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周年纪念文 – 天地创造 其之二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文章目录

目录

起源篇 其之一 论世界的原理

起源篇 其之二 论数学与证明

起源篇 其之三 论信仰与宗教

起源篇 其之四 论思考、感觉和吸引力法则

创世篇 其之一 论自由

创世篇 其之二 论情爱

创世篇 其之三 论感谢

创世篇 其之四 论公平

创世篇 其之五 论金钱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总论 天地创造之要决

 

创世篇 其之六 论正能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认定自己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亚伯拉罕 林肯

 

《正能量》这本书提供给人们一种完全逆反于常识,但是却正确的思维模式。可以说我这一年思想的进化,这本书给予的助益很多。而我在筹划写周年纪念文的时候,发现了《正能量-实践版》我发觉这本书把我想写的东西基本上都写了。不过,我的“实践版”无法用他人的语言来描述。

在常识中,人们笑,是因为高兴。而《正能量》告诉你,你高兴,是因为你在笑。这个不是“先有鸡,先有蛋”的哲学问题,而是你的大脑如何运作的心理学问题。首先,你看到一个行为,然后,你的大脑决定你此时应该有的行为,于是你做出了笑的动作,而你的大脑观察到你在笑,所以“决定”你很高兴。

这其中的具体原理请参见《正能量》这本书,要不然我得再多写几千字。我只谈自己的实践吧。我这一年中,利用这个原理解决了我一直挥之不去的两个阴影——忧郁。

忧郁,现代人的重要问题。忧郁是各种压力加上担心而形成的。由此导致一系列的问题,每个人都期望“等我有了XXX”之后会解决这个问题,将忧郁和压力从生活中消失,然而,很少人在“等我有了XXX”之后消除了自己的忧郁。他们完全搞错了方法。

忧郁(另外一个词是抑郁,我在这里用忧郁这个词吧,但其实抑郁也是相当准的)一直伴随着我。与大多数人的起源差不多——没有足够的钱。如果不努力,那么自己的钱很快就没了,就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然后,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与这个事情相关联的事情,都会引起忧郁——比如说,游戏里的玩家流失,交房租等等……

在没知道《正能量》之前,我以为自己的忧郁是因为这些原因产生的。所以,我尝试用理论的方式战胜忧郁,比如说,我这样劝说自己,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我现在很自在,没有值得忧郁的要素。我也用理性地方式分析自己的前途,比如说,我现在的游戏有搞头,就算不成功,以我的技能,找一个高薪的工作不是难事。

我用这种理论来武装自己。效果是有一点,但是,仍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这种阴影始终笼罩着我的人生。遇到让自己忧郁的事情,比如说,游戏里面的玩家流失,与玩家产生冲突之类,我还是会忧郁很久。那时候我的解决办法是服“药”。这个办法是我在最近两三年才发现的。

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我服药不是指那种抗抑郁症的西药,如果我是在美国,也许真的会让医生给我开些这种药,我不像传统的中国人,认为只有“神经病”才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对吃治疗精神疾病的药十分抵触。劝人去看心理医生,好像就是在骂人一样。其实,不是说到了神经病才去看心理医生,这就跟汽车的保养一样。美国人基本上都看过心理医生,有30%的人经常看心理医生,比如说,遇到什么大事,生活环境转变不适应的时候等,都去看心理医生。这些人的心理状态反而比一般人好。因为他们都很善于“保养”自己的心理。

我在中国,也没有医保,没有这样的条件,所以只好自己解决问题了。我的“药”是各种正能量的书。比如说卡耐基的《人性的优点》,比如说《羊皮卷》。这些书我都看了许多遍。

每当我陷入比较深的忧郁时,我就明白是时间“服药”了。然后我就抽出时间来看这些书。每次读完一本,我身体里面就充满了能量,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强大了。除了抗忧郁的经典之外,我也经常买新书,我每次忧郁发生时,就会多几本这样励志的书。

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虽然没有能够彻底解决问题,但是给了我人生很大的推动,也让我的精神一点点变得强大起来。在我没有看到《正能量》之前,我已经变得很强大,忧郁也渐渐变少了,寻求真理是殊途同归,就算没有《正能量》,我也会自己达到现在这个领域。但是,《正能量》给予了一个最大的点拨。如果用“内功修行”来形容,就是我之前的精神锻炼是对于内功功底的修行,让我的内力达到高手的境界,而《正能量》则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让我周身真气运转无阻,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

在理解了《正能量》之后,我问我自己一个关键的问题:

“我怎么知道自己忧郁的?”

