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神话(上)

文章目录

被遗忘的传说—北欧神话(序)

北欧神话是被遗忘了很久的神话,古代北欧人的后裔将这份瑰宝弃而不顾,已有好几个世纪之久。在诸多的神话体系中,不同与希腊神话那曼妙轻快的欢愉情景和婆罗门神话中华丽而腐朽的自甘沉沦,北欧神话是堪称最壮美悲凉的诗篇。自诞生便已定下的宿命无法改变,只得一面用粗糙的手指按着淌血的伤口,一面微笑着嘲弄生命的本质。

由古长诗《爱达经》和古日耳曼悲烈传奇混合的北欧神话,最独特的莫过于那即使是诸神也难以抗拒的终将毁灭的命运—雷加鲁克。北欧神话的世界因战斗而创造,亦因战斗而归于毁灭。结合了必死的宿命与永不休止的自我尊严,犹如凌厉锐剑劈划在冷烈寒风中的傲然悲叹,令人感谓至深!

北欧神话中英雄的后裔,即今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及德意志东北低地的日耳曼民族。他们生长在荒凉苛虐的自然环境中,养成勇武彪悍的个性。流浪、战斗和狩猎是他们日常的生活方式,他们经常在大胆进取的首领率领下,远征他国,并从异国赢得在本土所无的地位与财富。

流传至今的北欧神话就是这民族的产物。但神话的记录在今天的日耳曼国家中都已不复存在。反而是在北海中满布火山与冰河的孤岛-冰岛上保存了下来。日耳曼诸神完全被日耳曼民族遗忘,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当推与罗马帝国的接触,以及经由接触而受到的基督教之同化。再加上天灾人祸,尤其是公元1618-1648的「三十年战争」,使日耳曼固有文化残缺荒废,可贵的文献传说,都坠入遗忘的深渊,尘封于漫长的岁月。

而当时只有基督教的教士识字,他们既掌管记录,保管文献,对于异教传说、抄本、歌曲等自然深恶痛绝,清扫干净;只有少数数据幸存:英国的「贝欧武夫」-Beowulf、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Nibelungenlied和一些断简残篇-Saga(英雄传说),以及两部冰岛神话诗集「爱达经」-Edda。

所以,现在的人们只能从这些残断的篇招去寻找北欧神话残留的影子,回味着昔日那波澜壮阔神话传说……

 

被遗忘的传说—北欧神话(一)混沌初开

伊米尔活着的远古时代,

没有沙或者海,没有汹涌的波浪;

世界没有大地,也没有天空,

只有那开裂的、寸草无生的鸿沟。

——《西比尔预言书》

在遥远的洪荒时代,天地一片混沌,没有沙石,没有大海,没有天空和大地。在这一片混沌的中间,只有一道深深开裂着的,无比巨大的鸿沟,叫做金恩加之沟。整个鸿沟里面是一片空荡和虚无,没有树木,也没有野草。

在金恩加鸿沟的北方,是一片广大的冰雪世界尼夫尔海姆;在金恩加鸿沟的南方,是火焰之国摩斯比海姆。从火焰国中喷射出的冲天火焰,溅出的火星落在金恩加鸿沟的两岸上,也落在鸿沟旁边堆积着的冰丘上。冰块遇到高热的火星后溶化成水气,又被从尼夫尔海姆吹来的强劲寒风再次冻结起来。

就这样循环重复,千年万年之中,在火焰国的热浪和冰雪国的寒气不断作用下,这些冰丘中诞生了最初的两个生命-母牛奥都姆布拉和始源之巨人伊米尔。巨大的母牛以舔食冰雪以及冰地上的一些盐霜为生。而在母牛身下流淌出了四股乳汁,汇成了四条源源不绝的白色的河流。于是,庞大的伊米尔就以奥都姆布拉的乳汁为食。在混沌黑暗、冰天雪地的洪荒时代里,只有这样两种巨大的生灵存在着。

