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ode Geass 解读《叛逆的鲁鲁修》

文章目录

很多人说现在的剧情杂乱无章,人物形象错位,但是,在我看来却不是如此。剧情的发展完全附合故事的主题,人物同样也保持了自己的风格。普通的读者通常会被故事的假象所迷惑,能够感觉但无法抓住故事的精髓。这篇文章就是帮你解读CG,你会明白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发展,甚至能够一窥结局的轮廓。

虽然本人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不过,至少还是向着一个作家在努力的。这篇文章更多的不是从一个观众,而是从一个作者的角度来观察整个故事。所以,我希望能带给你一些普通观众无法看到的地方。

生与死之篇

解读CG,首先当然要从核心人物鲁鲁修和朱雀开始。这两个人的友情与人生理念是这个故事最重要的旋律——即主旋律,故事由这两人开始,这将由这两人结束。无论你是鲁鲁党还是朱雀党,这个事实都是你无法改变的。

鲁鲁修和朱雀是两个极端的人,而这两个极端并非一般读者所看到的黑与白,正义与邪恶。也并非故事中明文所说关于做事的手段。

鲁鲁修和朱雀的极端一个在于对死的冷漠,一个在于对生的冷漠。而这种生死之的理念,对于生命的尊重才是唯一能真正评论善与恶,正与邪的思想,这也是无数故事所要讲述的真理。

鲁鲁修从本性上来说是并不是一个邪恶的人,但是他是一个对死相当冷漠的人。他可以清楚地划出一条线,这条线标志着对他来说这些人是否值得珍爱,对于自己珍爱的人,他可以尽全力去保护,而线外的人则只是为了他的利益而存在,当要舍弃他们的时候他可以毫不迟疑地舍弃。而这群人中作为他的敌人的人更加毫无怜悯之心了。

这种爱憎分明的地方固然成为了他的Charming Point之一,但是,正因为这种对于生命的漠视,才让他能够做出一系列无情的选择,从最初的“成田攻防战”到现在的“教团狩猎”,虽然从表面上看,前者拥有很大的战术必要性,后者是因为一气之下而做出的决定,但是,正是因为他拥有从心底的冷漠,才能让他做出如此的决定。虽然或多或少拥有可以原谅他的地方,但是他犯下的罪孽,他的行为是对于生命的否定,是无容置疑的。

朱雀则从另一个角度否定了生命的价值——这就在于他对于生的冷漠。他过去的错误让他拥有了强烈的“赎罪”思想,所以他在战斗中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生命当成一回事。这种“视死如归”的思想本来是应该加以赞颂的,但是那已经是古代才有的思想了。

从各种ACG的作品可以看出,现代的日本人对于这种“为了某件事物,就可以无视自己生命”的思想非常讨厌。古往今来,这种对于生命的轻视造就了一幕幕的悲剧。在很多时候,对于生命的执着会成为软弱的象征,而对于死的无畏才是勇气的象征。古时动不动就切腹,视死如“归”的武士道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日本人,所以近代日本才会有“人操鱼雷”这样荒谬的事情。这种狂信的精神使日本经历了一场根本就不应该去发动的战争,并且自食恶果。

虽然朱雀在故事中以“骑士”出现,但是他也承担了表达日本人心中的武士(就是滕堂那种)应该以怎样的形式存在的任务。

其实日本的武士跟西方的骑士在一些方面是大有不同的。骑士以保护女性、弱者为自己的光荣,而在古代日本,女性是没有什么地位的,去保护女性根本谈不上光荣。而且武士是一个中等阶层的人群,是为了保护更高阶级的人存在的,下等阶层的人是为他们服务的,不是他们保护的对象。身为武士的人,拥有随意斩杀平民阶层的人的权力。(只要他冒犯你,怕了吧)

以现代人的角度来看,日本古时的武士带有很大野蛮成份,虽然有其贵重的精神,但并不是全部可取的,然而,不管怎么样,这些精神却影响了一代代人(最终导致二战这样的恶果)。所以在现在的ACG作品中,每个作者都描述了自己心目中“武士”所拥有的精神,做为一个民族精神的武士道也拥有了新的诠释。所以保护女性和弱者这种原本淡薄的元素也加入到了武士之中,而对于“生”的挚念也成了武士的精神的一部份。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作者的用心了吧,他从两个重要的角度探讨了生命的意义——他人的生命与自己的生命。而这世间的善难倒不是源于对生命的爱,这世间的恶难倒不是源于对生命的漠视吗?

