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修斯之船

文章目录
  • 思想实验
  • 个别见解
  • 用数学集合论来解释

特 修斯之船(The Ship of Theseus),最为古老的思想实验之一。最早出自普鲁塔克的记载。它描述的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 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 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哲学家Thomas Hobbes后来对此进来了延伸,如果用特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来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

 

对 于哲学家,特修斯之船被用来研究身份的本质。特别是讨论一个物体是否仅仅等于其组成部件之和。一个更现代的例子就是一个不断发展的乐队,直到某一阶段乐队 成员中没有任何一个原始成员。这个问题可以应用于各个领域。对于企业,在不断并购和更换东家后仍然保持原来的名字。对于人体,人体不间断的进行着新陈代谢 和自我修复。这个实验的核心思想在于强迫人们去反思身份仅仅局限在实际物体和现象中这一常识。[1]

思想实验

[1]

个别见解

以下只是作者见解,仅供参考
我们要探讨“同一性”问题。
量子力学里头有一个“全同原理”,说的是同类的粒子之间本质上是不可区分的。两个氢原子之间没有性质的区别。你用这个氢原子代替水分子中的那个氢原子,这个水分子的性质没有任何改变。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的身体都是由基本粒子构成的,而且从我们诞生那一天起,一刻不停地进行着新陈代谢,新陈代谢 的速度远比我们一般人想象的快的多。科学家用‘示踪元素’参与新陈代谢的实验证明,新陈代谢速度比科学家以前想象的速度也要快的多。今天组成你身体的元 素,与昨天有很大不同,与几年以前几乎完全不同。但是我们仍然认为你还是你,现在的你和几年前的你是同一个人,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全同原理”存在,组成你的身体的元素虽然被替换了一遍,但是同类粒子之间是完全一样的,没有性质的区别。用这个氢原子代替你身体里的那个氢原子,你身体的性质不发生任何改变。
当然,你比几年前长大了一些或者变老了一些,这是由于你身体的结构发生了一点细微的变化——组成你身体的元素之间的相互关系发生了一点改变,而不是由于替换了元素的关系。
我们认定同一性——认定一个事物是不是它本身的依据不是组成这一事物的元素,而是这一事物的内部结构——元素之间的关系,以及这一事物的时空连续性。
仅仅结构相同,并不表明他们就是同一事物,还必须同时具备时空连续性才行。
我们可以按照一张图纸建造两座大楼,我们假设建筑工人都是绝顶高手,两个大楼的任何一个分子、原子都完全一样,这两 座大楼具有一模一样的结构,但他们显然是两个事物。两座大楼同时处于空间的不同位置,它们当然不可能是一个东西。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的身体同时在两个地方, 即使几十年来我一刻不停地盯着你看,也是如此。如果我在两个地方见过你——一次在家里、一次在学校,那肯定不是同时,一定是不同的时间。而且我可以肯定: 你一定有一个从家里到学校的连续的运动过程,虽然你在不同的时间,可以在不同的地方,但是任何一个特定的时刻,你肯定在一个唯一的地方。
同样道理,仅仅具有时空连续性,结构完全不同也不成:
《我们把一辆汽车砸碎了炼成铁块,用这铁块制成一座金属雕像,虽然它具有时空的连续性,但是它的结构彻底改变了,我们不能说雕像就是原来的汽车。它们不具有同一性。》
以上是错误的例子:我们可以得出汽车的本质是铁,再制成汽车,再炼制成金属雕像,它具有时空的连续性,他的形状发生 了改变,如果我们不计算形态转变的损耗,我们可以说金属雕像就是铁,因为他本身的分子结构并没有发生改变,我们还是可以说金属雕像就是铁,虽然形状发生了 改变,但是他们还是具有同一性。
对于事物的认知还是源于对于第二人的初次理解,我们假设特修斯之船出海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部件都换了一遍,而另 外一些人用换下来的船板和部件再组装一艘船,当这两艘同时出现时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呢?而且我们假设“船员”也算是船的“一部分”,那么当再某 一时间单位两艘船同时出现时,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呢?
好了,我们有足够的知识了,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特修斯之船”
特修斯之船不断更换部件,最后所有的部件都换了一遍。在整个过程中,它显然具有时空连续性,就好像你的身体不断进行 新陈代谢,但丝毫不影响其时空连续性;更换的船板和以前的船板有点区别,但差别不大,功能完全一样,和整个船的复杂性比起来,这点差别可以忽略不计,整个 船的结构基本没有改变,即使有一些改变,也像你比几年前变老了一点一样,这点差别完全不影响同一性。因此忒修斯之船还是忒修斯之船,你就是把船板更换一千 遍,它还是它自己——这根本不影响同一性。
你用换下来的船板和部件再组装一艘船,结构一样不一样我不管,它和忒修斯之船没有时空连续,因而那是另外一艘船。你叫它什么都行,它不是特修斯之船

用数学集合论来解释

特 修斯之船是一个集合,船上的部件就是它的元素。当更换部件时,集合中的元素发生了变化。例如原来船上的木板有木板A、木板B……一直到木板Y,它 们都是“特修斯之船”这个集合的元素;假如把木板A换成木板Z,那么“特修斯之船”这个集合的元素就变为木板B、C…..和Z。也就是说,当我们更换 部件时,“特修斯之船”的定义改变了。
这个道理就和一支足球队,不断有人加入又不断有人退出,可它还是叫着原来的名字是相同的。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 1则回应给“特修斯之船”
    • MK

      我突然想知道我生物老师的忧虑–“”克隆人是否会有本人的性格,比如希特勒会毁灭地球”在这里能否有答案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