无数岁月以后,终日饱饮牛乳的伊米尔变得非常地强壮。有一次,在他饮完牛乳沉沉睡去的时候,从他的双臂下面忽然生长出了一男一女两个巨人。接着,他的双足下面也生长出来了他的一个儿子。从他的双臂下面生出来的那对巨人后来成了一对夫妻,生下了许多巨人子裔。在他们的许多孩子中,其中一个叫做密密尔,是个极其富有智慧的巨人。从伊米尔的足下诞生的是一个有六个头的邪恶巨人,后来也有了许多后代。但是他的子裔大都是一些体形庞大,生性愚笨的巨人,有的有许多个头,有的则是一些野兽。巨人之祖伊米尔自己也在此后又生下了其它的一些巨人。所有出自伊米尔的巨人们,都被称为霜的巨人,他们是巨人世界的主人,世界秩序的破坏者和神祗们的敌人。

母牛奥都姆布拉日日夜夜地舔食着冰雪,不断地寻找盐霜。有一天,在它用力舔食石头上一些盐粒的时候,它的舌头底下忽然舔出了一些头发。它继续地舔着,第二天,一个完整的脑袋出现了;到第三天,它舔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形。众神的始祖布里就这样诞生了。布里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强壮有力而性情温良。他不久生下了一个同样高大而雄壮的儿子博尔。博尔在长大以后,娶了女巨人培丝特拉为妻。培丝特拉是从伊米尔双臂下面生长出来的那对巨人的女儿,也是智慧巨人密密尔的姐姐。博尔和培丝特拉不久生下了奥丁、威利和维三个儿子。天地之下没有语言可以形容他们的高大和雄健,他们是三位伟大的神明,也将是所有世界的主人。

 

天地的创造

博尔的儿子们逐渐成长起来,变得越来越强壮,同时也开始不再满足于生活在这样一片黑暗、寒冷和混沌的世界之中了。经过一番计划后,奥丁、威利和维三位神祗向洪荒世界的统治者,巨人的始祖伊米尔发动了攻击,并且最后成功地杀掉了这个庞然大物。

然后,他们利用伊米尔的尸体开始创造一个舒适而美丽的世界。众神把伊米尔的巨大身躯肢解开来。把伊米尔的肉体放在了金恩加鸿沟的正中间,把填满了鸿沟的肉体作为大地。众神又用他的血造成海洋和湖泊,用他的骨骼造成丘陵和山脉,牙齿和零碎的腭骨造成岩崖和卵石,头发和胡子造成树木和青草。在大地造成以后,众神又把伊米尔的脑壳抛在上面,形成了天空,又把他的脑浆抛散到天空上面,形成云彩。

为了不让天空从上方掉下来,众神派了四个侏儒分别到东南西北四个角落,用他们的肩膀支撑住天空的四角。这四个扛着天空的侏儒,他们的名字就分别为东、南、西和北。在创造了大地和天空以后,奥丁、威利和维又从南方的火焰国中采来了许多火星,把它们随意抛散到天空上。这些火星就停留在天空上,成为满天的繁星,照亮了整个世界。

在世界规模初具后,神的祖先开始考虑创造一种完美的生物,得以居住在富饶肥沃的大地上。三位神祗经常带着这个问题在天地之间行走,察看他们创造天地的业绩。有一天,当奥丁、威利和维在海滩上散步的时候,海浪冲来了两截木头,一截是梣树,一截是榆树。众神把它们拣起来后,觉得恰好可以作为创造人的材料,便开始用刀把它们分别雕刻成两个人形。由于众神精心雕刻,那段梣木成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男人形状,而榆木则是一个女人的样子。

树木成形后,三位神祗就为他们注入了生命。

奥丁首先把人形握在手中,赐给了他们生命与呼吸;

威利接着赐给了他们灵魂与智慧;