请记好这一点,虽然这世界上有许多宣扬极端思想的作品,但是日升+黄金档上面的作品绝不会这样。所以CG绝不会宣扬一个人怎样用邪道和极端思想来赢得一切,所以,这世界上最好的证明手段莫过于反证法了,这也是作者正在做的。

无论是鲁鲁修还是朱雀,他们俩都不是完美的,他们俩还需要学习一项重要的东西——对生命的尊重。现在这部动画只出到14集,所以没办法根据剧情来做一下总结,但是有两件,不,是三件事情是可以预言的:

一、鲁鲁修总有一天会为自己漠视生命的行为而付出代价(他会得到背叛而不是依赖,不过这一天可能要等到故事结束的时候了),经过痛苦的洗礼,他才会幡然醒悟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且领悟什么对自己来说才是真正应该追求的是什么。

二、朱雀也总有一天会为自己轻视生命的思想而付出代价(很可能跟鲁鲁修为他下的Geass有关,他会再度暴走的,而且这一天的到来会比鲁鲁修早),经过痛苦的洗礼,他才会得到真正敢面对一切的勇气,并且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

三、这个故事以友情开始,也以会友情结束。虽然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但是围绕鲁鲁修,朱雀这两个人进行是毫无疑问的。

两个人要付出的代价都是惨痛的。这种代价给自身造成的影响相当于自己亲手毁掉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一样。想想看鲁鲁修会亲手杀掉娜娜莉,或是朱雀会亲手杀掉尤菲时是什么感觉,你就明白这两个人到时心中有多痛了。

对于错之篇

“ゼロ、おまえが間違ってる!”(Zero,你错了!)

这句话是故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之一,他的频率不止在于出现的次数,更在于有许多不同的人说过这句话。围绕这句话而进行的思考也是这篇故事最重要的思想,它与“生与死之篇”中提到关于生命。

一部杰出的作品应该是有力量的。正义的英雄战胜邪恶的魔王,这种简洁而直白的述事手段只适合10岁左右对象人群的作品,这样的作品是没有力量的。真正的力量就在于能引起人的思考,这种力量就像一颗银弹一样直透人的内心,渗入人的血脉。

如果用最简单的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复杂”。事实都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人物都不像表面上单纯,真实总是隐藏在谎言背后。如果对的人物一开始就是对的,错的人物一开始就是错的,那么就没有太多思考的空间了。所以转折成为了述事中最有力量的一种方式。

知道怎么样出拳更有力吗?先收,再放!

对于鲁鲁修/Zero这个两个角色面的塑造是这部作品最成功的地方。他赢得了大量的FANS和狂信者(这两者的区别稍后介绍)的崇拜,作为一个反叛类的角色,让人追捧和崇拜自然不是作品的本意,在“生与死之篇”中说了,日升+黄金档的动画不会成为一部宣扬极端主义的作品。但是,让鲁鲁修赢得大量的FANS和狂信者是必要的,因为这部作品最大的教育对象就是这群人,我想作者也最希望向这群人宣示自己的理念。

FANS就是普通意义上的FANS,跟其它动画角色的FANS一样,为鲁鲁修的魅力所吸引,喜欢这个角色。但是,对于事情的对错拥有比较理智的看法。而狂信者是只有这个角色才会拥有的特殊FANS,狂信者会把鲁鲁修所做的一切都正当化。用最简单的观点来作为分界线吧,你如果认为鲁鲁修做的事情情有可原,那就是FANS,如果你认为鲁鲁修做的事情是对的,那就是狂信者。

鲁鲁修是一个极端主义者,而并非一个绝对邪恶的角色。这两者极其的微妙,把握这样一个角色,安排他的行为是极为不容易的。所以可以看出在鲁鲁修的所作所为之上,作者策划之精妙。极端主义是年青人的常见的思想,大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比如说以下的几个问题你怎么回答:

1、你认为贪官就应该处死刑吗?

2、你认为强奸犯应该处死刑吗?

3、你认为穷凶极恶的人,比如贩毒者,人口贩子,就应该死吗?

4、你认为善恶不分的人,比如说为打发无聊时间,欺负和殴打老人的少年应该死吗?

5、你认为知恶而为的人,比如说知道自己未满16岁,受法律的保护而故意去杀人的少年应该像成年人一样判处死刑吗?

6、你认为毫无休止地从大自然中获取资源,破坏大自然,不顾他人,不顾后代的人应该死吗?

