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十)

文章目录

目录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一)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二)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三)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四)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五)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六)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七)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八)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九)

二十七岁周年纪念文 – 真の宝(十)

 

卷之二十九 论心魔

人们知道,复杂的机械通常拥有自己的监控系统。比如说一个车就拥有自己的仪表盘,显示现在的状态。如果油量不足,那会就会显示缺少油的标志。一个人的身体也拥有自己监控系统,身体的哪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就会通过感觉表现出来,疼痛,饥饿等等。

那么,一个人的灵魂是否拥有自己的监控系统呢?当然有。就是人们常说的七情六欲。那些佛学的大师所追求的就是断绝七情六欲,认为这是苦恼的源泉。这个说法大体来说是正确的,任何情绪的产生,都是灵魂的监控,告诉你哪个地方拥有什么问题。所以,对于达到佛的境界的人,这一切都是不需要的,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去掉这一切之后拥有的“平静”而已。顺便一说,我还没有达到那种无欲无求的地步。

情绪拥有许多种,但是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好的情绪,一种是坏的情绪。好的情绪发生时,说明灵魂在通知你,你的感受是对的。坏的情绪发生的时候,说明你的感受是错的。第一种也许大家会理解,但是第二种大多数人也许不会同意。

就比如说愤怒。你看到一个人在欺负其它人,或者是在欺负你的女朋友,你当然会感觉到愤怒。但照监控的原则,你感觉愤怒,说明你的想法有问题。但这怎么可能呢?我看到一个人正在进行恶行,觉得愤怒不是正常的事情吗?不觉得愤怒的人想法才有问题。又比如说仇恨。某个人做事得罪了你,你觉得拥有仇恨才是正常的,不是吗?如果不觉得仇恨的人想法才有问题。又比如说悲伤,你的女朋友去世了,觉得悲伤不是正常的反应吗?不觉得悲伤说明你是一个冷血动物,你根本不在乎你的女朋友了。

在道理上,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问题就出在,你的潜意志的“翻译”问题,这些的对错都是世界上的道德和理论来决定的,但你的灵魂关心的只是你的状态。如果你处于一个愤怒的状态,处于悲伤的状态,这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坏的状态,你的灵魂在警告你,你的这个地方出问题了,请改正。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不正是这样吗?你见过愤怒,悲伤,嫉妒这些情绪为人生创造过好的东西吗?当你的心理世界中出现这些东西,说明你的世界正在受到严重的破坏,你的灵魂就是在通告你这一点!然而,许多人却不知道这一点。

灵魂的警告另一个特性就是,当你没有将这些东西从你的世界中移除的时候,灵魂会以更大的声音向你通告。你见过这种情况吧,你向另一个人传话,但是你们两个人相距太远,当对方听不到你的声音时,你就会以更大的声音叫喊,再听不到的时候,就以更大的声音叫喊。灵魂同样也是如此,他会提高自己的警告音,你就会变得更难受,当你还不查觉时,继续提高。所以,你越是去想悲伤的事情,你就越悲伤。因为你想悲伤的事情的时候,灵魂以为你还没有查觉,所以一次一次地提高自己的“声音”,好让你能够听到。

好的情绪也是作用于同样的机理,所以你越是想开心的事情,越是会开心,因为灵魂以为你不知道,所以会一次次地提高分贝。

我以前也拥有心魔,其中一个是仇恨,在上面的大博弈之中说了,就不再说。另一个是嫉妒。嫉妒是几乎所有人共通的心魔,因为仇恨,愤怒,悲伤都是你遇到某些事情的时候才会发生,在生命中出现的机会相比起来更少。但嫉妒不一样,嫉妒是因为比较而产生的,然而,比较这个行为自从人懂事以来就会进行,到死也不会结束。人的一生都是在与他人的比较中度过的。

仇富的心理不用说就是其中的一个反应。对于我来说,我不仇富,但是我也有我所仇的东西。比如说郭敬明,我以前就看他很不爽,因为抄袭而获得的名声,写出来的东西也是为了满足大众的俗的东西,作为以写作为志向的人,我无法忍受这样的人在中国文讲坛取得这样的地位。