最后,维赐给了他们体温和五官的感觉。人类诞生了。

根据他们的由来,神的祖先把男人命名为阿斯克(意为梣树),女人命名为爱波拉(意为榆树)。

另外,早在众神还没有想到要用伊米尔的尸体创造世界的时候,从伊米尔腐烂的肉体中生出了许多蛆虫。这些蛆虫攫取巨人之祖身上的精华,竟都是一些富有灵性的生物。在奥丁等神的裁决下,他们都有了类似人类的形体和智慧。从尸体受光一面生长出来的蛆虫变成了精灵或者叫光明精灵,从尸体背光一面生出来的则变成了黑暗精灵,人们一般把他们叫做侏儒。支撑天空的东南西北四个侏儒就是从伊米尔的尸体中生发出来的。

精灵们通体发亮,光明耀眼,长得非常美丽。他们通常性情温良,开朗热情,能和树木花草、游鱼飞鸟彼此沟通,因此众神就把他们作为神的朋友。他们也经常帮助众神管理世界,特别是日月星辰等一类事务。侏儒们虽然和精灵同出一物,容貌性情却与之截然相反。他们长得矮小又难看,漆黑如沥青,而且贪财好色,狡猾而爱撒谎。

智慧巨人密密尔有一个美丽、肤色黝黑的女儿,她的名字叫做夜晚。夜晚经常骑着她的骏马,奔驰在群星闪烁的天穹上。后来,美丽的夜晚和精灵国里掌管光线的黎明精灵德灵相爱了,他们生下了一个象他父亲一样英俊而光彩夺目的儿子,起名叫白天。

从此以后,当晨曦的红色光芒照耀在大地和海面上的时候,称为唤醒者的精灵们就会在黎明精灵德灵的宫墙外吟唱起清晨之歌,夜晚的儿子白天随即在歌声中骑上他的骏马,向无边的苍穹奔驰而去。同时,他的母亲夜晚经过一夜的奔驰,疲倦地回到宫殿里休息。

在巨人国里,有一个巨人生有一儿一女,长得英俊美丽,光彩夺目,分别叫做月亮和太阳。骄傲的巨人经常向其它生灵称赞他的儿女如何如何出众,这就引起了众神的注意。后来,众神就把这两个美丽的孩子从巨人国带走,分别交给他们两匹骏马和一辆大马车,让他们昼夜更替地在天空上巡行。

从此,称为太阳的女孩发着金光,跟着白天,称为月亮的男孩发着银光,跟随着夜晚,分别在天空上不断奔驰。

两条狰狞的恶狼,分别追逐着太阳和月亮,垂涎欲滴地企图把他们吞噬掉。他们不断地朝着太阳和月亮咆哮,紧紧跟在他们后面。但是,太阳用来驾车的亚维克和爱尔维斯是两匹无与伦比的神骏,它们的鬃毛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以极快的速度拖曳着镶满宝石的太阳车向前奔驰。所以,太阳总是能够摆脱掉恶狼的追逐。

当金色的太阳驶过西边的地平线后,她就来到了黄昏精灵比灵的宫殿。在经过一天的奔驰以后,疲惫的太阳就在比灵为她安排的华床上休息了。比灵的仆从们则举着点燃的蜡烛和火炬围在她的床前,守护着她。当晨曦再次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太阳将再一次踏上她的马车,驾驭骏马奔驰在天空上。

当太阳登车启程的时候,月亮驾车回到了比灵的黄昏宫殿。当月亮休息在他的华床上的时候,一群睡眠精灵打着磕睡围绕在他的身边。

就这样,大地上的人类有了昼夜之分,也有了阳光的和煦和月光的温情。

 

世界的构成

北欧神话中的整个宇宙共由九个世界所构成的,并区分为三层。

上层是:精灵之国爱尔夫海姆、诸神的国度亚萨园和火焰之国摩斯比海姆;

中层是:人类的国度中庭、巨人的国度约顿海姆和华纳神族的家园华纳海姆;

下层是:侏儒之国赛文夫海姆、海拉的死亡之国和冰雪世界尼夫尔海姆。

贯穿连结这九个世界的是一株巨大的梣树。它萌生于“过去”,繁茂于“现在”,延伸到无限的“未来”。树叶永远青绿,它的枝干支撑着整个宇宙的重量,根部贯穿全世界,它的名字叫做:“尤加特拉希”。