每回答一个是,你就向极端主义者前进一步了。顺便一说,在我的少年时期,以上的所有答案都是“是”。虽然现在不这么想了。如果这个作品早个六、七年出来,或许我就会成为鲁鲁修的狂信者。

这种极端主义的思想源自于强烈的正义感和对人性的冷漠,其中正义感是基本,如果连正义感都没有了,那就是绝对的邪恶了。而对于人性的冷漠是导致偏激的最重要原因,只要“罪”一确定,“罚”似乎就可以无限制地扩大。

极端主义要演变成罪恶,还有一个关键性的元素,那就是“唯我独尊”的思想。拥有这种思想的人会认为自己是特殊的,自己一个人作恶也没有关系。不要以为自己的思想很独特,犯罪者都是这样想的。这种思想随着能力的强弱而有不同,小可以到随地吐痰丢垃圾,大可以到杀人抢劫放火。当这种思想升级到国家战争的层次时,最大的悲剧就发生了。

极端主义+唯我独尊的思想导致了什么样的惨剧,回顾一下二战就明白了。其中最惨的就是犹太人的种族灭绝和南○○○杀(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里打码)等一系列灭绝人性的行为。导致这些惨剧的根源是什么?难倒不是源于对于生命的漠视和唯我独尊的思想吗?主导这些悲剧的两个国家——德国和日本则为他们愚蠢而付出了代价。

鲁鲁修的思想和行为虽然没有达到二战那样恶劣,但是却如出一辙。作者利用了“罪与罚”之篇中所说的六大原则来淡化鲁鲁修的罪恶,在很多时候他虽然做出不人道的行为,但都是出于无奈,所以让转移了他身上的非难。让他成为一个“叛逆”而非“邪恶”的角色是这部作品把握得最精妙的地方。

但是,无论怎么样,真正的对与错是毫无疑问的。鲁鲁修不会做为一个魔王军临天下,如果这样的思想和行为可以赢得他希望的一切的话,CG就只是一部宣扬极端思想和军国主义的作品了。

所以反省是鲁鲁修唯一的结局,否则等待他的将是不幸。这世界上的不幸无外乎两种,第一种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第二种是得到了你不想要的东西。想想看,即便他能成为这个世界的王,但却失去了娜娜莉,他是幸福的吗?

许多人对于故事的走向觉得迷惑,那是因为从一个FANS的角度来说,希望鲁鲁修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他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至少在他还没有反省之前。不过,即便你认为鲁鲁修的对的也没有关系,前面说过,作者最想向你们这群人表达自己的理念了。等到故事结束的时候,也是你真正开始思考的时候。

“用错误的手段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价值的”。朱雀所说的这句话即是作者想要说的,也是这篇故事中对与错的天平。你如果觉得故事渐渐向着不是预想的方向发展,那么你对了,这种逆转正是这部作品所追求的旋律。在经历过无数痛苦经历后的反思远比一开始就证明一件事情错误要来得深刻。

做战败国以及罪魁祸首之一的日本,为二战的行为思考和反省是每一个国民应该拥有的义务。所以大多以战争为题材的动漫作品中都可以看到这种反思的影响。

罪与罚之篇

有人说这世界上没有对与错,我想说这世界上的对错难以分辨,但却不是无法分辨。只是缺少一双能够洞察对错的慧眼而已。然而,这世界上有远比对与错更难界定的东西,那就是罪与罚。

罪恶因何而来?所有的罪恶几乎都可以归结成一种形式——从他人的身上夺去幸福。正是因为从他人身上夺去了幸福,才会有罪恶可言,这即是所谓的“邪恶”。而“罚”则是为了这种罪恶不再蔓延(蔓延有很多种,比如说罪人继续作恶,或是其它人的因为他的影响而作恶等等)而进行的行为。这即是所谓的“正义”。

然而,“罚”的行为也是从某个人身上夺去幸福。所以说,这种“正义”的行为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一种“邪恶”。他之所以能称为“正义”,是因为以更小的邪恶的代价阻止更大邪恶。当一个人所受到的“罚”超过他的“罪”时,“罚”的本身的邪恶甚至超越了“罪”,他就不再是正义了。这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为了弥补一个错误,而犯下更大的一个错误了。

