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我读了大学,了解到现在社会上这么多潜规则,不公平的地方,我感觉丧失奋斗的动力了。我应该怎么办?”——一个百度知道的提问

“你爷爷爸爸不努力,你现在来问这个问题,你如果不发奋努力,你的儿子孙子还会来问这个问题。”——网友最赞回答

 

公平,一个永恒的话题,人类执着的追求。之所以“感激”这种感情没有充填在人们的心中,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因为人们觉得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是的,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我在没有领悟“天地创造”的原理时,这也是我认为世界没有按照人们的“希望”实现的原因。咋一看,世界上的人似乎都在追求公平,希望公平,那为什么世界变成了一个不公平的世界呢?那是因为,实际上每一个人都在追求不公平,希望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只是,人们的思想把这个追求巧妙的伪装成了追求公平,最终连自己都被骗了。

我在游戏设计的生涯中,对于公平这个东西思考了许多,我乐意介绍这一段有意思的经历。其中有些道理,是我很久之后才想通的。关于这段经历,我在28岁周年纪念文中也有思考,今年,我对于其中的思考更进了一步。

什么是公平?比如说,大家同样在一个学院里面学习,有人付出的时间多,有些人付出的时间少,导致了大家的学习成绩不一样,最终也导致大家在学校里面的待遇不一样。我觉得这是一种公平,因为差距的产生来源于大家努力的不同。多劳者多得,天经地义。

这个理念是社会的一般论,大家都支持的。在我最初设计游戏的时候,我对于公平所抱有的理念就是这种。

我所设计的游戏《古今东西》从头衔上说,是战略RPG,本质上说,是属于数值游戏一类。有各种其它的游戏,比如说动作游戏类,DOTA,英雄联盟,以操作为卖点,卡牌游戏,以收集和战斗时的策略组合为卖点。

在数值游戏中,大家游戏的乐趣在于累积的过程,在战斗时,操作占的比重少,“实力”占的比重多。所以,如何取得实力,取得实力的途径是否“公平”,是游戏设计中的一个重要课题。

在我的游戏设计的初期,游戏行业充斥着圈钱的游戏,游戏玩家中的舆论对这类游戏的批评也毫不留情,认为这些游戏为了追逐经济的利益,出卖了游戏的公平性。游戏不应该用金钱这种“外来的因素”来影响游戏里面的公平。

我那时在GameRes跟人进行了一场大的争论——与其说是争论,不如说是围攻,一个已经很有成就的游戏策划来谈他自己的心得,当谈到收费与公平这一块的时候,受到群起而攻之。那时候,我从其它人一样,抱定了自己的信念是正确的。但那时候他的理念就是同我现在转变后的理念是一样的。

他对我和其它人的方式有些不同。因为我是在反对他的那一群人中,唯一有能力有权力去实践自己理念的人。其它的策划要么就是没入行的新人,要么就是公司的职员,受制于上层,不能凭自己一己之见对游戏收费体制修改。他那时候对我说,我不同意你的观念,但是我支持你这种自己去实践理念的行为。

其实,他那时候应该再加上一句:你到了那一天,自己就会明白的。谁对谁错,我们走着瞧。

所以,每当游戏里面有人攻击我的理念的时候,我就会想想当时的情况,我就知道没有自己血与泪的实践,跟这些人说什么也没用。

我在当时,对于游戏中收费的看法就像是马克恩对于资本主义的看法,认为这是万恶之源。所以,一但游戏从收费体制中解放出来之后,就能实现公平的环境。后来,我自己做出了游戏,并且在游戏中实践了我的理念。我才认识到,这个理念大错得错,错得离谱。

最初我的游戏基本是没有收费的。玩家也没有针对收费对我有批评意见。但是,对于游戏公平就不是这样了。最初玩家批评我的游戏是“人品游戏”。因为玩家之间的差距是通过游戏中财富(指道具,装备这些东西)的随机掉落而产生的。当然,因为概率的存在,有些人很快就搞到了好装备,随之又能打更好的地方,而有些人运气差点,进度就要慢。

那好吧,我又修改了游戏的体制,这次增加了勤奋所能占的比例。游戏中的财富,只要你在游戏中玩的时间长,就自然能够获得了。我想,这下玩家不会说我游戏公平性有问题了吧。然而,玩家骂的声音仍然没有停止,只是从骂我是“人品游戏”变成了骂我“拼在线”。

这些人骂我游戏不公平的程度,和骂其它圈钱的游戏是一样的。我当时十分困惑,也十分痛苦,我在想,我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为什么还像其它圈钱的游戏一样被人骂?