是啊,我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在之前从来没有这样想过问题,我觉得人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天经地义的,我知道我忧郁,是因为我忧郁。然而,真实却不是这样的。

《正能量》告诉你,在分析自己的感情的时候,人的大脑是“聪明”的,但同时也是“傻”的。就比如说著名的“吊桥效果”。一对男女在吊桥上相遇,会觉得自己喜欢对方,因为在吊桥上的时候,人的心跳加速,人激动的心情和坠入爱河的时候是一样的。

通常人们认为人类的感情是丰富的。而实际上,内部的运作比想象得要更单纯。甚至只是简单地分为“活跃”与“沉静”这两极,在活跃时,比如说,极端的兴奋,如果遇到一只熊,人可能就会“认为”自己是“恐惧”,而如果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就会“认为”自己是在“发怒”。

在我认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我就仔细观察自己忧郁时的情况。我发现,很多我忧郁的时候,都是困的时候。我如果在这个时候想让我忧郁的事情,比如说,玩家的流失,未来的发展问题,不顺心的事情,我的“大脑”就会判断我感觉到“忧郁”。因为它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困了还是忧郁。

于是,我做了两个人生的重大决定。第一,永远别在困的时候想忧郁的事情,因为我的笨脑根本分不清困和忧郁。第二,睡觉睡到自然醒,减少自己困的时候。这第二个决定,对于现在的许多人来说都是难以实现的,而我做为一个自由职业者,虽然对于人生两大幸事——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后者无缘,但对于前者,却可以自由实现。

从那之后,忧郁就从我的人生中彻底扫除了。你觉得这个事情这么简单?我不知道,对于我来说,就是这么简单。或许是因为我之前的“精神修炼”出了成果了吧,所以得以这么简单地实现了。

当我的忧郁从生活中消失之后,我又反过来想另外的问题。在以前,我忧郁,是因为人生的各种压力造成的——比如说对于金钱的需求。我需要钱来维持生活,以后找对象等,都是需要经济基础的。因为我的人生中“需要”这些东西,而我没有,所以我有压力,因为我有压力,所以我才忧郁。那么反过来呢?我没有忧郁,说明我没有压力,我没有压力,说明人生中“需要”的这些东西,不能给我压力,这些“需要”的东西不能给我压力,说明我不需要这些东西。

虽然我把这个觉悟从逻辑上这样简单地就述说了。但在我的精神修炼中,这不是一个逻辑过程,而是一个来之不易的修炼过程。从我消除忧郁的过程,我才彻底领悟到“天地创造”的力量。才能从社会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以前我听过佛家说,人生的各种烦恼都是自己“自找”的。虽然感觉从大道理上说是那么一句事,但是心里面却从未“接受”过这个理念。

但这个理念没错。在这一点上《正能量-实践版》中尤其说得清楚,许多东西都是你“自找”的。比如说,你觉得某个人做事不顺你的意,你生气是你“自找”的。而相反,如果双方的角度换了一下,那对方生气也是他“自找”的。

在这一方面,我与父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我年少的时候,我曾经看父亲,觉得他什么地方都不对,在我从大学毕业之后,渐渐我变得尊重父亲了,想法也与他接近,大家的共同语言比较多。然而,在我领悟“天地创造”的过程中,我的思想渐渐与他疏远了,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他似乎就变成了我的旧思想的一个实体化。

就比如金钱的问题和找对象的问题。他觉得结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应该结婚,必须结婚。如果人不结婚,则是残缺的。而钱更加就不用说了,虽然父亲自称为不贪财的人,但是,他认为人必须还是得有一些钱,只是这个“必须”的量不少而已。

而我在“天地创造”之后,持有的观点却相反。我觉得无论是金钱还是找对象,对于人来说,都不是“必须”的。这个社会永远会告诉你,你有什么东西是“欠缺”的,但是,人一但领悟了天地创造的世界,就会领悟到没有什么是人所“欠缺”——无论这件东西是多么的美好。

在上一篇留下的东西,关于金钱的主题在这里也可以阐述清楚了。金钱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件美好的东西,但对于人来说并不是必须的。这个理念似乎从道理上说不通,因为人的生存就是依靠金钱存在的,没有金钱,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其它的?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呢?