当然,嫉妒的一个最可怕的地方是因为他不像其它情绪一样那么明显,因为他伴随人的一生存在,就算这种情绪在自己的心中扎根,也很难察觉。比如说,我以前鄙视郭敬明,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是因为这是我的嫉妒而产生的,我认为这是我理性的分析所得出的结果,这是正确的。然而,当我拥有一双能够把自己看得更清楚的,带X光的慧眼时,我才发现隐藏在我心中的这个情绪,当我把他揪出来之后,我却变得尊敬郭敬明了。

说几个游戏里面的事情吧。

 

A、

这是上面所说的R准备离开游戏之后的事情。他在游戏里面出售游戏币回收RMB。在我的游戏拍卖机制里面,原来限制了拍卖价格的上限,但是后来不知道哪次听人家劝,把拍卖上限取消了。直到R卖游戏币的时候,我才醒悟到我原来设置拍卖价格上限的理由,是为了防止打钱工场的出现,这样就破坏了游戏的平衡(因为打钱工场可以用机器人打装备,然后用装备卖钱,再用钱卖RMB)。

然而,我当时准备把拍卖上限改回来,最大的动力不是因为要防止打钱工场。因为打钱工场现在在这个游戏中并不存在,我是看到R回收RMB我很不爽,一方面R跟我吵架时,口口声声地说我花了多少多少钱,但是实际上这些钱他又能回收回去。第二,玩家如果向他买游戏币,等于是从我的手中抢生意。我当时很想把拍卖上限改回来,这样就不存在卖游戏币的问题,因为每获得游戏币,都必须支付几乎相同价值的道具。

但是我忍住了,我知道一个原则,受仇恨所驱动的行为永远是不会产生好的结果的。

 

B、

游戏中曾经有一个这样的BUG,经验药水可以无限地使用。这就意味着,使用这个BUG的人可以获得相当于平时3倍的经验。这个BUG是一个我还不熟悉的玩家告诉我的。

但是,有一天我在与C聊天的时候,C也告诉我这个BUG,还说这个BUG很早就出现了。我当时一下子就火了,其它人不说,我一直是把C当朋友的。其它人不说我没什么好说的,自己的朋友遇到这样事情也不通知我,我能不生气吗?

我当时分析,如果这个BUG出现了这么久的时间,游戏中的大部份人也在使用,如果一下子改回原来的样子,大家就像吸毒者一样,会出现禁断症状。所以我想,在修复这个BUG之后,把经验调高到原来的3倍。正好这个游戏的测试也需要玩家进行加速的升级。于是我就这样改了。后面的事实也证明,这样改是可以的。从这一个角度来说,我没有站在仇恨的角度做事,而是为玩家着想。

然而,在当时我的心中也充满了仇恨的想法。C这一段时间在疯狂的炼级,仿佛在追求什么似的。我知道他在利用这个BUG,我当时心里面,出来混,总有一天要还的,我把经验改成3倍,你这些天疯狂炼的,别人之后也可以轻易的冲上来,这就是你知道BUG却不告诉我的下场。

我改经验是出于好意的部份,玩家因此而HAPPY,我改经验出于恶意的部份,C到后面果然对于这个耿耿于怀,一天不忘记抱怨我一次。最后他被自己的仇恨吞没,在游戏里面切腹了。

你知道人的感觉最奇妙的地方在哪儿吗?不管怎么想,你想的都会实现。

 

C、

还有一个关于玩家T的事情。玩家T是游戏中不错的主顾,总是很支持我,我把他当成自己的理解者。但是有一次活动他没有充值,我去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次改动不满意,不充值的原因是觉得我不为玩家着想。

我当时很郁闷,因为我自己想的是什么我心里面清楚,我不仅是为玩家着想,有些细节正是为像T这样的玩家才做出来的。结果我得到的评价是我不他们着想。还有比这个更讽刺的事情吗?

我当时很郁闷,但是没有办法发泄。因为我知道,一个人一但形成这种想法,自己就算是说什么也没有用的。只会引起反感而已。然而,到最后,我仍然是无法克制住自己的仇恨,在论坛里面吐了几句怨言,抱怨人和人之间的理解真困难。

之后这个怨言引起的回复也是在的我意料之中的争执。虽然我在“理论”上已经明白一切,但是控制住自己的内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是强者和弱者之间决定性的区别。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心魔,人永远都要与自己的心魔战斗,也许有胜有负有平,但从与自己的心魔的战斗中,自己才能够真正地变得强大。

 

 