那段时期我是最苦痛和困惑的时期,因为我的理念并没有给我带来我想要的东西——让大家认为这是一个公平的游戏环境,并且我还不知道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一瞬间找到的,包括我在引入收费体系之时,仍然没有思考清楚。我当时引入收费体系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许多玩家都告诉我,就等着我收费,如果再不收费就要离开游戏了。

我最初引入收费体系的时候,收费体系还属于全月卡制那种,而不是道具收费(现在是基本月卡制与道具收费混合型)。付费的玩家最多买几个神迹,提供一些优势。那时候我当然根本不指望这能够赚到钱。然而,一但收费制度出现,玩家就开始骂了,骂我放弃了自己的理念,骂我开始圈钱了。

那时候我收费赚的钱连生活费也不够。我在游戏里面搞的第一次活动(之后,我平均2个月搞一次活动),赚的钱是900多块,那时候游戏里面的人还算是有那么多的。

然而,我的游戏被骂的程度和其它游戏是一样的,仿佛我就是一个罪犯。

其它的游戏是基于什么目的来收费的,我只能猜测。所以,我在以前批评其它游戏的时候,可以说他们是为了圈钱。可是,今天局面变了,我自己是出于什么理念,我自己对于游戏的控制,包括我自己赚了多少钱我都了如指掌。为什么我都做到了这一步,还要被人这样来骂?

这段经历给了我一个从另外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机会。我那时候想,到底游戏被人骂圈钱,是游戏本身的问题,还是这些玩家自身的意识形态的问题?

这个答案,我在不久之后就找到了。

在开启收费体系之后,做为付费的玩家一方,希望更多的东西可以买。但我没有提供这些东西。我知道,我如果提供这些,当然能赚更多钱。然而,另外一方面,我仍然受到非付费玩家的谩骂。有新进的玩家,也有旧的玩家。

直到有一次争论中,我的忍耐线终于断了。那次有个玩家在争论时,指责我的目的是圈钱,但一方面又说“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你要生活”,他的观点是这样收费是不应该的,我应该去打工来满足自己的生活需要。

如果用一句来形容我当时的心理,就是“气到吐血”。我牺牲了许多东西,我开发游戏,到运营,这三年多来,想吃什么东西也不敢买,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人在游戏中,觉得自己身处一个公平的环境中吗?我吃的这些苦,不就是为了你们这些人吗?现在你们不仅没有感谢,反而觉得我还得去打工。我这辈子经历过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上班,我花时间精力做游戏还不够,我还得去上班来供你们玩游戏!简直岂有此理啊。

那时候我心中有一种强烈的的被背叛的感觉。这种感觉促使了我进行了游戏中第一次收费体系的修改。这次体系的修改严格来说,是属于非理性的修改。当然,我也不是胡改,是以满足VIP玩家的要求为准的。但是,这个修改虽然起源是非理性的,但非常有意义。从结果论来说,是我的游戏中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在这次修改之后,让我领悟了一个重要的道理,比起圈钱这个事实来说,被骂的更重要原因是因为玩家的意识形态。因为我修改之后,本以为玩家现在对我的游戏评价会更恶劣,新进的玩家中,更多的人会认为我的游戏圈钱。但是事实却正好相反,在游戏里面骂我的还是那几个同样的玩家,当然,还是有一两个玩家之前不骂我,现在骂了,但这根本对比例没有影响。后进的玩家却仍然认为我的收费非常有良心,骂我的人的比例仍然没有变。因为,相对于其它的圈钱游戏,我的游戏的确保持了平衡。

在我没有领悟到公平的真相之前,我还继续持续着我的尝试错误。在我进行了收费体系大改之后,我仍然没有放弃对公平的追逐。玩家对于游戏的意见,我自己的思考,也觉得在这次改动中,给付费玩家的利益是很大,所以,在之后的游戏开发中,我对于这些付费道具进行了威力的削减,或是提供给非付费玩家以获得途径。希望能够达成平衡。如果就纯数值而言,平衡是达到了,后进的玩家对游戏环境感觉很好。但是,对于游戏中现存的玩家,他们对这个改动的反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灾难。

