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一)

文章目录

目录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一)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二)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三)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四)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五)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六)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七)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八)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九)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十)

 

献给父亲与兄长

 

引言

有这样一个故事。

曾经有一段时期,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是神,但是他们却无法无天,滥用神权。因此,众神之神的梵天决定,要把人的神性从他们身上取走,藏在他们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让他们再也不能滥用自己的神权。

“我们把它深埋在地下吧。”其他神说。“不,”梵天说,“因为他们会向下挖地,最后还是能找到的。”

“那我们把它沉到海底吧。”众神说。“不,”梵天说,“因为他们会学会潜水,在水下也能找到它。”

“那我们把它藏到最高的山上吧。”众神说。“不,”梵天说,“因为他们有一天终将登上每一座高峰,还是会找到它的。”

“那我们就不知道还能藏到什么让他们找不到的地方。”众神说。

“我来告诉你们吧,”梵天说,“藏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去那里找的。”

他们就这么做了。在每个人的身上都隐藏了某种神性。从那之后,人类挖遍地球上的每个角落,潜到水中的每个地方,登上了每座高峰,去寻找自己的神性,其实,它一直就隐藏在自己的身上。

 

感谢朗达·拜恩与她的《秘密》,感谢霍金与他的《大设计》,没有这两本书的指导,我无法完成这篇文章。

周年纪念文是家族的传承,每年会有一篇这样的文章作为一年的总结。这篇文章是为未来的自己而写的,留下一个印记,以后的自己看到的时候,就知道当年自己是什么样一种想法。所以,我写的东西很随意,没有在意任何文学上的技巧,如果觉得读不下去,完全可以理解。我的财宝就藏在这乱七八糟的文章中,愿意寻找的人就请寻找吧。这篇文章已经用它的长度保护了他不被阅读。

对于真理的追求是每一个人的宿命。也许在这里我不应该用“真理”这个词,这个词已经被现代摧毁了,以至于人们一看到这词,会直接联想到空放厥词,莫明所以的文人。所以我换个说法。

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参与到了“人生”这场游戏之中,而每个人都追求胜利。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有必然要求解答的问题:自己追求的胜利是什么?怎么样才能达成?

追求每个人不同,但每个人都渴望知道,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而想要知道这个答案,就需要知道支配这个游戏的法则,至于这个东西是叫“真理”还是叫其它名字并不重要。

我在这里所说的,也许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并不是新的东西。我所说的,已经流传了数千年,每个人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这个东西。

这是人所能拥有的最伟大的力量。佛家把这个称为“禅”;道家把这个称为“道”;成功学家把这个称为“气场”,科学家把这个称为“潜能力”;漫画家把这个称为“小宇宙”;朗达·拜恩把这个称为“吸引力”,霍金把这个称为“大设计”。

我也用我自己的语言来讲述这个东西,而我把它称为……

 

 

卷之一 观察模式

以上的都是人尽皆知的,最关键的问题在这里:这个法则是什么样子的?

我当然不期望一句话就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与其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不如把它拆分成几个问题。这拆分出来的几个部份,其中之一就是:

这个法则是简单的还是复杂的?

在直观上,人们会觉得这个法则很复杂,复杂得不得了。就如同人们最初对于世界的认识一样,每一个现象都是由不同的法则决定,如果将其神话,就是每一个现象都由一个神来司管。然而剥茧抽丝地研究下去,人们却发现支配这些复杂现象的背后是简单的原理。整个宇宙的运行由四种基本的力来决定。但似乎这还不够,以至于科学发展到现在,科学家们在研究是否有一种力可以把四种力统一起来。

支配人生这场游戏的法则也是如此,它在许多面上呈现出不同的形态,作用于其中的“力”很多。以至于不同的领域拥有各自不同的法则,所以经常听到人说“一个优秀的XXX往往不是一个优秀的XXX”。

那么,真理有许多套吗?不!