这棵巨大的梣树是宇宙万物的起源和载体,它生机盎然,茂密的枝叶覆盖了整个天地。有三条巨大的树根支撑着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使它岸然挺立。这三条树根分别通往诸神的国度、巨人的国度和冰雪世界尼夫尔海姆。在这些树根的末端,分别有三眼泉水为宇宙树提供水分。

通往最北面尼夫尔海姆中的那眼泉水称为海维格尔玛,在一片冰天雪地中,泉水寒冷彻骨,冷雾蒸腾。一条狰狞的黑龙尼特霍格盘踞在那里,日夜不停地噬咬着伸入泉水的巨大树根。黑龙生为恶魔,企图最终咬断宇宙树的巨根,毁灭世界。

通往巨人的国度的那眼泉水是由智慧巨人密密尔看守的,所以这眼泉水叫做密密尔泉。密密尔就是从巨人之祖伊米尔双臂之下生出来的那对巨人的儿子,从小就聪明非凡。在他看守泉水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个老巨人。密密尔泉的泉水中充满了知识和智慧,关于整个天地、九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事情的知识,都熔汇在这清澈透明的泉水中。因此,无论是谁,不管是神祗、精灵、巨人、侏儒还是人类,只要喝了密密尔泉里的泉水,就会变得既有知识,又富有智慧。

通往诸神的国度的那条巨根同样连接着一眼泉水。这眼泉水称为乌达泉,但它要比其它两眼要大上许多,看上去象是一个湖泊。乌达泉永远如诗如画一般的美丽,泉面上水平如镜。乌达泉的泉水能够发出悦目的光亮,把神国和整个宇宙树照耀得一片光明。它的泉水也圣洁无比,生活在水面上的动物通体雪白。天地初开之时,两只山鸟飞来停栖在泉边,在水中游戏,圣洁的泉水使它们全身的羽毛变得洁白如雪,后来人们就把这种动物称为天鹅。

有三位命运女神居住在乌达泉的旁边,她们的名字分别叫做乌尔德(过去)、维尔丹蒂(现在)和丝库尔德(未来)。她们将生命分派予人类,指定众生的运数。命运女神三姐妹是宇宙树的守护者,她们每天都用圣洁的乌达泉水灌溉世界树之根,使它长青不衰。当世界树有了裂口时,她们就用乌达泉边的白色泥土为之修补起来。在三位命运女神的勤勉灌溉和精心照料下,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枝叶茂盛、四季长青。

在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的顶部,站立着一只羽毛雪白的公鸡,叫做吉伦卡马。这只白公鸡受命运女神姐妹之命,负责为天地万物计算时间。当天地间的一切生灵需要睡眠的时候,白公鸡就开始数数。当它数完六十乘六十再乘十二这么多数目后,就在世界树的顶部放声啼唱。同时,白天和太阳也分别从黎明宫殿和黄昏宫殿奔驰上了天空。

除了白公鸡吉伦卡马,世界树最高的一叉树枝上还停栖着一头巨大的鹰。这是一只非常雄健的巨鹰,当它翼动翅膀的时候,也就是世界上刮起大风的时候。这头巨鹰和树根下栖息在冰雪世界中的毒龙是一对宿敌,特别是因为在树枝间跳来跳去的松鼠拉它图斯克不断地在它们之间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此外,还有四头美丽的小鹿在乌达泉边的树林中奔跑着。象征着四个方向的风,吹拂着树枝。

 

北欧的诸神们

在北欧神话中,代表光明和正义的神族共有两个,他们是居住在亚萨园的亚萨神族和居住在华纳海姆的华纳神族。北欧神话中所说的神祗绝大部分都是指亚萨神,众神之王奥丁即属亚萨神族。而华纳神族作为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存在却很少被提及。有些学者认为,亚萨神族代表古代北欧的正统神族,而华纳神族则代表北欧神话以外的其它宗教的外来神族。