首先是付费玩家,自己的权益受损,当然有意见。这个我早就觉悟,本来就是这样改的。所以对我也算不是打击。但我没料想到的是,那些鼓吹要公平的玩家,对这些努力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仍然还是骂。仿佛就是世间对杀人犯的看法:你杀了一个人就是杀人犯,你就算是从每年杀10个人,转化为每年杀1个人,没有人觉得你有何改变。

我把许多付费玩家得罪了,而非付费玩家又还觉得我是站在付费玩家一边的。我又一次“气得吐血”。这次对于背叛的感觉比上次更强烈,因为上一次,无论怎么说,我是从非付费到付费转化,但这次完全是出于公平的考虑对付费玩家进行削弱,怎么说也不能说是站在付费玩家一边啊。

那个时期,可以说是我最困惑,也是最困难的时期之一。不仅导致付费玩家流失,直接导致我的生活困难,并且没有得到我想象中的回报——让大家觉得这个游戏环境是公平的。

我在之后,看到《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之后,才明白这一连串事情的真实。在《高》这本书中,提到双赢机制时,有这么一段话:

“输/赢模式意味着做好人,然而‘好人不长命’。

“输/赢模式颇受赢/输模式欢迎,因为前者是后者的生存基础,前者的弱点恰是后者的优势和力量来源。

“可是被压抑的情感并不会消失,累积到一定程度后,反而以更丑恶的方式爆发出来,有些精神疾病就是这样造成的。

“赢/输模式和输/赢模式都存在人格缺陷。短期来看,赢/输模式的人比较有效率,因为他们通常在能力和智力方面高人一筹备,而输/赢模式自始至终都处于劣势。

“许多主管、经理和家长都在这两种模式间摇摆,当他们无法忍受混乱无序,缺乏目标,纪律松弛的状态的时候,就会倾向于赢/输模式,之后随着内疚感日增,又会回到输/赢模式,而新一轮的愤怒与挫败感再次将他们推向赢/输模式。”

果然大师就是大师,这段论述是如此地精辟,丝毫不差地解释了我身上发生的一切。从那时候,我不再以直接的感情与社会的舆论来左右我的设计,而是思考问题的根源,并且以数据做为自己的设计是否妥当的回馈。最终,我达成了比较满意的设计——我所期望的设计目标与游戏中的结果终于一致了。

玩游戏不付费的人有两种。一种是的确没钱的,一种是认为玩游戏就不应该付钱的。第一种对于游戏中付费接受度更高,而第二种玩家则是赢/输模式的代表,我无意指责这类玩家的思想,其实我之前也是属于第二种玩家。

但如果从游戏设计者的角度来说,就不能不思考得更深一点了。要满足这类玩家,就必须提供“输/赢”模式。这个也是我最初做游戏的理念。但事实证明,这种模式无法长久。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这些人在市面上找不到他们所“希望”的游戏的原因。

“输/赢”模式不管理念的起源是多么美好,注定是要以失败告终的。要实现长久,必须使用“赢/赢”的模式。也就是说,必须在付费上寻找一个“赢/赢”的平衡点。这一点的答案,在对于公平的思考上。

对于付费的引进,使我明白了“赢/赢”模式的意义。但是,还没有给我为什么,在我没有收费的时候,我仍然实现不了公平的答案。但是,在这一段路程中,通过我对于世界的观察,以及我与玩家之间的争论,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这一点,我在28岁周年纪念文中有深刻的领悟,这里就只介绍最简单的结论吧:许多玩家所追求的公平,其实是一种不公平。

为什么?拿一个玩家对游戏的不公平的攻击来说,他举例什么才是“公平”的,举的例子是DOTA,英雄联盟这类游戏。这些游戏在战斗发生时,双方的“实力”是相等的,而胜利与否,决定的是“操作策略”。这类游戏就是“公平”的。是吗?