卷之三十 论战术与战略

最后这一卷献给我的朋友。

在讨论这个之前,需要先讲一个事情。这个其实也是与心魔斗争相关的。

这是关于玩家J的事情。这个事情发生在R的大博弈事件不久之后,当时R和他们公会的人对我的信用都很低。在他们公会中有一个玩家P,也是游戏中的充值大户。玩家J所属的公会与玩家P所属的公会是游戏中的死敌。玩家J也是游戏中的一个充值大户,消费只比P少那么一点。

当时P提出了一个游戏中的不合理的设定。我于是决定修改掉,但是这个不合理的设定对于弱者是不利的,而在斗争中,J是属于不利的一方。所以他在论坛中指责我是一个见钱眼开的游戏开发者,总是照顾游戏中的充值多的一方。

那是我在游戏中唯一生气的时刻。我完全爆发了,在论坛上把J大骂了一顿。把我之前忍在心中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我为什么会生气?想想看,那时候我才把R和R的同僚得罪,一口气失去了一半的充值用户。我为了修改游戏,为了让这个游戏变得更好,做出的这样的壮士断臂的壮举,而现在居然有人跳出来骂我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为了利益而折腰的人,还有比这更大的侮辱吗?本来J也是一个充值大户,我平时也是不愿意去得罪这样的人,但是当时我已经损失了一半,还在乎这么一个吗?就像一个杀了一票人的杀人犯,已经杀红了眼,再杀一个也就那个样而已。

结果当然不用说是他被气死,离开了游戏。如果说博弈,这是一场彻底的失败,不仅外在没有技巧可言,我自己也没有战胜自己的心魔。然而,出乎意料的,我对于这个事情并不太后悔。我因为这个事件悟出了不少东西,就是我在上面也说到过的,人生的战术与战略的问题。

在每一场小博弈中胜利,并不代表能够在整个大博弈中胜利。相反,如果不能够忍受小失败,等待的只有大失败。所以,对于一个人来说,威严和形象不是虚幻的东西,因为他影响对方博弈策略的选择。我在那次之后,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游戏中有意地创造了自己作为游戏开发者的权威,果然,我在两次“立威”的行动之后,以前为了利益而吵闹的声音就少了,人们关注的是游戏本身的运行,我的工作顺利了许多。

我曾经有一段经典的博弈,虽然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但是我觉得有必要记录在这里。

我有一个很好的哥们X,很久之前就认识的。我们的关系一直就很好,但是有一段时间我们相处并不融洽。以前我认为朋友之间相互说粗口,肆无忌惮才是“够哥们”的象征,所以我们两个人之间也经常相互骂对方,当然,不是真的那种骂,只是你做错一件事情的时候就说你几句,我叫他贱人,他叫我白痴。

很长一段时间这样倒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后来我才渐渐意识到这种习惯导致的问题。这对于交际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我那时候才意识到父亲曾经跟我说的维持两个人的关系的秘密——相敬如宾有多重要。之后我就停止了骂他。但是他的习惯却一直没有改掉,我当然对他说过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是要好的朋友,我也不好真正向他发火。

到最后,我没有办法,策划了一个计划。我首先用强硬的态度警告他,如果再骂我我就会动手,骂一次动一次手。当然他的习惯是改不了的,所以我就将他暴打了一顿——说的夸张了点,实际上就是几拳而已。他当然不服气,也想还手,可是,被我的气势镇住了。

说实话,那时候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人拥有气势这种东西。当时他准备上来打我的时候,我看见他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他一定生气得不得了,但是当他上来的时候,我把我全身的怒火都激发出来,吼道:你来啊!当时我的确看到他被吓住了。之后我们没有动手,只是不欢而散,当然,我给他的警告和暴力在他心中起了作用。

这样就完了吗?如果这样就完了,那就叫泄愤,不叫策略了。我们两冷静了一下之后,我马上跑去道歉,这不是为了弥补我的冲动,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理所当然,我要说的台词也计划好了,我拿出相敬如宾的那一套,向他说明了以后两个人应该怎么相处。

之后,我们仍然是好哥们,再也没有吵过架,也没有骂对方了。

当然,我说这个例子不是说暴力至上,暴力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最愚蠢的手段,没有任何其它手段使用时才应该拿出来用。但我也绝不否认暴力的力量,一个实际存在的力量不可能没有意义,关键是使用的人的策略。

