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岁周年纪念文 – 信念(上)

文章目录

目录

二十三岁周年纪念文 – 信念(上)

二十三岁周年纪念文 – 信念(下)

 

在公司跟我很要好的一个同事X有不少关系,(嘿嘿,说到这里,这篇周年纪念文似乎成为了不能公开的文章了。我虽然不怕向任何人公开自己的任何事情,不过,谈到了他人的时候,如果公开了,就会暴露他人的一些秘密,这对于他人来说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也许,在实际发布的时候,我会把所有的人打上马塞克。)然后他找到一个他的朋友,据说能投资个几十万,来让我们开发WEB游戏,也就是行业中厌恶的,或者说准确点是BOSS们厌恶的接外单现象。古时有个成语来形容这个事情,叫“吃里扒外”。
不过,我的情况倒不能适用于此。因为只要别人愿意投资,我就会辞职离开公司,没想过两头做,所以,这对我来说是跳槽吧。在X的计划中,一开始我跳槽,他则要在公司继续坚持再做半年,因为他现在是公司3D网游的主策划。不过,我觉得他实际上是想拿双份工资吧。不过,这个借口倒是无所谓的,就算他直说想拿双份工资,觉得厌恶的也只有BOSS而已。当然,人总是爱面子的,也就这样吧。
一开始的时候事情似乎说得很好,X也说我们两个人一个人可以搞那么几万元来花着。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只要能离开公司,自己搞一个项目,这就行了,能够一开始搞些钱,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我们开始做一些项目计划书,没有花多少的时间,知道项目计划书的格式,剩下的就是填东西而已。第一次做给盛大的项目计划书的时候有点棘手,做过一次之后,也就顺手了。
不过事情进展得并不是很顺利,X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向他的那个哥们确定投资的事情,后来那哥们似乎连电话都不想接X的了。
所以,事实归结成这个样子:其实那个哥们有钱,也想搞点投资。所以当X把这个投资的计划拿给他的时候,他热血上脑,凭着一时的兴头就答应了。当然,最初的一段时间他还是满有兴趣的,但是经过思考,实际这么一策划,发现自己答应这件事情只是一时兴起,俗话说的“酒后承诺”。不过,碍于和X之间的关系,也不好直接推翻自己的承诺,所以只有把这个事情一直拖着。
X当然很愤,不过,他也接受这种情况。他以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以前在杭州的一家游戏公司工作,他谈了一个一千万的大投资,谈得非常好,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后他辞职,来到成都,把什么都准备好了之后,这个事情却告吹了,对方说慎重考虑之后,觉得不可行。
后来他总结经验:只要钱还没有到手,什么都不能相信。这次的事件,也就是上一次的翻版吧。
当时我们是这样说的,因为我是搞技术的,所以他主外,我主内。我只管产品的开发,而这些拉投资,谈生意的事情因为不是我在行,而是他在行,所以这些事情由他来处理。
他朋友的投资希望渐渐渺茫的时候,他又开始寻找其它的投资。曾经一度找过风投,不过,风投的条件和各种要求不太适合我们这种状态。我们毕竟是单枪匹马,连个注册公司也没有,唯一能够给别人谈的条件就是现在已经做出来的游戏《纵横天下》(那时候还没有改名《天地纵横》)。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风投是非常严谨的,我们能够带给别人证据和承诺太少。
不过,风投的公司也闹了一个笑话。他们派专人测试我们的Webgame,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不是游戏。理由是没有音效、没有动画和诸如此类的东西吧。这个结论当时是让我笑破肚皮了。他们还没有认识到Webgame这种新兴的游戏类型。
我之所以笑破肚皮的原因是这样的,他让我想起了一则故事。故事是这样的:
“据说在八十年代末期,日本研制了一个根据人脸辨别出不同人种的识别程序,并将它送到国际智能学术会议上展示。一位黄皮肤黑眼睛的日本人上前接受检验,电脑正确地指出“这是日本人”。可是,当一位金发碧眼白皮肤的西方学者第二个接受检验时,电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居然显示出“这不是人”的结论,引来满场大笑,程序设计者赶快把程序语句修改为显示“不认识”,可这也于事无补。”
这个故事和这个评定有异曲同工之妙。
接下来,X找到一个宁夏的服装公司的人。打算做成一个100万的注册公司,我们的技术作为40万的股份,他们实际投资60万。开发时间为6个月。游戏运营时会有另外的投资。不过,有些条件,比如说要求我们的技术人员不能辞职(防止做了就跑吧),还有200%的利润回报。
以前的X的那个朋友有点拿钱过来随便我们整的意思。投资在这个时候也总算像个样子了。因为X以前的那个朋友还在拖着,要说没有希望,还是有点希望。我们把那个投资计划称为A计划,而宁夏的这个称为B计划。
在A计划的阶段,参与者还是我和X两个人,到了B计划的时候,参与者增加到了四人。X的3D游戏组的Y,还有我这边Webgame组的Z。
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于投资的事情并没有做太多了考虑,在B计划出来之后,我开始思考一些问题了。尤其是我们四人(加上家属实际上是6人)在一次密会(就跟特工行动一样,在一个昏暗的咖啡厅里,然后开口闭口A计划、B计划、危险……的确有拍Mission Impossible的感觉)之后,我开始认真地思考关于投资,我应该走的道路的问题。
