,受教育的机会,舒适的住宅,公平的司法环境……等等等等……

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随着我每阅读一份历史,我就越不这么想了。因为每读一份历史,我就了解现在大家认为“理所当然”有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前辈们梦寐以求的东西。是的,现在大家认为“理所当然”有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前辈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重要的事情要说两遍。

梦寐以求这个词一点也不过份。这些东西不仅仅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而且是我们的前辈们用自己的努力——有时候献出他们的生命所换来的。要改变传统的思想,要改变社会的格局,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泰戈尔说得好: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幸福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

当然,这种基于对于历史的了解才拥有的情感,只有你自己去从历史中体会,尤其是细化到每一个人。你知道中国从周总来总理开始,历代的总理经过了多少的努力,我们才有今天吗?

这些只有自己去感受,我无论用什么言语来表达都是空洞无力的。我要说的是,这个社会并没有欠任何人任何东西。相反,我们从这个社会得到的恩赐实在太多了。

你也许会觉得我可能是属于“拥有的人”那一群人,所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事实是,我没车也没房,连屌丝的标准都达不到。

我的父亲对我的评价是我的起点太低了,太容易满足了。从结果上来说,也许是如此。但是从根源上来说,却不是如此。之所以我这样满足,是因为我理解了我所享受的一切的“真正价值”。

如果你吃几百美元的鱼子酱,你会明显觉得很享受。但是,盐、糖,这两样东西呢?再也没有比这两样东西习以为常了,当你享受他的时候,你可知道,这是自然界最珍贵的恩赐吗?

古代的时候,连皇帝老子到了夏天也会很难受,必须到“避暑山庄”才舒服一点。而现在,几千元的代价,遥控器一按,你马上就享受比避暑山庄更舒适的空间。顺便说下,我从小到大,住的地方都没装过空调,将来也不打算装,当然,50岁年纪大了之后另外考虑。

随着社会的发展,虽然许多东西的“价格”下降了,但是,“价值”是不会随着“价格”而变化的——至少大部分东西是如此。

《国富论》中如此定义:财富,就是用一个人能够享受社会的必须品和奢侈品的价值来衡量的。

为什么要用“价值”而不是用“价格”?就比如说,A拥有100平米的房子,花100万买的。B拥有一间同样的房子,50万买的。我们会说,B享受的财富是A的一半吗?当然不会。

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如果你有一亿财富,再多一百万财富对你有多少影响?你会支付巨大的代价,拼死拼活地去获得那一百万吗?当然不会。

我父亲认为我很容易满足,是觉得我可能获得了一万或是十万就满足了,他觉得要有一百万满足才算是有追求。但是他从根本上就错了,我之所以满足,是因为我认识到,我享受的社会必须品和奢侈品真正的“价值”,一百万?一千万?一亿?我说不上“价格”,但是我明白我多么有财富。

这个社会永远会告诉你,你是残缺的。国家和政府也永远要通过需求才能激发你的动力。所以,唯一能够让你从这个恶性循环中脱离出来的,就是“天地创造”的力量。也有人称之为正能量。你要相信,你生来不是残缺的,在你身边,已经拥有了数不尽的财富,你首先要做的,不是去追求你“残缺”的东西,而是领悟你所拥有的恩赐的“价值”。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