在《天生就会跑》的书里面,介绍了一个“白马”这样的人物,对我的感触很深。他本来是一个美国人,有普通的工作。但后来为了自己跑步的兴趣,跑到一个峡谷里面隐居,和一群当地的原始部落住民一起生活。后来书的作者找到他的时候,问他是怎么生活的。他说,如果缺钱的时候,就出去帮人打工,搬下家具什么的。有一定的钱了之后,就回到峡谷,继续自己喜欢的跑步生活。作者问,你就一直打算这样做吗,老了怎么办?白马回答是的,如果有一天自己老到没办法打工了,就在峡谷中找一个地方,静静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故事的后来白马与记者组织了一场50英里的越野马拉松,有商业公司听到了这个事情,愿意以后赞助这个比赛,但是白马拒绝了这个要求。认为这样会让比赛的性质变得不自然。如果他同意了这个赞助,今后还继续开展这样的赛事的话,做为关键的创始者与选手,他可以实现生活无忧吧,但是,他决定过自己的生活。

以前的我,虽然可以“理解”,但无法“接受”这样的生活理念,但是现在我却能够接受了。对于我来说,对于金钱的理念也是如此。

我的父亲总挂在嘴边的就是“我需要多少钱”,但对于我来说,人只要劳动就行了,获得金钱是自然的事情,因为人类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完善的体系,使每个人只需要干自己擅长的事情就行了。做为我的情况,就是做游戏,提供娱乐与精神享受。如果有一天人类建立的这个系统崩溃了,我就自己去种田,产出自己需要的东西而已。

如果我老了,再也无法对这个社会做出贡献了,也没有积蓄再维持自己的生命,就找个地方静静地死去就行了。人的生命就应该是这样自然的。

对了,我在上面的话应该再修正一下,金钱对于人来说是必须的——因为金钱的本质是“劳动的时间”,不是吗?罗斯福的一句话我很喜欢:“生活能给你最好的奖励就是为值得做的事情努力。(The best prize that life offers is the chance to work hard at work worth doing.)”

但是“嗜好金钱”,认为自己必须要追逐多少金钱,则是一个不必须的东西。

即便是“情爱”这种人类歌颂了千年的至宝,对人来说都不是“必须”的。

我觉得找对象这个应该是顺其自然的。其实,在从前,我的理念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自然。因为以前我仍然被非正能量的观念束缚着。我在以前是这样认为的,我现在事业没有成就,所以不想找对象,应该自己事业有成了之后,就算我一个人,也有足够的财富支持一个家庭的时候,才找对象。当然,这个观念并无任何虚假,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但是,如果现在来回想,我的这个理念其实是一种逃避,对于自己没有“财力”的一种自卑,我不去找对象,是因为担心对方觉得我没有钱。现在这个社会,你没一套房子什么的,谁愿意跟你结婚呢?

然而,虽然现在我没有房子,没有财力的局面仍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这种某名其妙(以前看来理所当然,现在看来莫名其妙)的自卑感现在却消失了。如果要我现在去相亲什么的,结局跟以前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我却没有以前那种害怕会失败的感觉了。因为我以前,觉得“对方看不起我”,是因为“我不行,我没有钱”(顺便说下,我长相还是可以的)。而在领悟了正能量之后,这个概念完全粉碎了。我就是我,如果“对方看不起我”,那不是我的事情,是他的事情。

以前我是不想找对象,逃跑了。但现在我完全没有逃避的心理,如果有好的机会,那就恋爱结婚吧,如果没有好的机会,一辈子独身也行。

一但正能量的理念建立起来了,人生的许多方面都会自然而然地体现。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坚持爬山,基本上每周都去一次。山比较难爬,要爬7个小时左右。有一次,我爬山带的自热米饭坏了,打开的时候米已经全部是霉。于是我就到处去讨其它登山客的东西吃。

如果是以前,我对于去讨别人东西吃的这个事情会有许多抗拒的心理,但是,我当时却没有这种心理了。我觉得无论是我去寻求别人的帮助,还是别人帮助我,都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如果我换一个角度,我也乐于帮助别人。

跟我一起爬山的哥们的老婆有次也跟我们一起去爬山,她似乎不太相信这事。还故意让我试着去讨点东西,于是我去讨了一个香蕉,她才觉得这山里面的“逻辑”和外面的确有些不一样。一般人都不好意思去讨。

也许在她看来,我只是脸皮厚而已,但真正内心的根源源自于正能量。就算我讨不到东西,也没有什么可以不好意思的。因为,对方给不给你东西,是他的事情,不是我的失败。

最后,用一个充满正能量的故事结束这篇论吧。你知道伟大的人为什么伟大吗?因为他们拥有伟大的理念。

有一次,一个士兵骑马给拿破仑送信,由于马跑的速度太快,在到达目的地的时猛跌了一跤,那马就此一命呜呼。拿破仑接到了信后,立即写了封回信,交给那个士兵,吩咐士兵骑着自己的马,从速把回信送去。

那个士兵看到那匹强壮的骏马,身上装饰的无比华丽,便对拿破仑说:“不,将军,我只是一个平庸的士兵,实在不配骑这匹强壮的战马。”

拿破仑回答道:“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是法兰西士兵所不配享有的。”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