策略都是需要根据对手来决定的,我的策略能够成功的理由有两个。当然,暴力本身的强力不计算在其中,打不过别人就称不上暴力了。第一个不用说是这个暴力不是由一时冲动的泄愤行为,我在一开始就把打他的大棒和之后给他的糖都准备好了。第二个是他本人是一个内心不喜好斗争的人。这两者缺一不可。

就比如说我,我和我的朋友X的相反,我就是一个斗士,如果对我使用这种方法那就是找死。要么不把我打死,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从这一点来说,我的父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我小时候就挨过父亲的打,很奇怪,有一段时间,在我的教育的初期,我的父亲也打我,还准备一个马尾鞭,写了一排字在旁边——“老师在此”。但那个时候父亲打我的事情我倒一点都不在意。但是某一段时期之后,我对打我的事情很在意,至今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可以说,在第一个时期,父亲打我是拥有策略指导的,之后我也能够领到糖吃。但是某个时期之后,情况完全变了,我猜想是因为工场办得不顺利引起的心境变化,但至于具体是什么原因,只有父亲本人知道了。打我是因为无法克制心中的愤怒,一种纯泄愤的打。是他自己败给自己心魔的证明。

我在那一段时期中积累了大量的仇恨,那个时候我当然打不过父亲,我心里面想的是,你等着瞧,看我长大了怎么整死你。我现在想想,都为那个时候觉得可怕。当然,随着自己的成长,这种偏激的想法渐渐消失了。可是,我对于父亲却从来没有好感。我与父亲的关系是依靠自己强力的理性在支撑的——这也算是有文化的人的一个好处。

这一点在我自己的小说中就有体现。我的小说中的主人公都是孤儿,要不然就只有母亲。都是单亲。上一次写的小说中虽然拥有父亲和母亲,但是父亲这个角色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被主角杀死而篡夺王位。

这个心魔我与其一直斗争了十余年,直到最近几年,我才渐渐变得好一点,直到最近,我才真正地战胜了自己的心魔。所以我最近的故事中,主角拥有可以自豪的父亲和母亲,这从一个侧面反应了我的内心。

在这里,要说一点,每一个人所遇到的困境,都会构成一个心魔,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完全战胜他们。这一点是有迹可寻的。比如说,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年轻的时候如果很穷苦,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心魔。如果他真正“战胜”了这个心魔,那他是愿意提起那段事情。但是,如果他只是“逃离”了这个心魔,比如说中500万或是因为某个机遇成了暴发户,他是很反感提起那段事情的。对于我来说,直到最近,我跟父亲的谈话中,才愿意提起以前被打的那段经历。

让我觉得遗憾的是,他到现在仍然不愿意面对那时候的错误,仍然觉得是因为我太扯蛋了才会那样。我觉得遗憾不是为了自己,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他的道歉了,我已经与我心中的父亲达成了和平,我觉得遗憾是觉得一个快60多岁的人了,还无法战胜自己的心魔。但是,这场战斗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我只有在一旁祈祷。

 

 

最终之卷

终于写完了,一共花费了7天才完成这篇周年纪念文。据说上帝创造世界花费了七天,我创造自己的宇宙也花费了7天。

我变化了这么多,最大的变化就是自己的生活态度吧。以前我拥有梦想,现在我也拥有梦想,以前我拥有目标,现在我也拥有目标,虽然这些都没有改变,但这已经是我人生中次要的部份。

在我以前,我想成为不朽。但是,我现在已经达成了这个目标,一个人心中的宇宙是不朽的,我再也不可能创造比这更高的成就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着。听起来也许很奇怪,但的确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我现在反过来觉得奇怪的就是,我活了27年,都没有怎么感觉活着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是可以品味的。比如说,最近我吃饭的时候就只吃饭了,以前我吃饭的时候还怕浪费时间,所以总是要看些其它东西。现在我吃饭时除了吃饭不干其它的,今天的午餐是米饭,白菜,几片腊肉,我吃得津津有味。这么多年来,我到了最近这些天才觉得吃饭原来都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当然,游戏开发,文学的创作仍然是我不变的目标。这些过程都是去了解他人,以前我认为这个世界拥有“极”的理,但是我现在知道,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拼图,需要独特的方法去解读,再也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了。艺术,是一个人存在的证据。

如果我有什么愿望,希望我活到127岁吧。

感谢在我生命中出现的所有人。

谢谢。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