在这里,请允许我摘录一段霍金在《大设计》中的表述,有关于什么叫“观察模式”,这不仅在科学上是适用的,在人生上也是如此:

“几年前,意大利蒙札市议会禁止宠物的主人把金鱼养在弯曲的鱼缸里。提案的负责人解释此提案的部份理由是,因为金鱼向外凝视时会得到实在的歪曲景色,因此将金鱼养在弯曲的缸里是残酷的。然而,我们何以得知我们拥有真正的没有被歪曲的实在图像?难道我们自己不也可能处于某个大鱼缸之内,一个巨在的透镜扭曲我们的美景?金鱼的实在的图像和我们的不同,然而我们能肯定它比我们的更不真实吗?

“金鱼的实在图像和我们自己的不同,但金鱼仍然可以表述制约它们观察到的在鱼缸外面物体运动的科学定律。例如,由于变形,我们观察一个自由物体在一条直线上运动,会被金鱼观察成它是沿着一条曲线运动。尽管如此,金鱼可以从它们变形的参考系中表述科学定律,这些定律总是成立,而且使它们能预言鱼缸外的物体的未来运动。它们的定律会比我们参考系中的定律更为复杂,但简单性只不过是口味而已。如果一条金鱼表述了这样的一个理论,我们就只好承认金鱼的风景是实在的一个正确的图像。”

这段话隐藏了不少的意思,其中之一就是,不同的人可以用不同的定律来观察世界,只要能够得到正确的结论,我们就说这个观察方式是对的。

就比如说,牛顿和他的经典物理学曾经被认为能够解释这个世界的运行原理,这个宇宙也被认为是一个巨大的机械宇宙。然而事实上不是这样,它无法解释这个宇宙中的一切,解释星体运动的时候无法得到准确的结论,能够解释大尺度范围的理论是“相对论”,而如果要解释微观世界,相对论也失效了,这时有效的理论是“量子力学”。

现在科学家都知道经典物理学这一个“观察模式”是错误的,但人们仍然利用经典物理学来观察事物。为什么?因为它是不是真理无关紧要,关键是在我们需要的领域,这个理论能够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得到正确的结论,它的误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在这个社会中,历朝历代无数的文人学士向我们灌输的一大谎言就是真理对于人生的必要性,追求真理的人就是高档的,不追求真理的人就是低俗的。实际上,在许多层面上,这并不是必须的,需要的只是“近似真理”的观察模式。

虽说如此,但人不可能在一个领域中生活。商人可以利用商场上的观察模式来解决他的问题,但商人不会永远都是一个商人,回到家时就变成了丈夫,跟人交往时就变成了朋友,追求伴侣时就是情人,在父亲面前是儿子,在儿子面前是父亲。如果用商场的观察模式来处理这些问题,就会有致命的误差。

科学家是这样解决这个问题的。在经典物理学中,时间是一个不变的衡量,但在相对论中不是,根据相对论,因为引力的原因,地球上方的时间和地球下方的时间不一样。什么意思呢?假设发射一个卫星到轨道上,卫星上的钟如果用同样的测量方式测量时间,得到的时间将和地球上的不一致。

科学家没有下赌注,他们是这样做的。首先卫星上的钟采取的是与地面上一致的测量方式,但是拥有一个修正程序,可以通过信号触发。他们把卫星发射上去之后,观察与地面的时间差距,结果发现果然时间上有误差。然后他们启用了根据相对论计算出来的那个修正程序,使两个钟的结果一致。

大部份人也是这样做的。处于不同的情况下,使用不同的观察模式,在商场上可能是心狠手辣的人,在家里却有可能是慈祥的父亲。有人把这个称之为“面具”。虽然比喻很形象,但我不大同意这种说法,面具的意思是为了隐藏自己真实的面貌而装备的,那么使用不同的观察模式到底是为了隐藏什么呢?所有的观察模式都是对等的,真实的自己。

使用不同的观察模式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但这需要莫大的能量,所谓二面三刀的人不是谁都可以扮演。大部份人都选择使用一种模式,并且尽量避开这种模式无法处理的情况。

这就像世界上有许多不同的领域,每个领域都有一扇门,要打开这个门进入这个领域,需要一样特别的钥匙。如果要进入10个不同的领域,自己就需要配置10种不同的钥匙,记住每个钥匙对应于哪一扇门。

那么,是否有一种观察的模式,能够完整地适应法则,无论处于哪种局面下都有效?是否能够创造一把万能钥匙,打开任何领域的门?

