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金钱是万恶之源。”——流行最广的,世间引述《圣经》之语

“嗜好金钱是万恶之源。”——《圣经》原文

 

金钱。对于人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基本的概念了。人人都知道金钱是什么。是吗?我就花了许多时间才搞明白金钱到底是什么东西的。

小时候,我认为金钱就是金钱。有点像认识中的“原子”,后面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分割的东西了。

再过了一段时间,我认识到金钱也属于是一种货物。但是,我总觉得没有接触到它的核心内容。

就如同每一个科学家寻找世界的法则一样,对于一件事物的正确定义,能够让你认清世界的真相,明白为什么世界这样运作。从而进一步能够分析和预测事物。在我没明白金钱的正确定义之前,我发觉世间对于金钱的定义并不像科学定义那样完美,把这个定义拿到理论之中去,往往不明白怎么回事。直到我找到了答案之后,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我的究极答案,源自于三个地方:《国富论》,耶鲁大学的《金融市场》教程,以及《正能量》+《实践版》。

首先从《国富论》中说起。这是对于金钱本质的定义,十分准确而实际:金钱就是劳动的时间。

换句话说,金钱就是劳动的时间,劳动的时间就是金钱。这两者是可以互换,代表一致的东西。

什么叫做真理?这个就叫做真理。真理就是能够切实说明事物的东西。这个理念的认识对我影响很深远。并且解决了我在游戏设计里面长期以来的困惑(这个在上面的论公平中已经说过)。

我一直不知道付费应该处于一个什么位置。《国富论》解决了这个疑惑。因为时间就是钱,钱就是时间。无论是从随机调掉落还是时间累积,其实都是一个主题——你消耗的时间的多少。随机调落,也是时间越长,机率越高,得的东西越多,时间累积机制,那么就更明显了。

我解除了这个问题的疑惑之后,便大胆地加入了更多的收费机制。我的游戏从基本免费到现在收费的转变,有玩家认为我是迫于生活的压力(我当时的确有生活的压力,因为自己开发游戏几年,没有其它的收入,靠借别人的钱生活,我现在虽然游戏里面赚的钱可以满足日常生活了,但还欠着别人一屁股债),也有玩家认为我是放弃了自己的理想,与其它游戏同流合污了。

但做为我来说,我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我的心情和刘德华那首歌一样:“我不怕痛,也不怕输,只怕是再多努力也无助。”如果我不收钱,真的能让游戏更公平,那我愿意只留最少的付费功能。但是我知道,无论是什么样的模式,其本质和让人花钱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占优势的人群不同而已。

随机掉落机制下,运气为王,运气好的人是“运气土豪”,时间积累机制下,时间多的人为王,是“时间土豪”,加大了收费的影响,则付费多的人有优势,就是通常意义的土豪。这是《国富论》中揭示的真理,它与我对这个世界的观察所得是一致的。

然而,无论使用哪种机制,游戏的公平性都不会发生变化——当然,这一点上我有自己的原则。有许多游戏,付费玩家和非付费玩家之间的差距是明显的,付费玩家能够得到的东西,非付费玩家永远无法得到,产生了这样的阶级差距。而我的游戏里面则将这个差距压制到了最低(当然,不是完全没有只有付费玩家才有的东西),但付费玩家主要的优势来源于用金钱换取时间。比如说,非付费玩家玩一天收益为100%,付费,则玩一天的收益为200%,意思是付费玩家和非付费玩家玩的时间一样,但付费玩家相当于非付费玩家多玩了一倍的游戏时间。

上面说到了我对公平的看法,虽然我知道追求绝对公平是无法实现的,但如果我不洞悉金钱的本质,我无法安排出如此合适的设计。

我在《国富论》中的发现,就像是科学界发现了相对论一样。虽然这个理念对常人来说有点奇怪,但是却完美地解释了这个世界。在这个原则下进行设计,得到的不是像之前那样的困惑,而是正确的结果。

然而,就如同相对论一样,虽然解决了一部分领域的问题,但是仍然还有另外一部分领域的问题没有解决。我明白了金钱的本质是劳动的时间,但是,这似乎还不够用来说明问题,其它的地方的想象仍然是模糊的。如同科学界随后出现了量子理论一样,我在《金融市场》的课程中找到了另外一个答案。

要说明这个答案,要从金钱——准确地来说是钞票的起源说起。

《金融市场》中是这么说这个故事的,在古代的时候,保险箱是一个贵重的东西,不是谁都有的。一般处理金银首饰的工匠会有一个保险箱,因为他们要承接一些人的贵重首饰。但是,他们的保险箱放在这儿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有其它人愿意让他们保管自己的一些东西,并支付一点保管费。这等于是最初“银行”的雏形。

在这些东西里面,有些东西是没有“个性”的,比如说金币和金条。没有“个性”的意思是,你放在我这里有五个金币,你取的时候,只在乎是不是给你五个金币就行了,至于是不是我原来的那五个金币,这并不是重点。