当罪与罚只限定于一个人时,或许只是难以界定而已。然而,当罚的对象扩大到不止一个人时,当罚的对象是他人的依靠时,这之间的界定便会变得几乎无法界定了。

作为一个主角,鲁鲁修应当不是一个让人去非难的角色,更准确地说,他应该是一个值得让人去悲伤的角色。他的“罪”容易定,而“罚”却难以认定。如何使一个人犯下种种罪孽却又不会得到人的非难呢?让我们来看看作者功夫的精妙吧。

让人做下错事,而又不受到非难,基本上的原则有几条,而作者几乎把这几条全部都用到鲁鲁修身上了。(威力按顺序排列)

其一,无奈的局面。无论是怎样的罪行,只要是被逼无奈,没有其它选择的情况,或是说根本没有犯下这种罪行的意识,但却阴差阳错造成结果,这都是很容易得到原谅的理由。所以同样是杀人,自卫杀人和误杀相比起谋杀来说罪孽要轻得多。“血祭尤菲”这一事件就是这一原则在故事中最大的体现。虽然死了无数人,但是却没有真正可以问罪的人。

其二,邪恶的敌人。只要先把敌人邪恶化,做什么都会成为原谅的理由。就像偷窃本是犯罪的行为,但是从奸商手中偷窃却会让人大快人心。杀人本是极恶的行为,但是杀死横行霸道的市井无赖却会让人觉得情有可原。恐怖活动本是非正义的行为,但是作为对象的国家太让人咬牙切齿了,这也成为了可以原谅的理由。

其三,可爱的相貌。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从感官上就让你无法去怨恨这个人。这一点直接攻击人的本能,防御手段ZERO。美到一定程度的人可以吃饭不给钱,比如说小龙女。

其四,悲惨的身世。悲惨的身世通常会让人引起同情,也是极端思想的最好借口,根据悲惨的程度,多少的恶行是可以被原谅的。像罗罗这样的杀人机器,因为拥有三和四作为挡箭牌,所以没有人非难他,只是觉得他很可怜。(虽然杀掉夏莉让他的分数大减……)

其五,天性的纯洁。即便一个人如何犯下大罪大恶,只要可以悔改,他就是可以原谅的。然而判断一个人是否可以悔改的关键是什么?不就是他的天性吗!在校园的故事中,作者成功地塑造了鲁鲁修性格中纯洁的一面。这让他“杀”死了无数的FANS。

其六,他人的依靠。在求饶的最经典台词中有这么一句:“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黄口小儿……”这个原则的优势很明显,当一个人成为某一个人的依靠之后,惩罚他不只是惩罚他个人的最恶,同样也意味着从另一个无辜的人手中夺去幸福。不管鲁鲁修再怎么样,娜娜莉是无辜的,而鲁鲁修的死却意味着娜娜莉的不幸。娜娜莉作为这个角色来说非常到位,不止双目失明,而且无法行动,简直人间惨事,惨绝人寰,你愿意让如此可怜的人不幸吗?无论是上面的任何原则,只是让罪与罚的界定更加困难而已,然而,这一个原则却让罪与罚的界定接近了不可能的程度。

虽然还有其它的一些原则,但是没有如上的原则这样威力强大,就不一一说明了。拥有了这些,一个人就充分放任的性格。

作者从来没有在故事中把鲁鲁修的行为正当化。然而,他在罪与罚之间也做了极其巧妙的设定。正因为如此,即使鲁鲁修做下何等的错事,他的主角地位和形象也无法撼动,不,应该说,他正是因为走上歧途,所以才拥有魔王级的魅力。

但是,没有谁能够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罪恶,即使鲁鲁修可以说魔王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罪孽只要我一个人来承受就够了,但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罪孽而付出代价。

“教团狩猎”事件作为一个缩影,是说明这一点最好的题材。虽然下命令的人是鲁鲁修,鲁鲁修也有“所有的罪孽由我一个人承受”的觉悟,但是,他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吗?不能,也没有人能!