亚萨神族和华纳神族在神话传说中还曾爆发过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战争的起因是一个叫格尔薇克的女华纳神带着华纳神族的使命来到了亚萨园,她是来和亚萨神理论两大神族哪个该受到人类的顶礼摩拜的。这是世界混沌初开以来第一场规模宏大、场面惨烈的战争,两个神族的战士们都英勇无畏地在战场上拚杀,众神的矛头都沾满了敌人的鲜血。由于双方势均力敌,战争持续了许多个年头,两个神族都遭受了巨大的牺牲。

最后,所有的众神都厌倦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和无谓的厮杀。于是,神族之间开始了和谈。为了长久保持两大神族之间的和平,不让战火在神的世界中再度燃起,众神最后决定双方互相派遣人质。亚萨神族送往华纳海姆的是海纳和智慧巨人密密尔,华纳神族送往亚萨园的则是最杰出的华纳神诺德和他的一对孪生儿女,夫雷和芙蕾雅。他们也是在北欧神话中出场的仅有的几个华纳神族。下面介绍一下北欧神话中经常出现的一些主要神祗吧:

 

诸神的黄昏—雷加鲁克

众神之主奥丁把人类中死亡的战士收集在瓦尔哈尔宫中,并且不断加以训练,是和诸神的国度亚萨园的一个巨大秘密有关。宏伟壮丽的亚萨园,在它博大的气概后面有一个悲剧的阴影。那是一个必然验证的预言,一个正在慢慢来临的结局,一个众神和全部世界的最后命运。这个命运被称为“雷加鲁克”,代表着众神和一切生灵的末日。这世界的末日—诸神的黄昏,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在亚萨园中,只有全能的智者奥丁和他能预卜未来的妻子芙莉格知道悲剧性的雷加鲁克的存在和来临。除了他们之外,智慧巨人密密尔因为长年喝着知识和智慧的泉水而得以洞悉。

但是,不管是神祗还是巨人,预言从来都是受到禁忌的。在那个时候,奥丁、芙莉格和密密尔都不能告诉众神或其它生灵任何有关雷加鲁克的事情。同时,他们也为雷加鲁克的存在和逐步降临,感到无比的忧虑。芙莉格于是变得非常沉默寡言,整日坐在纺车前纺织神秘的金线。众神之主奥丁也时刻担忧着雷加鲁克的降临,因为他知道以他的天庭之威,再加上众神的力量,也不足以和这样的一种命运进行抵抗。

为此,奥丁曾来到由老巨人密密尔看守的智慧之泉边,用牺牲自己的右眼的代价获得了喝到智慧之泉的资格,从而增加了自己知识和智慧。然后奥丁又用长矛把自己刺伤,倒挂在一棵树上。他在树上这样一直吊了九天九夜,没有喝上一口蜜酒,也没有吃到一片面包。直到第九天终于被他发现了威力强大的鲁纳斯文字,奥丁让众神学习用神秘的鲁纳斯文字写下的诗歌,期盼他们能从中获得智慧和力量,并且可以在最后的决战中保护自己。然而,即使如此,他也只能是尽力推迟雷加鲁克的最终到来而已。

据说,在这可怕的毁灭日子将要来临之前,一定会先有预兆。最先显示的预兆是人类将面临从不曾遇见过的寒冬。雪不停的下降,严霜使大地冰冻,刺骨的寒风在黑沉沉的天空呼啸,狂风暴雨不见阳光的日子一直持续下去。像这样悲惨的寒冬接连了三次,中间没有夏天,每天都是阴惨惨的日子。所有的人所期盼夏天全部落空。大雪不停地下,到处都结了冰。

在刺骨的酷寒中,宇宙充满了战争和冲突的阴影,旷野的恶兽为了寻找食物四处徘徊。人们彼此不再宽谅互助,手足相残、父子成仇,在丑陋的欲情竞争中互相残杀。

这是一个充满罪恶与恐怖的世界,连大地也为之战栗,海枯地裂。死去的人多到无法计数,秃鹰在空中聚啸盘旋争食死尸,罪恶横流,鲜血染遍大地。无数罪人的灵魂争渡冥河,连河水的颜色都被遮蔽。