你保管这些东西之后,工匠当然要写给你一个证明,证明你在他这里存了什么东西。比如说多少个金币。等你来取的时候,提供这个证明,他就知道能够给你多少东西。当然,每个证明上有工匠自己才能辨别的记号,以防人做假。

在一个镇里面,这些工匠通常是为他人所熟悉的,他的名誉和信用在大家的心中已经建立起来了。所以,当这些人需要交易的时候,可以使用他手上的这张证明作为货物交易,因为对方知道,只要拿到这张证明,可以从工匠那儿拿到等值的金币。

这就是“钞票”的起源。以后发展的金本位货币体系与这个是同样一个原理。即你发行的钞票是你持有实物财富(通常是黄金、白银)的等值证明。目前金本位已经基本崩溃,但是,现在的货币本位其核心的理念仍然是秉承了——甚至可以说更进一步发展了钞票之所以成为钞票的重要因素——信用。

以前我总有一个困惑,相信不少人也在年轻的时候有这种想法:钞票就是财富,而国家可以印钞票,那为什么国家不疯狂地印钞票呢?这不是可以迅速变得“有钱”了吗?当然,每个人都知道这不可能发生,但是,对于为什么不能发生的理解总是模糊的。

如果把这个引入到上面那个工匠的例子里面,工匠可以“发行”自己的证明。当这个证明可以换取货物的时候,他如果发行了超出自己保管财富的证明,可以用这些证明去换些其它的财富。但是,一但这种事情发生了,比如说,自己有1000金币,但开出了2000金币的证明,用这额外的1000的金币去换其它财富,不管是通过什么途径,最终这个事情被镇里面的人知道了,那工匠就失去了信用。而一但失去了信用,这个“证明”就再也不能证明什么,不会再有人愿意接受用这个“证明”来换自己的货物。钞票就变成和废纸一样。

以前,我总觉得,如果金钱做为一种“货物”,总有一些对不上号的地方,其它的货物,其本身就代表了他的价值。一辆车就是一辆车,本身拥有实际的作用,代表了劳动的时间。但金钱不一样,搞不明白本身的价值在什么地方,现在,我明白了金钱的终极定义:

金钱就是在人们的信用之下,对于劳动的时间的证明。

所以,金钱是人类社会中两项重要的东西的混合物:劳动的时间+信用。

当洞悉了金钱的本质之后,把这个代入到世间对于金钱的言论中去,就能够立刻发现什么才是对的。

比如说中国的古话:“钱财如粪土。”

本质就是:“劳动的时间与人的信用同粪土是一样的。”还有比这个更荒谬的结论吗?

比如说洛克菲勒所说:“金钱如果放在口袋里不用,就会腐烂发臭。”

本质就是:“劳动的时间与人的信用如果放在口袋里不用,就会腐烂发臭。”这个结论就属于比较对的。

回到篇初的那两句话,本质就是:

“‘劳动的时间与人的信用’是万恶之源。”这世间还能有比这更离谱的言论了吗?不!没有了!

“嗜好‘劳动的时间与人的信用’是万恶之源。”这句话显然才是正确的,道出了世间的真实。

也许很多人对这第二句话有一个疑惑,既然金钱是一个美好的东西,那么,去追求这个东西,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吗?为什么会成为万恶之源了呢?

对,这听上去是有些不对劲,关于这最后一个疑问,给我答案的是《正能量》+《实践版》。它们带来的答案不但解决了为什么嗜好金钱是万恶之源的疑问,还进一步地说明了除金钱之外的其它“嗜好”如何给人们带来无尽的痛苦的,并且提供了解决的方案。

在这之前,需要论一下一个与金钱相关的重要话题:富有。

什么是富有?

我对于富有的定义是:自己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

这句话信息量很大。我有一次对我的朋友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地说明了对这句话的看法:

第一阶段,认同的表情。咋一看很对,是啊,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还不够富有吗?

第二阶段,不对劲的表情。可是,再一想又有点不对劲。你想买什么东西,决定于你自己的心理,而如果你什么东西都不想买——比如说我,我当时就跟他说我已经达到了这个状态,因为我想买的东西我都能买,我买不起的东西我都不想买。可是,我这个连屌丝以下的人能算是富有吗?This is not science,这不科学啊!

第三阶段,想说什么,但又说不上来的表情。虽然明明知道这不科学,但是的确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比如说,可以反驳说,如果生病了,没钱看病拿药,这算富有吗?可是,如果一个人生病了,没道理“不想”看病拿药啊。

我的朋友最后只有说:“也可以这么说。”虽然他心里面不接受,可是的确也找不到这个定义的缺点。

这个就是我对于富有的定义。为什么我能够“接受”这种理念,并且将自己的生活与这个理念完美地结合,在正能量中将会论述。肯定的是,这种金钱与“需要”的调合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做到的。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