同意这样的思想,也即是同意了在二战中犯下了反人类罪行的那些将官是无罪的,只有希特勒和日本天皇才是有罪的人的思想一样。这种灭绝人性的决断染黑的不仅仅是自己,它也让无数无辜的人手中染上鲜血,承受了他们本不应该承受的罪孽。

从一介士兵的角度来看,他面对向自己求饶的研究人员,但是却不得不开枪射杀他们时,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没有罪孽”吗?这不是理智的问题,而是心的问题。也许从法律上他们不会受到审判,但是他们永远会受到内心的责备。

在电影《全面围攻》中也讨论了相同的主题,在最后由布鲁斯饰演的将军(名字忘记了)准备下令开火屠杀人群时,主角对他说“也许你能够承受这些罪孽,但是请你看看你的士兵们,他们还只是20多岁的孩子,他们眼中映出的是什么,你愿意让他们的双手粘满鲜血,背负这种罪孽吗?”最终将军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下令开火。

即便罪与罚难以界定,但是人们还是要去界定。即便知道这世界无法完美,但是人们从未放弃自己的追求。罪与罚不是轻易就可断言的,所以人们只能不停地思考,思考,思考,在再三的烦恼中得出自己的决定。只有在这种思考与矛盾中而得到的定罪和处罚,才能获得称道正义的资格。

在故事中“杀”掉鲁鲁修这样一个人气主角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但是,“杀”掉Zero却是意如反掌。作者把Zero和鲁鲁修分开,在罪与罚的思考中,这其中是有深意的,你能明白吗?

黑与白之篇

鲜花需要绿叶来衬托,最朴素而简单的道理。在光明中的黑暗最阴沉,在黑暗中的光明最耀眼。而衬托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创造出一个和他几乎同等,既相似但是却又相反的角色。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敌人,他们都是永远的对手。即是日文中所说的“永遠のライバル”。

所以杨威利有莱因哈特,鸣人有佐助,月神夜有L,而在这个故事中,永远的对手这个任务就由朱雀承担下来了。让我们随着时间的推移来了解一下鲁鲁修和他这个永远的对手之间的关系吧。

故事开始之前,有一段关于鲁鲁修与朱雀的回忆,这段回忆确立了两个人的友情。也确立了一条贯穿整个故事的线。

故事之初,鲁鲁修是一介学生,无权无势。朱雀是一等兵,也是军队最低层的人。两个人在新宿合作上演了C.C.的救出,在这时,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俩是好朋友。然而,事情马上锋回路转,两个人瞬间成为了对手。这时他们俩都得到了影响自己一生的东西:鲁鲁修得到了Geass,朱雀得到了Lancelot。

接下来就是著名的“Orange事件”,朱雀救出的行动。两个人的友情再一次得到了证明。在这里,很多观众都会以为朱雀会加入鲁鲁修的阵营,因为根据许多常规故事的走向,自己所属阵营对自己的不合理对待,以及自己对于所属阵营的失望将会导致阵营的转移。这一手法同样也是屡试不爽的。在日后,鲁鲁修收服滕堂和星刻用的就是这一手段。

然而,朱雀却没有这样做,转身而去并且留下了一句名言“用错误的手段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价值的”。这时,许多观众都对他的死脑筋恨得咬牙切齿吧。在这个时候,他的基本形象已经竖立起来了,他所说的这句话也是故事的核心之一,但是,这样的形象还缺少力量,正义的骑士的形象在各种故事中太普通了,他说的话也像儿童向的动画中所说的“正义必胜”一样没有力量。

接下来就是C.C.和尤菲的登场,话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个性十足和魔女和完美无缺的王女也正映衬了鲁鲁修和朱雀的形象。

加上之后的学园篇,这一段让故事进入休闲的节奏,远离争斗,刻画人物生活中普通的一面,所有角色的人气在这两段中大幅UP。这一篇以及最后的高潮极具象征意义,可以说是整个故事的一个浓缩版本,两个人的友情再次得到证明,鲁鲁修保住了身份,朱雀也赢得了大家的理解。(看到没有,大河已经透露了结局的一部份给你们了!)

每当我在网上看到关于鲁鲁修的崇拜,对于朱雀的偏见时,我就忍不住由衷赞叹大河的手法的精妙,虽然对于魔王的崇拜和对于骑士的偏见不是故事的本意,但是,如果这两项没有达到的话,就谈不上转折的威力了。如果鲁鲁修一开始就受到否定,朱雀一开始就受到支持,那不仅是主次逆转,而且整个故事也变成一个平淡的述事了。这种对于玩家的操纵才是一个作者功力的极致,大赞!