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顶上,“诸神的国度”的金冠鸡不断长鸣报警,它已叫得声嘶力竭,红焰雄鸡从“死亡之国”底层以尖锐的啼声回应着。铁森林迦瑞沃德的丘顶上,暴风雨之鹫鹰奋力鼓动双翼,狂风暴雨肆虐呼啸,天地昏黑,追赶日月的狼群吞下了它们的目标,大地因崩裂而发出怒吼。

能张口吞噬天地的怪狼焚里尔,此时已挣脱束缚它的咒锁,它抖一抖身上的皮毛,整个世界都为之颤动。世界之树从树根一直震到树梢,山崩地裂,住在山中洞窟的侏儒们惊惶奔逃,却找不到洞窟入口。黑龙尼特霍格,此时也掏空了世界之树的深根,大树已经奄奄一息。这时环绕“中庭”的大蛇迦瑞姆格德雷也从海底泥床上醒来,翻腾着它巨大的身体,硕长的尾巴掀起巨浪吞没了“中庭”的山脉,海水直冲上“诸神的国度”的天空。从高山一样的巨浪中,大蛇昂起它巨大的头,全身都是毒斑,口中喷出的气息变成火焰烧焦了天空。

就在这天翻地覆的时刻,从火焰之国摩斯比海姆涌来了火焰军队,他们在撒特的领导之下,乘着火焰的波涛杀来。撒特右手持着夫雷失落的胜利之剑,左手高举着熊熊的火焰。此时邪神洛基也挣脱了永罚的锁练,加入与诸神为敌的阵营,怪狼焚里尔跟在他的后面,一起奔向“诸神的国度”。

从东方,巨人瑞弥尔掌着船舵,和大蛇迦瑞姆格德雷一同向“诸神国度”划来。胸前沾满鲜血的地狱恶犬格姆,立在面临灰暗悲哀深渊的岩石上狂吠。身体一半肉色一半蓝色的“死亡之国”女王海拉站在用死人指甲制成的大船上,船中载满霜巨人的军队向“诸神的国度”开来。巨人军队挤满了虹桥,喧嚣声震撼宇宙,庄严华丽的虹桥终于在敌人蹂躏下崩坏粉碎。山脉崩裂,岩石成灰四处飞散。

看到这种情景的亚萨园的守卫神海姆道尔,立刻取出了密藏于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浓荫中的神奇号角,吹出紧急信号,以召集诸神和英雄。号角的声音响彻云霄,比雷鸣还清楚,向“诸神的国度”报告不幸的消息。诸神的军队迅速地拿起武器,冲出有540个门的“英灵殿”,在原野上布好阵势,开始迎击巨人们,圆盾与圆盾互相撞击,尖锐的长枪在空中飞舞,像密集的阵雨,喊声动摇天地。

在决战的前夕,奥丁只身前往命运井一探。只见到命运三女神脸罩薄纱,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树旁,身边仅有一张破网。奥丁随即转往智慧巨人密密尔之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后便转身赶回战场。

现在两方都到齐了,无数年的仇恨将在这里一次解决!

首先交锋的是大神奥丁和怪狼焚里尔,这挣断诅咒之锁的复仇巨魔张开他那足以撑满天地的巨口,向空中喷出熊熊火焰,两眼发出闪电般的精芒向奥丁猛扑过去。奥丁举起神枪基格努尔迎击,他头戴闪亮的金盔,深蓝色的斗篷像蓝色火焰般在他肩后起伏,跨下骑着比风还快的神马斯莱普尼尔,真不愧是“诸神国度”的众神之王。但可惜的是他战运不佳,在经历了一番惊天动地的恶斗后却不幸死于怪狼焚里尔的利齿之下。