玩家还经常举其它纯粹依靠时间积累的游戏。比如说,一个游戏,没有付费道具来影响公平,每天玩4小时的人,就比每天玩2小时的人厉害。这类游戏因为没有付费道具,所以这类游戏就是“公平”的。

是吗?

我举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例子。

我有一段这样的经历,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游戏爱好者,玩了许多战略游戏,比如说星际,魔兽这些。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宿舍的同学请我跟他们对战《红警》(共和国之辉的那个改版),那时我没有玩过这个游戏,我一边问他们哪个东西是干什么一边跟他对战,结果他打不赢我。连续对战了许多场,结果都是如此。于是我让他们两个人跟我一个人打,这样稍微有点劲了。但他们还是输。直到对战很久之后,我的战术与意识被他们都偷学了去,一个人打两个人的确是打不赢了,但单挑他们却无论如何无法击败我,最后他们宁愿打电脑也不愿意和我对战了。

也许这些人永远不会说红警是“不公平”的。但是,人们内心中对这个的认识却十分清楚——我天生对某些东西有优势,所以他们不跟我们玩了。

对于游戏也是,人们之所以批评圈钱的游戏,是因为对于“钱相关”的东西有一种天生的仇视心理,什么东西沾了钱就变味了。这是千年的文化沉淀,我将会在下一篇论到。

但无论骂不骂,结果是一样的。没有这种优势的人就不会玩这样的游戏。对于DOTA,英雄联盟,人们就会说我不去找虐,是因为我“玩不来”。其它需要花时间积累的游戏,人们会说“我哪来那么多时间”。

可以说,游戏中的影响,都是通过“游戏外”的因素来影响的,而有这种优势的人就要占优,无论是手眼协调能力,逻辑思维,还是时间,或是金钱,甚至运气,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这些东西如果区别到个人身上,就会分成“拥有的人”和“不拥有的人”。而认为金钱是游戏外,其它是游戏内,只不过是意识形态的区别而已。

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一分钱也不收的时候,无论什么使用模式,都无法实现“公平”的原因。因为无论使用什么样的体制,都存在“拥有的人”和“不拥有的人”。

当我明白这个本质之后,设计一下就变得顺畅了,因为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去盲目地追求公平。

我的游戏是一个战略RPG游戏。战略与战术的区别就是,战略是在战斗之前就决定了战争的胜败,而战术是在战斗后通过操作决定胜负。我要实现的,就是《孙子兵法》上所说的“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这个意境。

所以,游戏里面的乐趣在于如何获得实力。而获得实力的途径,有多种多样。但无论如何,产生差距是必然的,必须要产生差距,游戏才会有乐趣。

而我所要做的,只是平衡各项产生差距的要素,使其不会过分。并且创造一个环境,无论是实力强弱,都能够开心进行游戏的环境,让强者无法压迫弱者,每个人都能够体会到缓缓成长的乐趣,这才是英雄传说的真谛。

如果公平要通过“消除差距”来实现,那就是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乌托邦。而创造一个世界能够“接受差距”,这才是正道。

对于现实来说,追求公平仍然是同样的局面。随便问一个问题,比如说,你希望你的老婆比其它人漂亮吗?像这类影响公平的问题,基本上所有的人都会回答,愿意自己与别人不公平。然而,一但自己处于劣势的一方,又反过来抱怨世界了。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我不久前在网上看了一篇,关于怎么识别“屌丝”的文章,里面列举了“屌丝”的12大特点。我发觉我基本上对不上号,比如说“出门时,钱包里面只有1000元左右”。我出门的时候根本没钱包,口袋里面的标准是红的毛爷爷最多只有一张。

然而,我没有觉得世界亏待过我,上帝也待我不薄。尤其是我去年6月的时候的一次事情,更让我觉得如此。那次我犯了胃病,一共痛了十多天。这些天里面,有时候我在床上躺着的时候,痛的感觉有时候会消失掉,那时候你如果问我什么地方是天国,我就会说,我不痛这一会,这就是天国。那时候我大彻大悟,知道与一个健康的身体相比,其它任何东西都不值一提。

我推荐大家去看看我的偶像之一“力克 胡哲”的书和DVD,他会给你无穷的力量,让你明白,不公平只是你自己给自己增加的“束缚”而已。使用天地创造的力量,从这个束缚中解脱出来吧!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