首先的一个问题,投资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别人拿来钱之后,我们做出东西就完事了。投资者希望利润的回报、控制力以及可持续发展(就是不会让技术人员离开)。这意味着责任、承诺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我们在那次密谈中说到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B计划的投资者期望游戏在一年之内能够产生100万的利润,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没有办法肯定的承诺。首先,Webgame实际能够产生的效益是我们现在没法预计的。给盛大的项目书虽然预测了,但那纯粹是胡乱或者是夸大的预测。我们当时拥有的《纵横天下》是免费的状态,没有从玩家收费,也没有广告或诸如此类的增值服务。所以,我们能得到的“网页游戏能赚多少钱”的信息几乎是零。当时我们预测是开四台服务器,不过,四台服务器1年100万的利润……不清楚,那时我们认为不会达到这个水平,不过,说中肯点是实在不清楚。然而,不清楚能赚多少钱,这种事情自然不能跟投资方说。
其实是关于控制力的话题。对于公司运作这方面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作为投资方,肯定要占有主动。而作为我们,又不能让他们占有主动。那天晚上谈了许多关于如何接受注资的话题。比如说,我们开始的股份为40万,是40%,如果投资者又注资100,总价值为200万,那40万就只变成20%。但是,这些投资又是不可避免的。还有,第三方的投资怎么分配,诸如此类的许多问题,详细说起来就太无味了。
总而言之,经过这许多问题的提出和我们讨论的答案,让我有机会思考这些问题,也让我意识到拉投资来做游戏跟我最初描绘的蓝图是完全不同的。我最初描绘的东西更近似借钱,搞到一笔起动资金,然后起步之后就是自己的天下了。受制于人是我最不想做的事情,这也是投资必然带来的结果。我所期望的主动权一开始就失去了。所以这绝对不是我应该走的一条道路。
其实的一个问题是人员的问题。虽然谈论这个话题有些伤感情,不过这也是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在我和X两个人的时候,这个问题似乎没有变得很尖锐,不过,当部队人数上升到四人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成为问题了。
首先是关于主导权的问题,虽然我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谈论这个问题,不过,这的确是让我止步的问题之一。这个问题和分配等等人方面的问题不一样,不是谈论就可以解决的。因为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的过程中,这个位置自然而然就决定下来了。X作为这次投资计划的主要策划者,拥有最大的资源,他在这个计划拥有了最大的主导,也以领导自居。
当时X在跟我谈投资的时候,说了这样一个观点:只要有钱,不怕找不到技术。我当时没有反驳这个观点,当然,也不需要反驳,或者说钱和技术哪一个更重要,这个事情的真伪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让我认清楚一件事情,在他的思想中的世界观与价值观,与BOSS没有什么一样。他认为运用钱的技巧比技术更为重要,然而我是天生的技术派。我心中策划的蓝图,不可能在一个资金派的领导下实现。
在几个人的圈子中,一个人是否成为领导,这不是靠投票决定的,也不是通过辩论,主张自己在这个事件中多么重要这种辩论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靠他的所作所为决定的。只能专精于技术的我,很难成为领导,也就没有主导的地位。资金派或是技术派的分歧也是如此,一个人的价值观是他一生经历决定的,资金派不可能经过一场争论就变成技术派。即便我如何证明技术重要,把他反驳得毫无话说,这也不会改变一个人的看法。我并不是说价值观的争论不是没有意义,有思考,有争论,思想才会成熟。但至少,在这一点上,去争论价值观是毫无意义的。
以上的事情最终决定了我在这场命运之旅中不能成为Captain。我希望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被谁左右,不想居于人上,也不想居于人下。这就是在主导权上导致我退出的原因。
关于分配的问题,X最初的想法是我们四人平分,不过后来Y说我作为重点,应该分配得更多一点。最终的分配分额我的分配好像是其它人的一倍,比如说我20%,Y10%这个样子,不过,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因为当时我已经决心不能上这条船,所以谈到分配的时候只是随便谈谈。谁会计较一个你永远不会得到的股份呢?跟BOSS谈分红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心情,BOSS说8%的分红,那8%就8%吧,就算是18%也没有分别,因为根本不关我的事。
虽然分额的多少不是重点,不过X这种均分田的思想让我觉得他把这个事情搞得比较草率。四个人合伙搞一个事情,并不是一个理想的组合。Y当时提出这一个问题,除了我之外,另外三个人的角色都相重叠起来了。这的确是一个事实,其实,作为谈生意的手腕,或是说个人拥有的资源(生意上的人缘,渠道等等啦)上来说,Y和Z也是有几把刷子的。
总之,各种方面上的故虑让我决定不上这条船了。其实,不需要全部的故虑,任何一方的故虑就足以让我退出这个计划。后来X虽然几次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认为这些故虑是不存在的,不过,一但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动摇,是我从小时的性格。

