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岁周年纪念文 – 信念(上)

文章目录

目录

二十三岁周年纪念文 – 信念(上)

二十三岁周年纪念文 – 信念(下)

 

在公司跟我很要好的一个同事X有不少关系,(嘿嘿,说到这里,这篇周年纪念文似乎成为了不能公开的文章了。我虽然不怕向任何人公开自己的任何事情,不过,谈到了他人的时候,如果公开了,就会暴露他人的一些秘密,这对于他人来说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也许,在实际发布的时候,我会把所有的人打上马塞克。)然后他找到一个他的朋友,据说能投资个几十万,来让我们开发WEB游戏,也就是行业中厌恶的,或者说准确点是BOSS们厌恶的接外单现象。古时有个成语来形容这个事情,叫“吃里扒外”。
不过,我的情况倒不能适用于此。因为只要别人愿意投资,我就会辞职离开公司,没想过两头做,所以,这对我来说是跳槽吧。在X的计划中,一开始我跳槽,他则要在公司继续坚持再做半年,因为他现在是公司3D网游的主策划。不过,我觉得他实际上是想拿双份工资吧。不过,这个借口倒是无所谓的,就算他直说想拿双份工资,觉得厌恶的也只有BOSS而已。当然,人总是爱面子的,也就这样吧。
一开始的时候事情似乎说得很好,X也说我们两个人一个人可以搞那么几万元来花着。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只要能离开公司,自己搞一个项目,这就行了,能够一开始搞些钱,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我们开始做一些项目计划书,没有花多少的时间,知道项目计划书的格式,剩下的就是填东西而已。第一次做给盛大的项目计划书的时候有点棘手,做过一次之后,也就顺手了。
不过事情进展得并不是很顺利,X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向他的那个哥们确定投资的事情,后来那哥们似乎连电话都不想接X的了。
所以,事实归结成这个样子:其实那个哥们有钱,也想搞点投资。所以当X把这个投资的计划拿给他的时候,他热血上脑,凭着一时的兴头就答应了。当然,最初的一段时间他还是满有兴趣的,但是经过思考,实际这么一策划,发现自己答应这件事情只是一时兴起,俗话说的“酒后承诺”。不过,碍于和X之间的关系,也不好直接推翻自己的承诺,所以只有把这个事情一直拖着。
X当然很愤,不过,他也接受这种情况。他以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以前在杭州的一家游戏公司工作,他谈了一个一千万的大投资,谈得非常好,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后他辞职,来到成都,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之后,这个事情却告吹了,对方说慎重考虑之后,觉得不可行。
后来他总结经验:只要钱还没有到手,什么都不能相信。这次的事件,也就是上一次的翻版吧。
当时我们是这样说的,因为我是搞技术的,所以他主外,我主内。我只管产品的开发,而这些拉投资,谈生意的事情因为不是我在行,而是他在行,所以这些事情由他来处理。
他朋友的投资希望渐渐渺茫的时候,他又开始寻找其它的投资。曾经一度找过风投,不过,风投的条件和各种要求不太适合我们这种状态。我们毕竟是单枪匹马,连个注册公司也没有,唯一能够给别人谈的条件就是现在已经做出来的游戏《纵横天下》(那时候还没有改名《天地纵横》)。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风投是非常严谨的,我们能够带给别人证据和承诺太少。
不过,风投的公司也闹了一个笑话。他们派专人测试我们的Webgame,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不是游戏。理由是没有音效、没有动画和诸如此类的东西吧。这个结论当时是让我笑破肚皮了。他们还没有认识到Webgame这种新兴的游戏类型。
我之所以笑破肚皮的原因是这样的,他让我想起了一则故事。故事是这样的:
“据说在八十年代末期,日本研制了一个根据人脸辨别出不同人种的识别程序,并将它送到国际智能学术会议上展示。一位黄皮肤黑眼睛的日本人上前接受检验,电脑正确地指出“这是日本人”。可是,当一位金发碧眼白皮肤的西方学者第二个接受检验时,电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居然显示出“这不是人”的结论,引来满场大笑,程序设计者赶快把程序语句修改为显示“不认识”,可这也于事无补。”
这个故事和这个评定有异曲同工之妙。
接下来,X找到一个宁夏的服装公司的人。打算做成一个100万的注册公司,我们的技术作为40万的股份,他们实际投资60万。开发时间为6个月。游戏运营时会有另外的投资。不过,有些条件,比如说要求我们的技术人员不能辞职(防止做了就跑吧),还有200%的利润回报。
以前的X的那个朋友有点拿钱过来随便我们整的意思。投资在这个时候也总算像个样子了。因为X以前的那个朋友还在拖着,要说没有希望,还是有点希望。我们把那个投资计划称为A计划,而宁夏的这个称为B计划。
在A计划的阶段,参与者还是我和X两个人,到了B计划的时候,参与者增加到了四人。X的3D游戏组的Y,还有我这边Webgame组的Z。
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于投资的事情并没有做太多了考虑,在B计划出来之后,我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了。尤其是我们四人(加上家属实际上是6人)在一次密会(就跟特工行动一样,在一个昏暗的咖啡厅里,然后开口闭口A计划、B计划、危险……的确有拍Mission Impossible的感觉)之后,我开始认真地思考关于投资,我应该走的道路的问题。
首先的一个问题,投资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别人拿来钱之后,我们做出东西就完事了。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