再下来是“河口酒店人质劫持”事件。这里故事的焦点转移到日本解放战线,虽然鲁鲁修和朱雀都双双出战,但是没有什么真正的联系。在Lancelot出阵时,描写了朱雀求死的心态,为以后做下了伏笔。在接下来的成田攻防战中,作者利用C.C.的能力再次揭示朱雀内心世界的一面,但是仍然没有提示真实。

经过这两个伏笔,所有人都对于朱雀的内心产生了疑问。“完美”骑士这一“完美”的形象已经崩溃了,这正是作者所追求的。

当鲁鲁修与毛最后一次交锋时,朱雀内心中真实与脆弱被毛挖掘出来。在之前种下的伏笔在这时一口气得到了回应,为什么朱雀会坚持“用错误的手段得到的结果是没有价值的”,为什么他会有求死的心态,等等这些都给予了答案。从这时起,他不再是一个杜撰出来的角色,真正拥有了灵魂。

在这一幕中,他们两人进行了开篇以来最为成功,最为激动,最有意义的一次合作。在此之后,鲁鲁修也准备让朱雀成为娜娜莉的骑士(尤菲死亡的命运在此时就决定了),能够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托付的人,显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身为不同阵营的两人,他们互相间的信赖在这时达到顶峰。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会有这样的一幕,那是因为在下一幕中作者就会使出他最强的招式“逆转乾坤”。两个人的依赖越高,当这种依赖被背叛时带来的震撼就越大。把一个人推到地狱还不够让他痛苦,要让他先到天堂,然后再拉下地狱才行。

17话,以“骑士”为名的一章,黑与白的再一次交锋。鲁鲁修终于发现长期跟自己作对的人居然是朱雀,内心中的混乱可想而知。而此时朱雀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终于得到了来自于自己老师的,最大的肯定。滕堂所说的话是这部作品中相当有力量的一句话:“你是认真的吗?那么就向着这条路走下去吧,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不竭尽全力的话什么也无法得到,这无论对于国家来说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在滕堂的一番话之下,朱雀的信念在此时更加坚定。与之相呼应,尤菲也不顾众人的反对,宣布他为自己的骑士。而与之相对应的是,鲁鲁修一个人在Knightmare中自嘲地狂笑,C.C.没有任何表情地注视着他。这一段展现了信念在人心中的力量,给人的思考和感动太多了。

作为一个白色骑士来说,朱雀的形象在此时又完善了一步。他此时已经是一个有灵魂有力量的角色了,但是,关键性的东西还差一样,那就是“生与死之篇”所说到的对“生”的尊重。接下来的一段,立刻就直视了这一主题。

鲁鲁修实行了对朱雀的捕获计划,成功捕获朱雀。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二皇子这时又插了一脚进来。朱雀的死脑筋这时就发作了,鲁鲁修被迫给了朱雀一个Geass,就当时的情况来说,鲁鲁修可以给朱雀很多不同的Geass,比如说,撤离这一区域,放开自己并逃跑之类,不过他给了朱雀这样一个半永久性的Geass,这个Geass是整个故事最有深度的内容之一。它既朱雀最大的诅咒,也是最大的祝福。

神之岛的旅途又是一个休息点,给不停争斗的人思考的空间。这四个人的错位就是给不同阵营一个相互了解的机会,和平的机会似乎来到了,是的,似乎。九州战役又是一次两人的合作,再次证明魔王+勇者=无敌的公式。接下来就是更加和平的校园生活,大家都卸下重负,过一段普通的生活。

根据以往的经验,你就明白作者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了。他把人们抛上天堂之后,绝不会让人在天堂久留的。

所以接下来就是第一季中最大的高潮——“血染优菲”事件。好好地回忆在最后的时候鲁鲁修和优菲的对话,除了C.C.之外,尤菲是唯一知道鲁鲁修和Zero这两个面,而又同时能够接受这两个面的人。两个人思想与信念的交锋,鲁鲁修败下阵来。当然,也许这不能称之为失败,称之为醒悟,在听了优菲的话之后,鲁鲁修终于明白一点自己应该追求些什么,并且放弃了自己极端的行为。

记得某部作品里面说过,这世界上没有偶然,拥有的只是必然。过分依靠于力量的人,总有一天会被力量吞噬。而鲁鲁修依靠Geass建立起今天的一切,这股力量的反动让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他做下了一件让他最为后悔的事情,杀死了一个本希望珍重的人。他走上的这条歧途中唯一的后路就这样被毁掉了。

在观众中许多Zero的狂信者希望把血染优菲这一事件正当化,给了各种各样鲁鲁修杀死尤菲的借口,不过,这些借口都是没有用的,血染优菲的事件无法正当化,也没有必要正当化,因为鲁鲁修根本就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在R2的15话中说到的最想道歉的人,不是尤菲会是谁?当他举起枪杀掉尤菲时,你难倒不能感觉到他心中的悲伤吗?