接下来几经思考,我的新的计划开始制定了。这个计划在几个原则下制定的,首先,离开这个鬼公司。还没决定走之前没有觉得什么,一但决定走之后,我是一天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了。当然,把手头的事情抛下就闪人,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世。而我运气很好,找到了很适合辞职的时机。
在A计划和B计划周旋的时间大约为2个多月,我制定下新的计划的时候,已经快3月(就在开始写这篇周年纪念文前不久吧)。而我是07年4月进入公司的,1年的合同刚好到期,而给盛大的项目,也就是新的项目改版也很快就完成,所以,我既可以把手上的事情完成,不受制于责任心,也不受制于合同。
在这里,还有一个笑话。嗯,应该不能说是笑话,说是趣闻。
当时跟盛大定了合同之后,我们制作了给盛大的版本,后来BOSS通过其它的渠道谈到了一个北美的合同,准备制作一份北美的版本(英文版),换一些图片资源之类,做成另外一个游戏,当然,是背着盛大做的。BOSS谈下这个生意之后很兴奋,因为时间紧迫,开始让我们加班加点,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提出辞职的。
我辞职的场景当时是这样的,我跟Z被BOSS叫进办公室,然后BOSS们跟我们谈了一下现在工作的状态,谈了一下北美那边的版本状态。然后等他们停顿了一下,准备说下一步的时候,我就说:“BOSS,我要辞职……”
然后,你可以想象他们的表情,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我说的是什么。过了一会之后,一个BOSS(我们的BOSS有两个)才机械地问我:为什么?
根据Z的解释,这个场面是如此有趣的:BOSS他们先把我们叫进去,然后大谈Webgame和公司的发展,谈到北美,谈到……正当他们谈得兴起的时候,准备谈以后公司发展的宏图大业的时候,作为公司Webgame的核心力量的我,突然来一句“我要辞职”!这是个什么样的效果。再加上我平时没有透露出对公司的任何不满,想必BOSS此时听到这句话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吧。
我当是说辞职的时候很紧张,当然没有去想这些事情,也没有注意BOSS的反应,是后来在旁边的Z告诉我的。当然,给BOSS一个突然袭击也并不是我预谋的事情,只是,如果有什么不满,不会显露在外,这一点原则造成了这个局面吧。Z说他当时坐在旁边,看着BOSS的表情都很想笑,但是一直忍着不吭气……
辞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阻力,或许这就是BOSS器量的原因吧,从人格上来说,我的BOSS还是不错的人。我本以为还会更为难我,比如说扣我一个月的工资之类。虽然我在3月中旬的时候就离开公司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还是完整地发给我了。