奥丁之子维德见父亲惨死,立刻向怪狼焚里尔跃去,一脚踩住它的下巴将其巨口撕成两半,然后用一根长枪从狼喉刺进心脏,报了杀父之仇。

夫雷指挥着“英灵殿”的勇士们,向撒特冲去,可是夫雷一向惯用的兵器胜利之剑,现在却正持于敌人手中,他只有拿一鹿角做为武器。夫雷终于被敌人手中的胜利之剑击中,奄奄一息。

地狱之犬格姆,一面舔着鲜血,一面向战神泰尔冲去,一场激战过后,泰尔和格姆都伤重而死。

洛基的对手是守卫虹桥的死敌海姆道尔,受过长期酷刑之后,洛基的相貌极其恐怖,脸色像死一般苍白,长发和胡子蓬然怒立,看起来像奇怪的角。海姆道尔的剑很快就斩下了这丑陋的头,但说也奇怪,这颗被斩下的头颅却从地上弹跃而起,刺中海姆道尔的胸部,而夺走他的生命。

雷神托尔和宿敌大蛇迦瑞姆格德雷发生了激烈的争斗,大蛇庞大的身躯不断翻滚,巧妙地躲避托尔的神锤,同时不断向托尔吐出毒汁。雷神愤怒极了,把雷神之锤用力朝大蛇头部掷去,刹时雷声轰隆雷光夺目,大蛇昂起身躯向旷野喷出鲜血后倒地死去。但是托尔也中了蛇毒,他摇晃着发出雷鸣般的痛苦呻吟,踏出九步后,这位“诸神国度”的第一勇士也气绝身亡。

战场上堆满众神和巨人的尸体,平原已经变成一片血海,黑龙尼特霍格在战场上空飞翔,双翼发出骇人的声响,贪婪地啃食着染满鲜血尚存余温的尸体。天空中发出血般暗红的光,把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红。战场上立着的身影已寥寥可数。这时杀死夫雷的撒特,把手上的火焰投向天空,在红莲般的熊熊烈焰之中,整个宇宙轰然毁灭。

“中庭”已成一片火海,劫火柱贯穿宇宙,浓烟卷没山顶,支撑宇宙的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也被火焰吞没而崩倒。

星辰从苍穹中落下,时间已不复存在,焦黑的地面摇晃着沉入波涛汹涌的海底。触目所及的只有滔天巨浪,宇宙间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沉默和永劫的黑暗。

世界就这样毁灭了!

……

在已经毁灭的宇宙的极南边,有另一片无边无际的蓝天,从来没有人曾经到过那里。

世界末日的暴风雨过去了,天地都毁灭了,极少数还活着的神都逃往南方去,一对人类男女藏身世界之树尤加特拉希的树洞中,饮用晨露,生存了下来。

时间过去了,从他们脚下的大海中涌现出新的大地。死去的光神博德和暗神霍德尔也复活归来。

这片大地比已经毁灭的旧世界更美丽,绿意更深浓,水果树上结实累累,潺潺的水声在清晨新鲜的空气中传来。在这遥远的南方,美丽的平原仍和以往一样存在,幸存的诸神踏着平原上的绿草走过,在草丛中,他们彷佛见到以往在度过的黄金岁月。

怀着深沉的喜悦,诸神似乎又在这和平的新天地中找到那已经崩溃的奥丁的宫殿和“英灵殿”的残迹。他们依稀又像走入了“英灵殿”的大厅,幸存的诸神相视,且惊且喜,各人心中都有无尽的怀思,大家不禁喜极而泣,决心重建记忆中那如此鲜明的宫殿,重建一个全新的幸福天地……

之后,黑龙尼特霍格从尸堆中窜了出来,它沉重低缓地飞过大地,黑色的翅膀上挂满骸骨。不久它在极远之地坠落下去,消失在寰宇边缘那无底的深渊中。

命运的劫火虽然毁灭了宇宙,却也烧毁了一切邪恶,新的秩序又将重新建立,新的世界将会更加美好!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