以“是”和“否”来回答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回答“是”的话,随之而来的问题是“HOW?”,回答“否”的话,随之而来的问题是“WHY?”。随之而来的问题才是最关键的,要得到答案,还需要解决关于法则的另一个问题。

科学家知道这世界的行动由力支配,有引力,电磁力等等。人生同样也是如此,一切的行动都由源在的“力”驱动,要理解法则,首先需要理解这个法则存在的力。这就是开始所说的问题拆分的其中之一:

这个法则中存在多少种力?

 

 

卷之二 力

从今年开始的时候,我开始为我的游戏《古今东西》写作小说,名字同样也叫做《古今东西》,里面讲述的是主角寻找“真宝”的故事。“真宝”是传说中的一个宝物,据说得到它的人能够实现任何愿望,即便想成为神都可以。没有人知道“真宝”是什么样子,只能从文献中知道,曾经有人得到过真宝,利用它创造了奇迹般的成就。

与真宝相关联的是“五神器”,集齐五神器的人才拥有获得“真宝”的资格。这五神器是“勇者之剑”,“智者之书”,“贤者之石”,“王者之瞳”,“圣者之心”。这五个名称只是通称,实际上这五神器是什么样子有许多种不同版本的说法。主角所在的世界的强者们为了追逐这五神器展开了没有尽头的杀戮。

主角也参与到了寻找与斗争之中,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渐渐领悟到了这五神器不是指物品,而是指的人身上具有的品质,而寻找五神器的意义在于寻找拥有这五种品质的英雄。之所以“得到”这五神器的人能够拥有得到“真宝”的资格,是因为“得到”这五神器的意义在于理解这五种品质,“真宝”的别名也就是真理之力,得到这种力量的人拥有实现一切的可能。

在最初写这篇小说的时候,我的思想还不如现在这般有系统,最初的版本不是五神器,而是七神器。

那时候我追求的是这样一个课题,人世间拥有许多种不同的人,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生活与处事的风格,那么,追溯其根源,一共有多少种类型呢?我得到的答案是七种:

勇者:这种人拥有豪迈的生活方式。用力量粉碎面前的一切困难。他们的力量源自于本能,因而也强大。缺点就是由本能驱动的人缺少主见,很容易被利用。

智者:这种人关心自然界本身的运作规则。追求对于世界的理解是他们的目的。能够推动世界进行实质性地进步。

贤者:这种人关心人与人之间的运作规则。虽然与智者一样同样追求对于世界的理解,但是针对的方向不一样。这种人通常拥有较高的成就,维持整个世界的运转。

王者:这种人司管统治,从公司的老板到帝国的皇帝从立场上来说都符合这个角色。他们所要求,与其说是知识与智慧,不如说是一种叫做“魅力”的特质。对于他们来说,重点不在于如何使用本身的力量,而在于如何增幅他人的力量。

霸者:其实这个和王者属于类似的风格,当时之所以把这个与王者分离开,是因为考虑到一种特别的品质“野心”。王者不一定需要野心,但是霸者是依靠这种力量来驱动的。

圣者:这种人在能力上虽然与贤者/智者类似,但是所追求的东西不同。他们关心如何造福于其它人。一种处于超然境界的人。

舞者:是的,有这个,很奇怪的分类对吧?本意指的是“演员”,电影里面的演员就不说了,像公关人员也属于这一类。这种人的特性就是能够创造虚拟的自我。

在那时候我的想法中,世界上的任何生活风格都是源于这七类,每个人的生活风格中都混合着这七类,就像是三原色一样,决定了份量之后,就可以调合出五彩的颜色。

那时候对于“神器”的定义不是“品质”,而是“生活风格”,从这个意义上说,最初的版本中,“神器”那时候所指的不是“力”,而是指“观察模式”。可以看得出来,那时候的想法还比较浅,利用观察模式的现象来分类,也可以说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没有深透到本质的分析。

深透到“力”这个层次,情况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这是追求根源的分析。影响人行动的力量,追溯其根源,究竟有多少种呢?五种!