我们的魔王此时已经没有了可以回头的道路,而我们的勇者此时被悲伤和愤怒支配着。然而,当这两个人第一次作为真正的敌人面对面时,鲁鲁修却又因为娜娜莉被诱拐而失去了平时的判断力,错过了本可以向朱雀解释的机会。好好地品味他们枪声之前他们的对话,你会发觉导演对于两个人心理和个性的把握之绝妙。

……

后面的事情转到R2。朱雀抓住鲁鲁修,把他送到了国王面前。这一幕虽然很短,但是是R2中关于朱雀这个形象塑造的核心一幕,三个人的那一段对话,尤其是朱雀说的“没错”,堪称这个故事中的经典:

朱雀:陛下,请让我加入帝国最强的12骑士Knight of Round。

国王:让我给你作为抓住Zero的奖赏吗?

朱雀:我说过的,我要从内部来改变这个世界……

鲁鲁修:你靠出卖朋友而出人头地吗?

朱雀:没错!

国王:很好,你刚才的回答让我很中意。

看见没有,作者是怎么样巧妙的用语言来修饰一个人的!朱雀在R1中,尤其是在血染尤菲之后赢得了大量的人气,对他的偏见似乎消失得差不多了。所以,在R2中有必要重新将他描一下。最终得到的结果就是这一幕。

虽然从道理上来说,朱雀的行为没有问题,理由如下:

Zero作为“血染尤菲”事情的罪魁祸首,虽然观众们知道鲁鲁修是无辜的,不过朱雀却不知道,而且也亲眼目睹Zero杀害尤菲这一幕,再加上鲁鲁修又没有跟他解释。原本就不同意Zero的理念,并且跟Zero站在不同阵营的朱雀如何能原谅他?

而且也朱雀的行为也没有“出卖”一说。“出卖”是指利用友情欺骗鲁鲁修让他落网,但是朱雀是在正面交锋中生擒鲁鲁修(败在suzaku kick下,鲁鲁……唉……)。

不管得不得到奖赏,朱雀要抓Zero的结果都不会改变,在这一前提之下,加上朱雀有自己需要出人头地的理由,所以寻求奖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虽然道理上是如此,但是观众的心态不是道理可以说明的,这也是作者控制微妙之处。

比如说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圣骑士把主角(好人)当作犯人抓了起来,主角作为犯人的证据在外界看来是十分充分的,但是你作为观众,知道主角不是犯人,所以,这个圣骑士的行为便会让人讨厌。

然后作者还可以利用“技安电影版”原理(一个平时品行端正的人,只要做了一点坏事,就显得他特别的坏,一个平时品行恶劣的人,只要做了一点好事,就显得他特别的好。——由来请见《银魂》),让圣骑士做一些粗暴的行为,比如说殴打一下主角,推倒(此推倒非彼推倒)上来帮主角的小孩或是老母。

把握其中的分寸就是作者的功夫了,动作过了一点就成真的恶人了。如此之下,很好,一个让人讨厌的角色就延生了。不过,“让人讨厌”而非“恶人”的角色是有深意的。接下来剧情继续,经过一段时间,真相大白,圣骑士和主角站在了同一阵线上,追捕真正的犯人。这时两个人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看到这个时候,再回忆起圣骑士抓主角的时候,突然圣骑士的一切行为都是可以理解的了。身为执法者,抓捕犯人天经地义,多少的粗暴也都在容忍的范围之内。

这种手法也是无数故事中屡试不爽。而朱雀那句“没错”也是一句非常有深度的话,他大可以为自己辩解,但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仔细想想这句话吧。

鲁鲁修与朱雀的再次会面在12话中,两个人上演帽子戏法,再次合作,救到了夏利。由夏利作为引子,把两个人的友情拿出来探讨。朱雀并不是不能原谅鲁鲁修,而是不想原谅鲁鲁修——因为他始终想不通为什么鲁鲁修会杀死尤菲,而在他内心中也说过,希望Zero能恢复记忆,因为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向鲁鲁修问为什么要杀死尤菲了。

这一篇有很多思考的地方,救出夏利这一幕就是其中之一。看三个人的位置就知道,如果朱雀不抓住鲁鲁修,他们两个人就挂了。但是,又不可能是朱雀先抓住鲁鲁修的脚,再把鲁鲁修放下去的。所以是鲁鲁修先跳下去的,他之所以能够想都不想就做这样危险的动作,因为他知道朱雀一定会抓住他的。