再接下来,就是现在了,当然,不是说现在的现在,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09年了,我说的是离开公司之后。我的计划首先是离开公司,然后我做到了。然后呢?我对外宣称有两种,第一种是我对朋友说的,我说我计划要玩一年,玩游戏,看动画。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工作压力太大的原因吧,我的玩心特别重,作为我的情况,不是指出去游玩还是什么的,而是指玩游戏,看动画。有太多游戏想玩,有太多动画想看。我辞职之后,马上下载了300多集的《海贼王》,然后不分日夜地看。
第二种是对我的父母说的。我说我计划在这一年中制作一个Webgame,自己来创业。
事实上,我对两边都说谎了,作为父母那边,我当然不能说我辞职就是为了玩游戏,他们不打死我才怪。但是,在我当时手中只有12000元,能够支持生活的限度是1年,1年之后,我就是身无分文了。所以,我必须要在这一年中找到活路,这个活路不是指找工作之类的,既然我已经做过了一个网页游戏,我就会发挥这个特长。
在我的计划中,我在这一年之内完成一个网页游戏,然后独立运营。当然,说是运营,其实是作为个人网站的形式,开始的时候没想到弄很大,先把网页游戏做出来,然后运营着看,走一步是一步。反正服务器这方面也有经验。当然,不弄很大只是说运营,在游戏方面,我的目标还是制作出超越目前所有游戏Webgame,不会输给任何人!跟初出茅庐的人不同,我现在有的不仅是雄心和天赋,我也有经验了。
作为朋友那边,我说我是要玩一年游戏也是一个借口,我还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一个人在开发Webgame的事情。我们A、B计划中的那三个人都希望我有天能“出山”来制作Webgame,按照他们的话来说,他们能找到投资。如果我说我自己一个人做Webgame,我想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笑)。但是我希望一个不被任何人打扰的环境,自由自在地做事情,玩游戏。也就是现在网络上称的“宅男”状态。

很好,那么,收尾吧。
事实上,到现在(指09年的现在),我已经过了差不多一年的宅男生活了。计划很顺利,我已经玩游戏看动画看了个饱,看到没有好的动画可看了。而Webgame也做了不少,基本上在08年,玩游戏和工作的时间是2:1。而在后期,就是看动画看到没东西看之后,玩游戏和工作的时间变成了1:2。
这篇周年纪念文是在08年3月开始写的,如果那时候来结尾的话,会做一些展望,其实,我用“信念”这个标题,就是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心,确定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对的。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答案。不过,现在我不用做那些展望了,因为,09年的我已经知道了答案,一切都很顺利,我为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并没有什么问题。虽然我现在快山穷水尽了,不过,心中却没有什么担心的。

回想一下我为什么会用信念来作为这篇周年纪念文的标题吧。在我写22岁的周年纪念文《一骑当千》的时候,我还没有找到工作,但是,我确定了一切东西,我确定了我要追求的是什么,在我的这一年,我实现了22岁周年纪念文时为自己定下的目标,我得到了很多东西,过着很充实的生活。在《向日葵武士》中的那句话仍然是最适合我的话:我不想被支配别人,也不想被别人支配。在我写这篇周年纪念文时,这就是我最想说的话吧。
不管怎么说,在我能够回忆起来的时间中,23岁是最充实的一年。
再见了,23岁。

姜尔西
2009年1月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