 

 

卷之三 勇者の宝

拥有勇气的的人称为勇者。勇气这个词用来形容根源的力量并不太准确,最合适的词是“自信”,勇气这只是根源力量的一种体现而已。

这种力量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至少看起来像。这是因为当我们获得这第一种力的时候,几乎还没有办法自己思考它的意义,只能毫无保留地接受它。所以对于做父母的人来说,孩子还不懂事时给他的自信是所有人生教育中最重要的一环,在这一段时间中形成的自信几乎是坚不可摧的。因为等自己懂事之后想获得这种力量,总是需要回答一个问题:我能行吗?并且需要事实来验证自己的提问。而大家都知道,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我属于很幸运的那一部份,感谢我的父母,等我明白事理的时候,自己的身上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自信了。

所以无论从学校开始,还是到步入社会,对于同一样东西,我与别人的感觉就大不相同。很多人面对挑战的时候,内心感觉到的是郁闷,而对于我来说却是兴奋,所以玩游戏的时候我总是把难度调到MAX,努力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人生是一场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我也是这样做的——为自己找一个远大的目标。

我进入大学之后,才认识到这个社会存在一个我无法理解的现象。大部份人居然没有明确的目标!我震惊了,一个人应该拥有理想在我的观察模型里面就如同一只狗应该有两只耳朵一样自然。进入社会的人因为各种的限制就先放下不谈,但是做为大学生,居然没有自己人生的规划!这样的人要进入社会,就像一个没有蓝图的人要去盖房子一样。简直不可思议。

这个社会上流行着一种绝望的思潮,虽然并不是这个时代独有的。那就是人们觉得这个社会充满了绝望,人们反复地呐喊,反复地问,这个社会给我们的希望在哪里?许多文学的作品,比如说《蜗居》,比如说韩寒的《青春》就代表了人们心中的这种呐喊。

如果就绝对条件上来说,我和这些绝望的人面对的处境并没有不同。从15岁开始到现在,除了大学那4年是家里供的学费和生活费之外,其它的时间都是自给自足的。到现在我仍然是没有车子,没有房子,没有女朋友,赚到的生活费刚刚够自己的生活。这十多年除了朋友白吃白喝请客那几次之外,我从来没有到外面玩乐过。

然而,我对于这个社会却从来没有绝望过,希望的火焰从未暗淡。我对于未来的信心可以说跟高固那样——“欲勇者贾余余勇”——多得没地方用。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希望在哪里”这个问题更不可思议了。在我的理解中,“希望”不是指的观察社会之后得到的客观结论,而是指自己对于心中燃烧着的火焰的感觉吧?

这个问题迷惑了我很久,我虽然明白这种现象,明白“WHAT”,但是不明白“WHY”。现在我明白这种误差是由于“自信”这种力对于观察模式的影响造成的。

对于我的游戏设计来说,这个观察模型让我走错了路,错得离谱。第一个产生误差的点当然就在于大家对于难度的感受,我认为出现困难大家应该觉得兴奋,有玩头才是,但是大部份的玩家得到的感受都是郁闷和被打击了。第二个产生误差的点就是对于难度程度的定义,对于我来说简单的东西,对于其它人来说并不一定简单。

一个人的观察模型是受到自己的“力”的影响的,对于传统意义上所说的“不太灵活”,只会用一种观察模式的人来说,影响更大。我就是这种。

然而,一个人处理世间的问题,除了用自己的观察模型进行之外别无他法,我的这种态度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是有利的,今后也将会这样进行下去。唯一存在的问题就是,用这种态度去衡量别人时会出现严重的误差。就如同使用牛顿力学的模式去观察宇宙尺度的问题一样。

在我还没有明白这一点之前,我可以说是一个思想上的匹夫。所以,在年青的那一段时间中,我崇拜的是项羽,崇拜的是织田信长这样的人物。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