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绝对信赖,真正隐藏在两个人心里的真实。虽然两个人在理智上会敌对——这里朱雀的一个反应描写得很不错,他们俩救出夏莉之后,回想起以前的事,两个人心情缓和了一些,但是朱雀想起尤菲的事情之后,心情马上就阴沉下来了——但是,两个人之间真正的友情却是超越这一些的。在没有一丝思考可以介入的情况下——比如说救夏利这样紧急的情况下——两个人内心中深处的东西就体现出来了。

只可惜,这在这一话中夏莉被血祭了,导致无数人悼念夏莉的死亡,讨论的焦点都转移到夏莉和罗罗身上,如此值得思考的一段就被许多人略过了。重色轻友说的就是这个吧(笑)。

再接下来……抱歉,当我写这篇文章时故事只放送到15话,请不要见怪。在被称为“诸神之失态”(黄昏会好些吗?)的15话中,原本绝对不会背叛鲁鲁C.C.差点背叛他(应该说背叛他又后悔了),而且失去了记忆。夏利,卡莲,C.C.,死的死,被捕的被捕,失忆的失忆,鲁鲁修身边一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了。他会孤独吗?也许有段时间会吧,不过,他还有他最值得依赖的朋友。

珍爱和人和朋友是不一样的。娜娜莉,C.C.,夏莉,这些人也许能带给鲁鲁修心灵上的籍慰,但是她们是需要被鲁鲁修保护的人。真正的朋友是能够在战场上并肩作战,能够把自己的身后交付的人。而鲁鲁修最值得依赖的人,他最初也是最好的朋友,除了朱雀之外就没有他人了。

这两个人的过去是朋友,现在是朋友,将来也还是朋友。没有鲁鲁修就没有朱雀,没有朱雀也不会有鲁鲁修,他们俩只有互相支持才能前进,我可以再说一遍,这个旋律是无法改变的。

持つべきものは友達だ、たとえ魔王にさえ例外ではない。

后记

最初看到CG的时候(我是08年才看CG的),忍不住心想:大河是不是小时候跟我喝过同一个牌子的劣质牛奶,想的事情和做的事情跟我怎么这么像。英雄所见略同

其实当时我正在策划一篇小说,也写了开始的一部份。里面的人设与CG中有些部份相当相似。首先是主人公,也是一对兄妹。主角跟鲁鲁修是完全不同的人,不过妹妹跟娜娜莉有些像,先天性双目失明,而且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不过性格比较活跃,而且因为魔法的影响,能够通过风感觉周围的一些东西,所以还不像娜娜莉那样无法行动。

在以“正义”为旋律的一章中,出现的一个重要角色跟鲁鲁修很像。他是一个圣骑士(Paladin),以歼灭本城的吸血鬼为任务来到主角所居住的城市。他有一个如同姐姐一样的随行者,是一个光明祭司,天生拥有洞察他人心灵的力量。

他之所以跟鲁鲁修很像,其一是因为绝对的善恶意识,对异族的仇恨等等的极端思想,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拥有的能力。

他拥有一双特别的眼睛,是命运之轮(一个故事中的特殊设定)的具现化,名叫“天道写轮眼”(后半取自火影),在他拥有这双眼睛时能力就已经暴走了,所以随时要带着墨镜。能力跟鲁鲁修的Geass有些类似,也不能自由控制。当他与其它人双目对视时,能够一瞬间看见对方的过去和未来,这双眼睛看到的未来无法改变。

直到遇到主角之前,他都一直以为自己的眼睛是能够预见未来的“天眼”。但是主角知道,他的眼睛比“天眼”能力更强,他所“看”到的未来,不是“预知”的,而是自己“决定”的(所以才有“写”这一说)。换句话说,他的能力就是当与对方对视时,通过对方的过去而决定对方未来的命运。例如他与一个恶人对视,那么他就能“看”到对方过去的罪行,并且“写”下对方未来的惩罚。这一切都是在潜意识中就可以进行了。他的理智无法控制。

好了,还有其它的一些,但是说多了就成介绍我自己的故事了。不管怎么说,我对大河的确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 1则回应给“Decode Geass 解读《叛逆的鲁鲁修》”
    • 呵呵

      一齣戲的深淺,是由觀賞者所決定的。

      看得淺的人,覺得無聊。
      看得深的人,覺得有趣。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